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真正的刀术

虽然已经决定了某只光头这次担任主力,不过目标没有出现一切都是白搭,羽衣狐到底还有多久转世谁也说不清楚,更加不明确她的转世投胎之身又是谁?若是羽衣狐在力量恢复之前一直保持着低调,那他们也没办法找到她。

但是……以上都是从理论的角度上来说,羽衣狐虽然捕捉不到,捕捉布施右京是一个道理,布施右京虽然附着在羽衣狐的灵魂中潜伏着,但是要是以他的灵魂做牵引,也能能够快速锁定他。

至于这作为牵引的头子从什么地方来?谁叫布施右京那家伙到处留种,啊不是,是到处分裂残魂呢?尽管他的灵魂已经离开了许久,可是多少都还会留下一些痕迹。

比如和也的骨灰,比如当年封印布施右京的地方。

和也的骨灰被透他们带回去祭祀在花开院家的祠堂之中,毕竟现在花开院家有如此成就,赤西家的藏书和术发也功不可没。

透把和也的骨灰里面残留的一丁点儿灵魂残渣封入了一个符咒之中,刻画了术式扩大了这灵魂的能量反应,功效嘛,自然就跟雷达一样,时不时的向符咒里面输入灵力以供消耗,只要布施右京的再次出现,里面的灵魂会自然的向那源头探出牵引,这符咒自然就会感应到了。

这一点,是他们在当年封印布施右京的地方做过实验之后得出的结论,并且效果很好呢。

“有了这个,即便羽衣狐过个几百年再转生,也能找到她了。”透当时举起自己做的符咒很开心的说道,

户鬼冰听了却不是滋味,再过个几年,透估计会离世了吧,毕竟都是三、四十岁的人,这会儿又是古代,人类寿命都不是很高,除开十一代和让人发指的十二代……

计划确定了下来之后,户鬼冰便不再把心思放在这上面,又重新回到了自己那惬意的小生活。享受一下女儿的撒娇,顺便调教一下小鲤伴,真是不错的生活。

鲤伴的天资的确很高,如今他已经从厨艺中领悟了用刀的心得,如今户鬼冰已经在开始教他真正的刀术了。

“鲤伴,我这里有两个论点,你判断一下哪个是对的?”

某一天,户鬼冰忽然对鲤伴提出了这么一个问题,让鲤伴有些不明白他到底想做什么。不过,既然户鬼冰这么说了,那么即使他反对也不可能会有效,所以鲤伴很老实的点头应了下来。

“一个论点是说,刀是你的伙伴,你要从心底里相信它,相信它的存在,相信它的力量,当你做到人刀合一的时候,便再无人是你的对手。”户鬼冰缓缓的诉说着,

鲤伴听得很仔细,再加上户鬼冰说得又很慢,所以很快他就理解了这句话的含义。鲤伴想了想,然后对户鬼冰说道:“冰叔叔,第二个论点是什么?”

户鬼冰听后颇为赞赏的看了他一眼,然后继续说道:“第二个论点是说,刀始终是刀,它只是你手中的工具而已,真正的刀是你自己,磨练自己的意识便是磨练刀锋,不管用什么武器其实拼的都是你的意识,意识为刀先,才能无坚不摧。”

鲤伴皱眉听了第二个论点,他感觉这是和第一个论点截然不同的方向,可是似乎本质又是和第一个论点是一样的,他的脑袋开始有些糊涂了。

户鬼冰似乎不打算给他多少时间多想,直接问道:“说说你的想法。”

鲤伴纠结了好半天也没有说个所以然,为难的看着户鬼冰。户鬼冰轻笑了一下,然后道:“放轻松,就说说你自己的想法好了。”

户鬼冰随意的坐在石凳上,最近的好天气多了起来,温度也在开始慢慢提升,拥有强力恢复冰雪力量的户鬼冰也开始慢慢享受太阳的照射了。这个时候的阳光并不似夏天那般炙热,晒到人身上暖洋洋的,挺舒服的。

鲤伴看着惬意的户鬼冰呆呆的出神,在他的眼中,户鬼冰忽然变得不像他了,他就好像是自然界中本来就存在的东西一样,就好像他坐在石凳上就跟石凳上本来就有个他的感觉一样自然。

