第115章 冰丽吃醋了

“鲤伴!!有本事别跑!我这次一定要打败你!”

“冰丽,你就放过我吧……”

庭院外传来两个孩子如此争吵的声音,冰丽的声音透着不甘,而鲤伴呢,则是哭笑不得,看来他是被冰丽缠怕了,这种事情显然也不是一次了。

“哎呀!”

很快,就传来了冰丽的痛呼声,不用想,这天然呆的孩子又踩到自己的裙摆跌倒了。

看着摔得结结实实的冰丽,那趴在地上,身上沾了不少草屑的模样实在是狼狈不堪。鲤伴虽然无法无天,可不代表他就忍心看着冰丽就这样趴在地上。更何况他和冰丽从小一起长大,冰丽这天然呆的倒霉样他都看了成千上百次了,身体也有条件反射了。

鲤伴走过去把冰丽扶了起来,看着那张记忆中一模一样梨花带雨的样子,不禁苦笑道:“冰丽,你跑慢点吧,每次都摔到自己,不疼吗?”

冰丽又急又气,一下把鲤伴推开,怒道:“少来管我!你去喝你的花酒去啊!”

看着冰丽那愤怒的眼神,鲤伴不觉间,脸上带上了一点歉意,随后又反应过来,他为什么要带歉意啊?他和冰丽又不是那种关系。

“呃,喝酒是喝酒,我总得要回家啊?”鲤伴虽然是那样的想的,不过嘴上还是服软,他可不想被冰丽找到什么理由又找他比试一番。

“哼。”冰丽瞪了他一眼,握着冰轮丸的手紧了几分。

从小到大,鲤伴就比她强,不仅是为人处世经常受到户鬼冰的夸赞,就是同样脱胎自户鬼冰所传的刀术都比她强,感觉鲤伴抢了自己父爱的冰丽便越来越看他不顺眼,直到现在,他俩之间的关系越来越僵硬了。

他们自己是这么看待,可是别人却不这样认为,在外人看来,却是冰丽对鲤伴经常出去花天酒地的不满,于是两个孩子之间的绯闻就越传越离谱,直到所有人都这么认为。

冰丽一心钻研刀术和找鲤伴比试,倒是对这些绯闻听到的不多,鲤伴却是经常听到,所以有时候难免就会真的朝那方面去想。不过他是一个天生的浪子性格,所以想是一回事,也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

而在两个孩子在外面吵闹的时候,作为孩子父亲的户鬼冰和滑瓢却悠然坐在内厅喝着茶,两人那么大的争吵声,他们自然听得清清楚楚的。

“嚯……冰丽这句话听得可真像是吃醋的内人啊。”滑瓢指的是冰丽让鲤伴少来管她的那句话,听上去的确是容易让人误会。

不过孩子们,当然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户鬼冰也不在意,再说了,滑瓢这模样明显是揶揄自己,他又怎么会上当呢?

“童言无忌,别用你那龌龊的思想去看待孩子们的问题。”户鬼冰淡定的端起茶杯,斜眼看了滑瓢一眼,然后若无其事的喝了一口。

“喂,你真的就没有考虑过两个孩子之间……”滑瓢没有把话说满,但是他知道户鬼冰一定能了解自己的意思。

鲤伴和冰丽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可以说得上是青梅竹马,再也找不到比他们还般配的一对了。再说了,他和户鬼冰一家关系都不错,如果两个孩子在一起了,还是亲上加亲的事情,那是绝对的好事啊。

“冰丽的事情是冰丽的事情,我是不会随便插手的。”户鬼冰轻轻放下茶杯,淡定的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你什么意思?是看不上鲤伴吗?”滑瓢皱眉看着户鬼冰,不解的看着他。

他倒是没有心生怨念,因为他所了解的户鬼冰不会是这样的人,他那样说也不过是询问一下户鬼冰的意思。

“并没有那么复杂,鲤伴是个好孩子我清楚,毕竟是我看着长大的,他多么有才华我知道,不过他心里有多少心眼我也清楚。”

滑瓢在听到户鬼冰夸奖鲤伴的时候,顿时脸上就露出了开心的笑容,至于最后一句,他也当是夸奖一并听了去,还真是厚脸皮啊。

“但是,婚姻是冰丽的婚姻,而不是我的婚姻,所以主动权应该在冰丽手上。换句话说,我不会去干涉冰丽的选择,她选择谁做她的伴侣那是她的事情,跟我无关,我最多是帮她审核一下罢了。”

在对待孩子的问题上,户鬼冰一向很开明,在得知自己的孩子是女儿的时候,他就已经想过这些问题。虽然把自己的女儿送出去的确是舍不得,不过孩子终究是要长大的,也终会有自己的家庭,把孩子一辈子都绑在自己身边,那可不是爱。

当然,如果孩子自己选择陪在自己身边,那又另当别论了。

滑瓢无语的看着户鬼冰,虽然他自己也是个不把世俗礼仪放在眼里的人,但是女人比男人的地位低这是在所有人心中都是有着深刻烙印的,即便是滑瓢也不例外。他的孩子若是个女儿的话,他虽然会很疼爱她,但是在婚姻大事上,他绝对不会像户鬼冰这样任由她做主的。

