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蓝衣番外篇二

  • 千野绝恋
  • 邪魔灵
  • 2263字
  • 2017-12-01 07:37:48

蓝衣番外篇二

百年恩爱双心结,千里姻缘一线牵。

闻言,众人脸色各异,一是为了这迟来的祝福,二是为了这霸天门的门徒找上北堂悦而担心,三是为了东城千席可能没死而忧喜各半,总之,在听到王府侍从转述的话后,众人都大步流星往摄政王府的大门口移步而去了。

当众人走到大门口时,就发现那条静谧悠长绿柳荫荫的街巷,已经被看热闹的平民百姓围得水泄不通了。

西楼虹洛皱眉一问大门口的守门侍卫,才知道这些看热闹的百姓竟然都是黑衣人叫来的,说是让他们做什么见证?

闻言,众人更是大惑不解,这群朝廷钦犯到底想做什么,竟然如此劳师动众?

正当众人百思不得其解时,却见北堂悦已经欢喜雀跃的跑了过去。在众人都来不及做出反应时,她就跑到了那群黑衣人的面前,拉住其中一个唯一穿着蓝色劲装且没有蒙面的姑娘,急切且欣喜的说道:“蓝衣姐姐,是不是千席哥哥没有死,他让你来找我的?”

“抱歉,郡主,门主已经死了。”蓝衣低头掩饰眼里的伤心与决绝,才拱手对北堂悦解释道:“这份礼物,门主准备了很久,本来想亲自送上,可惜他没有这个机会了。”

听到蓝衣这么说,刚刚升起雀跃心情又瞬间落入了谷底,北堂悦红了一双大眼,泫然欲泣的说道:“这个礼物,我不要,反正我不会嫁给俊麒哥哥的。”

蓝衣并没有露出讶异之色,反而一脸素然的单膝跪下,从怀里拿出一本蓝皮册子,边双手递上,边这么严肃的说道:“郡主的事,蓝衣不敢妄言,但是门主所嘱托的事,蓝衣必要办到。”

北堂悦知道自己跟蓝衣没有什么交情,因而也不再为难于她,疑惑的接过那本蓝皮册子,问道:“这是什么?”

“五十万两黄金。”蓝衣低头抱拳回道。

北堂悦拿着那蓝皮册子的手一抖,险些就把这所谓的五十万两黄金直接当烫手山芋给扔了。

这蓝皮册子难道暗藏玄机,里头的页面都是银票不成?

北堂悦带着这种心思翻开了那本册子,可入眼的只是一个个画着叉的人名而已。她随意翻了几页,并没有看见什么银票,才将心里的疑惑问了出口:“蓝衣,这册子没有银票啊?上面都是名字?这扬州太守许有顺又是谁啊?为什么要在他的名字上画个叉?”

众人闻言皆是一惊,暗暗都提高了警惕,而西楼虹洛在听到北堂悦这话时,上前二话没说就直接拿走了那本蓝皮名册,而北堂悦本来还不乐意名册被抢,正准备抗议,却被南宫护堂给拦了下来,眼神示意她要安静点,等西楼虹洛看完会还给她的。

北堂悦懂了南宫护堂的意思,就乖乖闭了嘴。可是两只兔子眼仍然紧紧盯着西楼虹洛,生怕他一不小心就把她的书给弄坏了。虽然她看不出那本册子值钱在哪,但是再怎么说也是东城千席特意准备的礼物。即使她不懂其中意思,也会好好保存的。

西楼虹洛随意这么一翻看,就发现上面打叉的名字,都是这两年来遇害官员的名字,顿时脸色大变,从亲切和蔼的长者,一下子变成了怒不可遏的摄政王。

西楼虹洛一脸威严,粗声大喝道:“来人,将这群叛贼给本王拿下。”

只听一阵声势浩大的应“是”声后,就见一队亲兵从摄政王府里陆陆续续跑了出来。他们个个手握大刀,整齐划一的将蓝衣他们给围了起来。

“摄政王要杀人灭口前,是不是也要等蓝衣把话说完?”蓝衣对围上来的亲兵,一点都没有惊恐,反而还很神态自若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冷声说道:“蓝衣特来领赏,何罪之有?”

“领什么赏?”闻言,西楼虹洛眉尾一挑,倒是很有兴趣知道这群叛贼葫芦里到底买什么药?

“西盛皇帝不是下了皇榜,上面白纸黑字不是写着,若有人抓到霸天门徒,赏万两黄金。”蓝衣接过身后黑衣人递过来的皇榜,边用双手将那皇榜打开,边转身对着身后看热闹的平头老百姓,大声询问道:“如今,我们将剩余霸天门的余孽除去了,拿着这些人的名单前来领赏,可有错?”

听到蓝衣这番煽动性的话,那些不明是非的老百姓自然都齐齐说没错,要摄政王给蓝衣领赏的机会。与此同时,在听到这条重磅消息的北堂忘忧则心力交瘁,她不是为了那什么黄金,而是她听到了这么一个天崩地裂的消息后,整个人都陷入了恍惚中了。

想她一世英名,竟然人到中年了,就做了一个愚蠢至极的帮凶。她在什么都没调查清楚的情况下,害死了自己的亲身儿子!

“胡说八道,现在人都被你们杀了,死无对证,你们随便污蔑他们是霸天门的就是霸天门的吗?你们可知污蔑朝廷命官,可是罪加一等。”

西楼虹洛虽然斥责蓝衣的声音很大声,但是却掩饰不了他心里的动荡与震惊。这可是五十个朝廷命官,而不是寥寥五个人而已。如此大规模的细作安插可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办到的。如果真如蓝衣所说的那样,那么可想而知这背后的阴谋诡计,应该是东城劲早在十几年前就已经布置好了。

“没有证据,我们敢明目张胆的来向摄政王讨要赏金吗?”蓝衣边举手打了一个响指,边大声喊道:“来人,将证据抬上来,让摄政王亲眼过目一二。”

“是。”站在最后排的两个黑衣人应了一声后,就一起抬着大木箱,搬到了西楼虹洛的面前。两人将大木箱重重的放下后,这才齐齐转身退回了黑衣队伍的最后排。

看到如此厚重的大木箱,不仅西楼虹洛很诧异,就连其余众人的心也开始一上一下了。如果这一箱的东西全是证据的话,那么东城千席之前刺杀朝廷命官,不仅不是谋逆之罪,还变成了铲除霸天门余孽的功绩。从此他的谋逆污名,一下子就可以彻底洗清了。可是他们呢?他们竟然不分青红皂白逼死东城千席!

“没胆打开吗?”蓝衣双眼微眯一一扫过脸色各异的众人,才在西楼虹洛惊愕的脸上停住,她扬起剑眉,勾起好看的嘴唇,冷冷的耻笑道:“这么多名朝廷命官都是我们霸天门的前门主安排的,本来门主只要乖乖的按部就班,听从前门主的遗命,想要乱西盛皇朝何其容易。呵呵,可惜他就是傻子一个,非要做这个众叛亲离的蠢事。现在多好,被他的父母弟妹逼跳望悠断崖,摔了个粉身碎骨,死无全尸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