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又起事端

在了解到了淳司所说的那些事情之后,户鬼冰便已经不把心思放在追查凶手的事情上了,他找到牛鬼,告诉他自己要先回去一趟,找点东西,鲤伴就留在这里继续锻炼,至于竹原大,就交给鲤伴来照顾了,他带回去也不大方便。

户鬼冰风风火火的交代了一番就离开了京都,然后直奔花开院家的总部,留下牛鬼继续追查,还好有个妖孽的鲤伴在他身边,应该不会出什么岔子。

回到花开院家的户鬼冰看着那熟悉而又陌生的大门,每次来到这里,他都会涌起对人类寿命的感慨。

他和透已经有好几年没见面了,这家伙,估计还是和以前一样不着调吧。

想着这些,户鬼冰便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周围的人都像是没有看见他一样,自己做自己的,一点异常都没有察觉。户鬼冰降低了自己的存在感,收敛了自己的气息,与自然同步,只要他不主动做出什么吸引视线的动作,一般人下意识都会忽略掉他。

户鬼冰轻车熟路的就来到了透的房间,此刻透并没有在这里,只有樱姬在家做些女红。

透过窗子,户鬼冰能够看见经过了许多年的风霜,樱姬的面容却还是依旧姣好,只有脸上的些许皱纹能够表明时间在她身上留下了痕迹。

“还真是妖孽啊。”户鬼冰不禁在心中感叹着,不过也挺为透感到自豪的,至少樱姬还很年轻就说明婚后的生活过得很好,透很疼爱他。自己的弟子是个如此负责任的男人,户鬼冰当然会很开心。

“师匠?”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从户鬼冰身后响起,户鬼冰转头一看,便发现了一个大叔版的透正在一脸惊讶的看着自己。

“哟,透,好久不见了啊。”户鬼冰脸色如常的挥手跟自家弟子打着招呼。

“好久不见,师匠你还是喜欢这么偷偷摸摸的啊,是跟奴良桑待在一起太久了的缘故吗?果然还是应该和师母多亲近一下啊。”透也十分平淡的开着户鬼冰的玩笑,就好像两人根本没有分开太久没见面,那熟悉的语气和调侃的神色,根本就是经常见面的人才有的。

“你这家伙……”户鬼冰瞬间脸色就垮了下来,这家伙的嘴巴还是一样那么招人烦。

“还在外面站着干什么呢?进来坐坐啊,师匠。”透一点自觉性都没有,反而还调笑着自家师父。

听到打开房门的声音,樱姬便知道是自家丈夫回来了,只是等到她走到门口一看,还有一个人的时候,她也愣住了,随后便是惊喜的说道:“冰大人,您也来了啊。”

时间的流逝虽然没有带走樱姬多少美丽的样貌,可是她的声音多少也发生了些改变,现在也成熟了许多了。

“哟,樱姬。”户鬼冰笑着点头示意着,

樱姬连忙收拾起了屋子,多多少少也表示对客人的尊重,何况这还是长辈。

“师匠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没有事的话,您肯定是不会想起还有我这么一个弟子的。”透一脸幽怨的看着户鬼冰说道,那语气把户鬼冰酸得鸡皮疙瘩都起了几层。

户鬼冰装模作样的抖了抖身体,一副嫌弃的样子对透说道:“你这小子少跟我这么说话,你知不知你那沧桑的大叔样说出这么一句话会让我全身汗毛倒竖的!”

“汗毛倒竖?师匠你确定是我酸的而不是因为您这身衣服的不合适?所以我早就说过了,师匠这样的人才应该穿阴阳师的服饰才对。爷爷的一副我还给您留着的噢,需要的话随时告诉我就可以了。”

透一副陈恳为你着想的样子实在是让户鬼冰蛋疼,自己怎么会收了这么一个不着调的弟子,嘴巴又毒得死人,当初还觉得和十一有些相像,现在看来,根本是一点都不像!