“孩子们的事情就交给孩子们自己来解决,顺其自然是最好的了,如果我们俩不用做什么他们就走到一起了那是再好也不过了,不过若是他们无法走到一起,那也只能说是上天注定,谁也无法勉强的。”

户鬼冰笑呵呵的看着滑瓢说道,语气虽然很平缓,态度也很和气,可是滑瓢知道,这只是表象罢了,户鬼冰只是在警告他,不要在背后耍什么小手段,若是被他知道了,那就不是小问题这么简单了。

“那是那是,听天由命嘛。”滑瓢笑嘻嘻的回应着,鲤伴的选择范围很广,并不是世间就只有冰丽一个女子,犯不着为了这种事情和户鬼冰闹翻,不值得。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其实比起茶来,我还是更喜欢喝这个。”户鬼冰缓缓起身准备告辞,他笑着和滑瓢开了个玩笑,指着自己腰间的酒葫芦笑着说道,

滑瓢知道那是雪丽酿的冰心酿,醇厚无比,比起一般的酒来,少了很多辛辣,初尝之时犹如甘露,待几息之后便犹如置身于寒冬,体内像是有凛冽的寒风一样席卷全身,功力境界稍微差一些的人根本喝不了这个,若是勉强喝一口,也会被冰冻住全身而亡。

滑瓢以前曾经偷喝过一次,不过那滋味嘛,只能说让他记忆犹新,他至此之后就再也不敢喝冰心酿了。

户鬼冰倒是非常喜欢喝,因为冰心酿没有其他酒那么辛辣,它只有甘甜可口的味道,就像喝果汁一样,至于副作用嘛,对户鬼冰而言那都不是问题。

户鬼冰从滑瓢这里告辞之后就回到了家中,而冰丽此刻已经早就回到家,不高兴的表情全部都写在脸上,毫不掩饰。

雪丽在庭院外打扫着清洁,一般情况下他们的院子连下人都没有,都是他们自己动手做的。

“回来了。”雪丽看见户鬼冰走了进来,便停下打扫的事情,笑着问候道。

“嗯,差不多就行了,要那么干净干什么?”户鬼冰见地上已经被打扫得差不多了,便劝雪丽就此作罢,其实庭院只要没有落叶和灰尘就可以了,难道你还能要求地面像镜子一样吗?

雪丽笑着摇摇头,然后转头看向还在屋里生闷气的冰丽道:“去看看冰丽吧,好像又有什么人惹到她了。”

虽然明知道雪丽是在转移话题,不过户鬼冰还是顺着她说道:“还能有谁?还不是鲤伴那小子。”

户鬼冰轻笑了一下,然后便走向内屋,雪丽则是继续扫了起来。

听到屋外的动静,冰丽便抬头看去,发现是户鬼冰后,冰丽立刻露出了欣喜的笑意,身体也起身了一下,不过很快就又坐了下去,脸上的表情也瞬间由晴转阴,转头看向另一边生着闷气。

“怎么了?我的小冰丽。”户鬼冰走到她身边,拿过一个凳子坐了下来,亲昵的对冰丽笑道,

“没什么。”冰丽似乎还在生着闷气,或许在她看来户鬼冰喜欢鲤伴更多于喜欢她吧。

户鬼冰闻言一笑,然后再次移了一个位置,坐在冰丽的对面,冰丽斜眼看了他一下就移开了,头始终没有转过来正对户鬼冰,不过户鬼冰却眼尖的从她的眼中看到了一丝慌乱和欣喜。

“让我看看,这是谁家的大美女啊。”户鬼冰伸手在冰丽的头上一抚,继续说道:“看看这五官,再看看这皮肤,还有这美丽动人的大眼睛,生起气来可就不好看咯。”

冰丽听闻父亲这么夸赞,不仅喜上眉梢,态度稍稍有些缓和,只不过还是嘴瘾的说道:“再好看又有什么用,某人还不是不喜欢。”

冰丽说的某人自然就是户鬼冰,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也不断的瞟向户鬼冰。

户鬼冰心知肚明,轻笑了一下道:“谁说的,谁敢不喜欢我们家小冰丽,爸爸最喜欢小冰丽了,小冰丽可是爸爸的小公主噢。”

“真的?”冰丽听后直面户鬼冰,有些期待的看着他问道,

“当然是真的,你可是我的女儿啊,我不喜欢你喜欢谁呢?”户鬼冰严肃且认真的回答道,

“哼,不是还有鲤伴吗?”这句话就明显是吃醋了,很明显的暴露了冰丽的心事。

户鬼冰噗嗤一下,随后在冰丽恼羞成怒的表情中一把把冰丽抱在怀里安抚道:“你是我唯一的女儿,我的心里只有两个人,一个是你妈妈,一个就是你。”

“嗯!”冰丽本来有些恼怒的心情瞬间就转好,听着户鬼冰的话心里犹如吃了蜜一般,很快就不生闷气了。

雪丽只是略微看了看房间里的情况,看见户鬼冰这么快就安抚了女儿,雪丽温柔的笑了笑,继续扫地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