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蓝衣番外篇三

  • 千野绝恋
  • 邪魔灵
  • 2051字
  • 2017-12-02 05:25:02

蓝衣番外篇三

蓝衣的话犹如惊雷,瞬间将在场的众人都给轰得五雷轰顶了。

蓝衣说的没错,东城千席要是按照东城劲的安排,想要乱西盛朝廷轻而易举。可他却选择了亲手一点点毁去了东城劲花了十几年的部署,将鼎盛的霸天门彻底推入了绝望的深渊里了,连他与邢宗绝也一同搭上了性命。

他的确是傻,傻傻的独自承担了所有的一切责难。只是,他为什么不告诉他们的苦衷,为什么要让他们误会如此?

可仔细一想,最后的望悠峰一战,却是他在试探他们。如果他们选择了相信他,也许他就会将所有证据呈上,而不是在对他们失望下选择了跳崖。

这么说起来,真正害死东城千席的人不是西楼俊麒,而是他所信任的亲人。他们的小千席一直都没有变,变的人是他们而已。

想通这前因后果的众人,已经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与悔恨中。不管是北堂忘忧还是东城寒,他们的脸上再也维持不住了那漠然与冷硬了。白发人送黑发人,已经不能足以形容他们的伤心欲绝了。最让他们绝望的却是,他们亲手害死了他们的亲生儿子。

这一刻,他们仿佛一下子老了十岁,双脚虚软,险些都快站不住了,要不是南宫欺雪与千守玉在一旁扶了一把,可能就直接跪到地上去了。

“这不可能?”南宫护堂一扫平日的优雅从容,用力的将那口大木箱的盖子给掀开了。入眼所见的就是满满的一箱堆放整整齐齐的书信与蓝皮账册。

南宫护堂神色一下煞白了下来,他睁大了惊恐的双目,颤巍巍的伸手拿起了一封书信拆开,一眼阅览了信上的内容后,瞬间就如万剑穿心,受到了一万点伤害。

可想而知,南宫护堂受到的打击比任何人都大上一倍。他一直以护北堂家为己任,如今他竟然成了害死东城千席的帮凶之一。因为这一切都是他的错,是他给西楼俊麒通风报信,才让他有机会暗中调动了那批暗卫弓箭手,最终才害得东城千席与邢宗绝一起跳了崖!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东城千席,是你错了,不是我,不是我!”南宫护堂抱着脑袋,显然没有办法接受这么大的打击,转身冲进了百姓群众中,一路向东城门的方向跑了过去,留下了那封打开的信纸随风摇曳,一点点往地上飘落。

在信封快要落地时,却被一只白皙纤细的手给接住了。只见北堂悦看了一眼手里的信,又看了看跑远的南宫护堂,满脸疑惑的说道:“护堂哥哥,怎么了?这信纸不烫手啊?”

听到北堂悦如此分不清状况的话时,众人都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了?单纯挺好的,可也不能如此单蠢啊?

蓝衣听到北堂悦如此蠢萌的话,却勾起嘴角,笑得无比愉悦。她用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环视了众人一眼,才对傻傻的北堂悦,说道:“这五十个霸天门余孽,就是五十万两黄金。蓝衣代门主送给北堂悦郡主做为新婚贺礼。小郡主,可否满意?”

“满意。”北堂悦虽然还是搞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但还是立马朝蓝衣点了点头,表示她对这个礼物很满意。从小外婆就告诉她,有人好意送她礼物,不管是否喜欢,都应该表示感谢,不可以说不喜欢。

“嗯,那就好。”蓝衣本想伸手摸摸北堂悦的头顶,但还是控制住了。她是真的很喜欢这个单纯的郡主,喜怒哀乐都表现在脸上,不像门主的其他亲人,个个都让她看了心生厌恶之情。

不过,一切都不再有所谓了。她心里的那个人不在了,她觉得活在这个没有他的世界里,也着实无趣。不如早早随他而去,希望他还没走远,能让她追得上他。

“蓝衣姐姐,你怎么了?”北堂悦敏感的察觉到了蓝衣身上那哀伤的气息,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萦绕心头,就如当初千席哥哥跳崖时那样,让她很是不安。

“没事。”蓝衣收回了自己的思绪,看着满眼担心的北堂悦,慧心一笑道:“小郡主,还想不想要黄金?”

“不要。”北堂悦听到蓝衣这么说,那种不好的预感更加强烈了,她想都不想就直接拒绝了。

“真不要?”蓝衣试探性的问。

“嗯,不要。”北堂悦继续点头如捣蒜。

“可是,这是蓝衣送给你的贺礼啊!”蓝衣的话里有浓浓的失落。

“啊?”北堂悦听蓝衣这么说,要拒绝的话,竟然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蓝衣见北堂悦犹豫了,就从怀里拿出一块金色令牌,放到北堂悦手里,用诱哄的语气这么说道:“你拿着这块令牌,只要振臂一呼,黄金就到手了。”

闻言,北堂悦还是很犹豫,看了手里的令牌一眼,又看了看蓝衣一脸认真的神色,这才为难的点了点头。

“好,真乖。”

蓝衣在北堂悦头发上摸了摸后,这才转身走向了那群黑衣人。只见她朝那群黑衣人点了点头后,就又转身和他们一起向北堂悦单膝跪下,齐声喊道:“属下恭迎门主,门主万福千秋。”

听到如此铿锵有力的喊声,不仅北堂悦被吓到了,就连其余众人都震惊无比。

这什么情况?难道蓝衣他们想拉北堂悦垫背?不过东城千席的罪名已经洗清了,那么剩余的霸天门徒应该也一同释罪了才是。那么蓝衣这么做,又是何意?

“你们快起来啊!”北堂悦一着急,将手里的霸天门的门主令牌一扔,就直接扔到了蓝衣他们面前。

金色令牌一落地,蓝衣勾唇一笑,就与黑衣人一同伏地磕首,齐声说道:“谢门主赐死。”

说完这话,还不等众人反应过来,蓝衣等人就齐齐咬碎了藏在牙根后的毒丹,一同服毒自尽了。

毒丹一破,见血封喉,才眨眼功夫,蓝衣他们就已经口吐黑血了。只见他们边口吐黑血,边齐齐仰天大笑道:“霸天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皇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人生一场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