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 千野绝恋
  • 邪魔灵
  • 3359字
  • 2017-11-29 09:14:46

第六十章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邢宗绝越看越觉得东城千席很吃亏,以寒冰掌对东城寒的寒冰剑,明显是赤手空拳接白刃。这要是不小心被划到手了,心疼的可是他。

邢宗绝解下腰间的佩剑,边向东城千席扔了过去,边这么喊道:“千席,接剑。”

东城千席闻言,看都没看,在转身的一瞬间,就将飞过来的长剑给接到手中了。只见他用内力震掉了那剑鞘,手腕一转,舞了一个漂亮的剑花后,就向东城寒刺了过去。

只听“锵”了一声脆响,东城寒横剑一挡,将东城千席刺过来的长剑给格挡了下来。两人借由着一挡一刺的姿势,均向长剑中注入了内力,两柄剑的剑身上瞬间冰凌四溅,将此时此刻紧张的气氛给推上了高点。

东城寒心里很是震惊,面具后的棕眸也染上了讶异之色。他显然没有料到东城千席不仅身怀寒冰真气,还会寒冰剑法。如此看来,他的寒冰剑对上了那削铁如泥的绝影剑,显然东城千席比他更有胜算赢。

东城千席边往绝影剑里注入真气,边勾起唇角,用揶揄的语气这么说道:“你还是认输吧!比拼内力,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东城寒没有回答东城千席的挑衅,而是咬紧牙齿全神贯注的输出内力抵御着,他知道只有他一个疏忽,可能就要剑断人亡了。

如此僵持了一刻钟,一把银色长枪破空而来,带着势如破竹的气势,直接刺上了东城千席所持着绝影剑的剑身上。只听“锵”了一声闷响,就打偏了东城千席的长剑。

东城千席立马收剑往后撤了两步,就见北堂忘忧持着银色长枪又向他使出了一记回马枪。那长枪宛如银色灵蛇,穿过他的绝影剑,直接往他的胸口扎去。

东城千席棕眸一暗,运气到右手掌上,直接一个龙爪手扣在银色枪杆上,将直逼心脏的锋利枪头给硬生生的拦了下来。

东城千席微眯着棕色眼眸,看着一脸冷漠的北堂忘忧,冷声说道:“北堂忘忧,你够狠!”

“我只是在清理门户!”北堂忘忧说这话时,脸上一点表情变化都没有。那漠然的样子,就好像她要杀得不是她亲儿子,而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外人。

“好,你可后悔。”东城千席压下心里的刺疼,右手运用上了寒冰真气,瞬间就将长枪连带着北堂忘忧给一起震退了数步。东城寒伸手将北堂忘忧给拦腰抱住,免得她因为脚下不稳而摔倒。

甫一站稳,北堂忘忧就与东城寒互相对视一眼后,彼此深知一对一,他们肯定都不是东城千席的对手。于是,他们也顾不上这张老脸了,一人挥舞寒冰剑,另一人手握银色长枪,就准备合力对抗东城千席。

东城千席见那两人一副仇深似海,要合力将他除去的样子,顿觉得人生无限悲凉,只叹他活得太失败了,竟然到了这一刻,还是没有人愿意相信他。

“好,真好。夫妻同心,其利断金。”东城千席说完这句似讽似羡的话后,就左手执剑,右手捏指为剑,向北堂忘忧他们杀了过去。

三人迅速的缠斗在一起,只见那剑影枪形交织在一起,而那如影缥缈的身影让在场的众人都快分不清楚谁是谁了?

邢宗绝见此情景,便觉得大事不妙。他不是不相信东城千席的武功,他只是太了解他。东城千席就是那种口硬心软口是心非的人,他不怕他打不过,他就怕他在如此险象环生的关头,会一时心软,不肯对他的亲生父母动真格了。

不行,他要去帮他。他不能作为一个旁观者,眼睁睁的看着他陷入危险中。

邢宗绝刚准备去助东城千席一臂之力,这才踏出一步,就被南宫护堂给拦住了。

只见南宫护堂手持白玉扇,直挺挺的站到他面前,边潇洒自若的扇着风,边这么温雅的笑道:“邢宗绝,你的对手是我。”

“滚开。”邢宗绝根本不想理南宫护堂这个人。刚才他之所以会跟他缠斗那么久,也是顾及他是东城千席的弟弟,怕真打伤了他,东城千席会不高兴。

“想过去,打赢我,再说!”南宫护堂显然没有放邢宗绝过去的意思,扇子一收,就摆出应战姿势,准备与邢宗绝再过几招。

邢宗绝深邃的眼眸一眯,看着南宫护堂那张欠抽的嘴脸,运气至左掌,准备赏他一掌,却在这时,他的耳边突然听到一声“硝”声破空而来。

邢宗绝反射性抬眸一看,就看一把带着绿色光芒的羽箭,向东城千席那边射了过去。

邢宗绝见此,深邃的双眼猛然间睁大,他再也顾不上南宫护堂,直接脚尖点地,边向东城千席那边纵跃而去,边这么心胆俱裂的大喊道:“千席,小心!”

