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孩子们也有所成长

有时候你会觉得时间过得很慢,因为你所面临的事情很难解决,可是又不得不解决,逃避可不是解决办法的方式,虽然明知道这一点,却还是逃避着,自然会觉得时间过得很慢。

有时候觉得时间过得很快,自然是心无挂碍,全身心的投入到享受一件事情的过程中,快乐的时间总是短暂的,所以一眨眼,时间就过去了。

对于户鬼冰来说,每天和雪丽在一起,逗逗自己那天然呆的女儿便是一件快乐的事情,所以呢,在羽衣狐没出现的这些日子里,他就觉得时间一眨眼就过去了。

以至于他都没有察觉到,鲤伴已经长大了,已经是个帅小伙了;也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女儿也长大了,当然,她还是以前那个天然呆。

“鲤伴!鲤伴!!”

滑头鬼家的大宅子的前院中,有一个十分具有特点的妖怪在这里大声喊叫着,说他有特点,是因为他的特点一眼就能看出来,因为,他没有脖子……

“鲤伴!你这个混蛋又跑哪儿去了!!”首无满脸愤怒的吼道,看起来有些破罐子破摔了。

其实认识鲤伴有一段时间的他又怎么会不清楚鲤伴这个家伙肯定又是偷偷跑出去玩了,他长期搞这种把戏,经常在关键时候找不到他人,而每次发现他的地方,不是什么烟花之地,就是什么酒馆,总之不是什么好地方。

这鲤伴小时候还充满着贵族气息,可是越大就越放浪形骸,如今更是一个不拘一格,呃不,说不拘一格还是有点抬举他了,准确的说,应该无法无天才对。

千佳就他这么一个儿子,滑瓢又是个跪搓衣板的主儿,谁敢管他?

唯一有发言权,并且还能关注鲤伴的户鬼冰以及雪丽又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更加助涨了鲤伴那嚣张的气焰,完全不理会周围人的抱怨,依旧我行我素的。

不过,即使如此,鲤伴也拥有了属于自己的百鬼,眼前的首无就是其中一位。本身是一位迷失在杀戮之中,不知道自己存在意义的妖怪,在遇到鲤伴之后就彻底改变了,他发现了自己存在的意义除了杀戮之外,还有更重要的东西。

他从鲤伴这里得到了信任和友情,这让他十分感激鲤伴,对鲤伴更是忠心,当然,有时候太忠心也不是一件好事,比如遇到一个十分不着调的大将……

在另一个小院之中,和首无那焦急烦躁的心情不同,一位少女正保持着十分冷静的心态,挥舞着手中的武士刀。

苗条的身材似是轻若无物,无数树叶还有花瓣从天而降,不知是风吹拂而起,还是因为这少女所舞的刀术挥动而起。

在这无边的花雨之中,少女如同舞蹈一般演绎着杀气犹如实质一般的刀术,美丽中蕴含着让人心惊胆战的杀意。若是你不小心沉迷之中,那可真是陷入了万劫不复之地了。

就在这时,少女忽然眼角瞥向了一个方向,随后身体如同闪电一般,以不可思议的角度和方式,一刀斩向她之前所注视到的方向。

“停手停手停手!!雪女,是我啊!”首无手忙脚乱的挥舞着,只是眨眼之间,武士刀就贴在了自己的脸上,这也太恐怖了吧!!

冰丽一见是首无,顿时冰冷的神色就是一垮,然后无奈的收刀而立道:“首无,怎么是你?下次可不要随便到我背后来了,否则,我万一没收住,你就倒霉了啊。”

首无一头冷汗的看着她,心道:“战斗直觉恐怖过头了!!明明平时生活那么天然呆的说!!”

“对了,你来找我吗?有事?”冰丽这个时候仿佛回到了生活中的俏皮模样,看着首无的样子显得活泼又可爱,这样子才有她十几岁少女的样子,虽然她的年纪也不止这么一点。

“说起这个!”首无恍然大悟,终于想起了自己的正事是什么,他之前都被冰丽给吓住了,都忘记思考了。

“你看到鲤伴了吗?我到处找都找不到。”首无一脸焦急的说道。

冰丽一听首无要找鲤伴,顿时翻了个白眼,无语的说道:“这还用想吗?那家伙肯定又跑到什么不正经的地方喝花酒去了!”