这便是户鬼冰掌握了雪化之后的能力了,他能随时随地的融入自然环境中,而且一点都不突兀。

鲤伴看着户鬼冰的样子忽然明悟了,他拔出了自己的武士刀,然后开始在小院中随意的舞动了起来。

户鬼冰斜眼看了过去,发现鲤伴的刀术并不是自己教过他的那些基础,而是他化繁为简,用最简单的劈、斩、刺组成了他现在所舞动的刀术。

户鬼冰随手一挥,一根冰做的武士刀就出现在他的手中,他翻身跃入鲤伴的攻击范围。几乎是在瞬间,鲤伴便反应了过来,然后转身刺向户鬼冰的腋窝。

户鬼冰暗叫一声好,这小子的战斗直觉真是高,这么快就领悟了刀术的真谛,此刻自己的腋窝当真是防守起来最难受的地方。

不过户鬼冰是何人?那是继承了流山堪罗刀术的大家,他在一瞬间另一只手又凝聚出一把冰刀,然后把鲤伴这几乎必中的一剑给拨开。

没错,户鬼冰其实是隐藏的双刀流,流山堪罗刀术的威力主要是体现在本能上,战斗意识越高,刀术威力就越大,其刀术本身并没有什么大的威力,只是最简单的基础招数罢了。

户鬼冰继承了流山堪罗的战斗意识,然后很快就发现自己的左手其实也是能够灵活运用的,所以从那时候开始,户鬼冰便在有意识的锻炼自己的左手,直到在和羽衣狐大战的时候,他的左手刀才算有所小成。

如今只不过是来对付一个鲤伴,他的双刀绰绰有余。

户鬼冰的双刀各不一样,右手如同疯子一样,狂风暴雨般的进攻,完全不给鲤伴停歇的时间,同时也是空门打开,根本连防守的意思都没有。而左手就犹如君子一般,招招平和大气,毫不致命,即使是被攻击到,也没有任何杀伤力的样子,至少鲤伴被攻击了几十次,都没有什么大恙。

鲤伴自觉像是找到了户鬼冰的弱点,频频向户鬼冰的左边进攻,速度之快犹如户鬼冰的右手攻击速度一般。

户鬼冰只感觉自己面对的是一头凶猛的猎豹,它张开了自己的獠牙不断的向自己发起攻击,并且不管怎么闪躲,刀影都能在下一刻随时出现,刀刀致命。

周围的花草被两人震起的刀气吹得不停的摇摆,不少花瓣被吹落,落入草地之中,然后,竟然一分为二,切口十分平整。原来那花瓣是被两人的刀气给切断了,并且在触碰到草地之后才彻底分开,可见那刀气的速度有多快,而这刀气,多数都是从鲤伴挥舞的刀影之中漏出来的。

“锋芒毕露,过刚易折;意为身先,神为意先;刚柔并济,克得其和。方能发挥最大威力!”

户鬼冰一边轻松自如的应付鲤伴那看似凶猛的攻击,一边传授他要诀。

“不是你攻击速度快,力量大就能够拥有强大的威力,像你这般不惜体力的攻击,我若拖上个几个小时,你待如何?我以逸待劳,你气力用尽,胜负之数又为何?”

说到这里,户鬼冰忽然一个后撤,鲤伴本身攻击户鬼冰左边的一刀瞬间落空。紧接着户鬼冰左手刀猛然一个回转,竟贴着鲤伴的刀绕到了他的腰间。

鲤伴见此大骇,赶紧收刀防守,却在下一刻发现自己的刀像是被强力胶水给粘住了一样动弹不得。

他仔细看去,发现从中作梗的仅仅只是户鬼冰的左手刀,而上面并没有涂什么胶水。

户鬼冰咧嘴一笑,然后左手轻轻一带,鲤伴身形立刻不稳,导致他的防御瞬间出现了破绽,户鬼冰见此机会立马右手刀便是向鲤伴的脖颈劈去。

鲤伴闭上眼睛,他只感觉自己的脖子被一阵冷风一扫,他瞬间鸡皮疙瘩就起了一身,待他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就发现户鬼冰已经收刀而立,而那两把冰刀也缓缓融化。

“你大概已经领悟到了我之前问你那两个问题的目的在什么地方,不过,很明显还有一些东西你并没有悟到。好好理解一下我在战斗中跟你说的话,当你彻底领悟了的时候,你就有跟我一战之力了。”户鬼冰满含笑意的对鲤伴点头说道,他对鲤伴并不算是苛刻,这是一种期望吧,毕竟在鲤伴这个年纪,已经没人能够做得比他好了,户鬼冰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我知道了,冰叔叔。”鲤伴虽然强自镇定着,可是他的呼吸声已经不稳定了,刚才那般攻击速度已经让他的体力大为消耗,用体力换取的威力,终究不是正道,他开始明白户鬼冰跟他说的那些话的重要性了。

最为关键的是,他的脖子此刻正有一条非常细小的血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