东城千席闻声而动,在那把羽箭快射他时,他运气至脚,以闪电之势,闪开了那一箭。可他毕竟还在北堂忘忧以及东城寒的包围圈里,因此他并没有及时脱身,反而为了闪避突来的毒箭,就被北堂忘忧那把锋利的枪头给划破了手臂。

北堂忘忧与东城寒显然也没有料到这突发的情况,纷纷都停下手里舞动的枪剑,看向了那把毒箭射来的方向。

只见那里站了百来个黑衣暗卫,个个都面带鬼面具,手拉长弓利箭,成包围圈似的一字排开。而在他们前面指挥的指挥官,竟然是西楼俊麒。

“岳父岳母,刀剑无眼,你们还是让开点,像东城千席这种乱臣贼子,朕的暗卫会为朕解决的。”西楼俊麒笑得一脸谦和,可他的笑意却未达眼底,让人看得都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森冷感。

“……”北堂忘忧与东城寒两人面面相觑,都不知道是该让开,还是不让开。明明她们刚才也想杀了东城千席,可这一刻,却怎么也狠不了心,让西楼俊麒将东城千席射成马蜂窝了。

邢宗绝趁着众人被西楼俊麒拉去了视线,飞身跃到了东城千席身边,边拉着他一路往断崖那边退,边这么心有余悸的问道:“千席,怎么样?还好吗?”

“还好,只是皮外伤,死不了人。”东城千席跟着邢宗绝边向后退去,边紧紧盯着西楼俊麒,就怕他突然发难,让他们还没有退到预定的逃跑位置上,就被他的暗卫给射成了两只毒刺猬。

西楼俊麒其实早看到了东城千席与邢宗绝的那一系列动作,但是他并没有出言去阻止。因为他已经看清了他们所退走的位置,正好是万丈深渊的断崖。如此绝地,东城千席他们就算插翅也难飞了!

北堂忘忧与东城寒天人之战了好一会儿,还是为了东城千席这个逆子向西楼俊麒屈膝了。他们单膝跪地,低头拱手对着西楼俊麒,齐声说道:“子之过,父母之错,还请皇上给草民(民妇)一次将功补过的机会,让草民(民妇)废去东城千席的武功,带回不归岛永远囚禁起来。”

“岳母岳父,你们这不是再为难朕吗?”西楼俊麒嘴上虽然说着“为难”这两个字,可脸上却没有那个意思。只见他用一种上位者的睥睨眼神看了一眼俯首称臣的北堂忘忧与东城寒后,才这么冷漠无情的说道:“无故杀害朝廷命官可是要诛九族的,朕念你们是悦儿的父母,才网开一面,你们也不要太为难于朕了。”

“皇上……”北堂忘忧还想继续求情,却被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他们身边的南宫欺雪给一把拉了起来。

只见南宫欺雪一手拉着北堂忘忧的手臂,一手拦着她的腰,这么温声细语的安慰道:“忧儿,皇上已经很仁慈了,我们就不要为难皇上了。”

他的忧儿,他从来都舍不得让她受委屈,让她做任何一件不开心的事。从来,她都是有求必应,没有想到如今,她会为了东城千席去求西楼俊麒,而更加可气的却是他竟然不肯答应。好啊!既然他给脸还不要脸,那他想娶他们的小宝贝悦儿,以后想都别想了?哼,完全没门了!

千守玉也很想抱着北堂忘忧安慰一番,可他就是腿短,老是慢南宫欺雪半步。这不,刚一来到他们身边,就只能顺手将还跪在地上的东城寒,用力拉了起来后,才这么明褒暗贬的说道:“是啊!无忧,怎么说悦儿还没嫁进皇家,这非亲非故的,皇上都如此网开一面,就真的是对北堂一族的大恩大德了。”

西楼俊麒见南宫欺雪与千守玉不仅目无尊上,还如此讥讽于他,顿时心里就有一团火在烧。可他琢磨了好一会儿,也没有找到可以治罪的语病,顿时也只能一股闷气往肚子里吞。正当他好不容易咽下这口气,却在这时候,东城千席的那声讥笑声,就突兀的响了起来。

“你们是不是都忘了,我——东城千席早已经跟东城寒断绝了父子关系,现在的我又何来的九族?”

众人闻声望去,就见东城千席搂着邢宗绝站在断崖上,谷底卷上来的飓风吹得两个黑色身影摇摇欲坠,让见到此情此景的众人心里,顿时升起了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还不等众人反应过来,就见东城千席突然仰头大笑的起来,等他笑够之后,就朝西楼俊麒束起了一个左手拇指,然后缓缓的指头朝下,一字一顿的嚣张说道:“想杀我,你还不够格。”

“弓箭手准备。”

西楼俊麒见东城千席竟然如此折辱他,鹰眸陡然一冷,举起左手来,打了一个“放箭”的手势后,就见那铺天盖地的数百把羽箭向断崖边的两人抛射了过去。

“不!”

“不要!”

在众人的惊呼中,东城千席与邢宗绝携手转身跳下了万丈悬崖,那远去的背影何其洒脱,就好像他们飞向了新世界,而不是一起粉身碎骨。只见那两个人的黑色衣袍翻飞,伴着尾随而至的箭雨一起坠入了白雾茫茫的深渊中了。

——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