一边说着,冰丽的脸色就变得冰寒,眼中还蕴含着杀意,即使只瞥见一点,首无都觉得遍体生寒。

“要是被我撞见,我一定要亲自宰了他!”冰丽最后一句话让首无彻底石化了,这家伙的怨念到底有多深啊?而且为毛这么纠结鲤伴啊!!

“哟,冰丽酱……”

这时,从远处走来两名像铁塔一样壮硕的人物,待两人走得近了,冰丽和首无两人才看清楚原来是道成寺钟和才进入奴良组不久的青田坊。

由于两人都是信佛之人,所以特别谈得来,可是对此有不同意见甚至是吐槽的人也不在少数,他们一致人物,这两人除了身形上惺惺相惜以外,那就是两人都是酒鬼,这才是所谓的共同语言。

“首无,你在这里干什么?”青田坊有些奇怪的看着首无问道,他跟首无都是在鲤伴在位时期加入的奴良组,所以两人可以算得上是同期生……

虽然这里是奴良组的大宅,身为奴良组干部之一的首无出现在什么地方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可是有一个地方除外,那就是冰王户鬼冰的宅子,一般妖怪是不会随便出入的。

一般情况下,只有雪鬼组的人在身边,其他妖怪才会出入这里,虽然没有什么严重的后果,可是在约定俗成的情况下,这个奇怪的规矩一直被遵守到这个时代。

“啊,青,我在找鲤伴啊,你看到了吗?”首无看见青田坊就好像看见亲人了一样,连忙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问道。

“鲤伴?”青田坊怪异的重复了一下,随后和道成寺钟对视了一眼,道成寺钟的脸上也浮现了一丝怪异的笑容。

看着两人那面上的表情,首无要是看不出这里面有鬼那才怪了,再仔细看看两人手里都拿着酒,一副酒鬼的模样。

首无顿时脸色阴沉的说道:“那家伙又跑到哪里去喝酒去了!你们是不是看见了他的?!”

青田坊尴尬的挠了挠脸,然后干笑道:“那个,看倒是看到了,不过……”

青田坊欲言又止,他是个耿直的人,之前和道成寺钟出去喝酒,无意中看见了鲤伴,就和他一起多喝了几杯,在分别的时候青田坊答应了鲤伴不把他的行踪暴露出去。

虽然首无是自己的战友,但是鲤伴的交代也不能随便抛到一边啊……

就在青田坊还在纠结的时候,忽然感觉脖子上一冷,随后便看见一脸冰寒的冰丽冷冷的看着他,那把和冰王一起传颂的武士刀——冰轮丸正架在他的脖子上。

虽然冰丽还不到一米六的身高和青田坊那将近两米的身高形成了鲜明对比,可是青田坊一点都不怀疑这个矮小少女的战斗力。

“说!那个混蛋到底在哪里?!”冰丽冷声问道,

“呃,他在翠香居!”青田坊只犹豫了一下,就感觉冰轮丸仿佛已经割到了自己的脖子一样,他马上就改了口,瞬间就答了出来。

道成寺钟一边喝着酒,一边用鄙视的眼神看着,仿佛在批判他出卖朋友的行径。

青田坊悻悻的看着冰丽收回冰轮丸和首无一起追了出去,心里松了口气的情况下,他回敬了道成寺钟一眼,那意思仿佛是在说,“有本事你来试试!!”

道成寺钟不置可否的笑了笑,随后看着冰丽的背影若有所思,前不久他在知道户鬼冰把冰轮丸交给冰丽之后还有些想不通,现在他倒是有些明白户鬼冰这么做的意思了。

冰丽虽然还小,而且还有些天然呆,不过天赋还不错,这么小刀术就已经不弱于鲤伴了,是个好苗子。冰轮丸虽然是一把十分强大的武器,但是对于户鬼冰来说已经是可有可无的东西了,还不如交给冰丽,在冰丽还没有成长起来之前,能够更好的保护她的安全。

“但愿,那孩子不会过分的依赖冰轮丸吧。”道成寺钟暗自想着,忽然又觉得自己有些杞人忧天了,冰丽是户鬼冰的女儿,他都没有担心这个问题,自己又担心什么呢?

自嘲的一笑,道成寺钟又灌了自己一口酒。

“走走走,吓死我了,再喝一轮压压惊!”青田坊抓住道成寺钟,扬言还要喝一轮,至于理由嘛,喝酒还需要什么理由吗?

“我毫无意见!”身为酒鬼中的酒鬼,道成寺钟能有意见才怪了。

他们这边是爽了,而被青田坊毫无节操出卖的鲤伴则倒霉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