“好了好了,不跟你溜嘴皮子了,这次过来是有点事情要做。”

户鬼冰没好气的打断了透想继续胡闹的想法,认真的看着他说道:“我需要借阅一下你们家的藏书。”

“嗯?”透有些不解的看着他,有什么事需要动用自己家的藏书。

“师匠遇到难题了吗?”透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一丝感兴趣的模样。

真是有趣啊,好难得会看见师匠也苦恼的样子啊。透的心中如此想道,

看见透的那副模样,户鬼冰便知道这家伙在想些什么了,毕竟是自己从小教到大的,说句很俗气的话,他屁股一翘,自己就知道他要拉屎还是拉尿。

“别瞎想,不是什么太大的事情,我只需要查找几样至阳之物。”户鬼冰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说道,

“至阳之物?”透微微歪了一下脑袋,随后便闭嘴不言了。他心里清楚,户鬼冰的语气明显是不想告诉自己太多,自己再问也没有什么结果,还不如暗中查找来得爽快。

当然,他这样的想法户鬼冰也很清楚,因为一看见透那有些奸诈的笑容就能够很清楚的知道他在想什么……

“冰大人,看起来需要在这里待上一段时间,我去安排一下,给您腾个屋子出来。”樱姬这时候从外面走了进来,她手里提着茶壶,很明显是去冲茶去了,而且更明显的是,透在家里也不会喝茶。

“啊,那就麻烦你了,樱姬。”户鬼冰客气的对樱姬说道,樱姬连道不用客气,然后给两人冲好茶之后便下去吩咐去了。

“你这家伙还真是好福气啊,樱姬挺懂事的。”户鬼冰在樱姬走之后,调笑着对透说道,

“那是当然,我的眼光可是很毒辣的啊。”透恬不知耻的自夸着,他的脸皮一向很厚。

“想当初,滑瓢可是费尽心思也想去看看樱姬的面容,可惜啊,被你这家伙从中作梗,你还真是腹黑……”户鬼冰想起了当初滑瓢在千佳的特殊照顾下的样子,不禁打了个寒战,自家好友的战斗力非凡啊……

“诶?师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太懂呢?”透装模作样的把耳朵凑到户鬼冰面前,无知的样子让人看了就想揍他,你无知的样子能不能再幸灾乐祸一点?那样就可以一切推给失去了理智然后胖揍你一顿了!

户鬼冰抽了抽嘴角,他放弃调侃透了,这家伙就是属猪的,而且还是死猪,因为死猪不怕开水烫!油盐不进……

就这样,户鬼冰在花开院家算是暂时安了家,每天有樱姬伺候着,他的小日子也算过得安稳。他倒是没有觉得樱姬来伺候自己有什么不好,只不过是一些很平常的送饭送菜罢了,自己在花开院家多多少少也算是长辈了,晚辈伺候自己,他心安理得。

户鬼冰每天都泡在花开院家的藏书阁中,翻阅各种不同的古籍,由于花开院家的历史很悠长,所以藏书类型和数量也是十分繁多复杂,户鬼冰只好一本一本的翻查,也多亏他的脑力惊人,才不至于发生脑袋冒烟内存不够的事情。

随着时间的流逝,他还是多多少少的查到了不少至阳之物,就如同淳司所说的,除了那几样之外,还有葵花之精,童子尿等等不一而足。看到这里,户鬼冰就疑惑起来了,至阳之物居然有这么多,为什么淳司说得好像很稀少的样子?

不过这些都不是关键,关键问题还是不知道配方,究竟需要怎样的材料配置和手续才能锻造出一把至阳武器,这才是困扰户鬼冰的最大问题。

就在户鬼冰准备继续研究的时候,藏书阁外面的走廊忽然响起了疾速奔跑的声音,脚步踏在木板上响起的声音让他无法静心看书,而且持续了许久,并且人还越来越多,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急事让这么多人到处跑。

户鬼冰最终实在是无法安心看书了,他只好把周围的书一本一本的合好,然后重新归回原位,他也不打算出门随便抓一个人问问,都是些小虾米,而且又不认识自己,问了也是白问,直接问透好了。

户鬼冰收敛好气息,然后在开门的一瞬间就快速起落,完全无人发现他的身影。

PS:丈母娘办生日宴,从早上开始我就出门,一直到现在才回家,呃,请原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