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时空穿梭表

  • 千野绝恋
  • 邪魔灵
  • 1966字
  • 2017-11-18 06:37:02

第四十七章时空穿梭表

“只要你想走,我就有办法带你走。如果这片大陆容不下我们,我们就去另一片大陆。”

东城千席听到邢宗绝这么说,没有露出开心的笑容来,反而一脸茫然的看着他,说道:“绝,你在说什么?我怎么越听越糊涂了。”

邢宗绝神秘一笑,放开了东城千席,两步走到他的正面,从腰带里摸出一个奇怪的东西,拉过他的手,将那个东西平放到了他的手掌上,解释道:“这是时空穿梭表,是我大哥给我的。”

“……你还有大哥?”东城千席没听明白什么是时空穿梭表,只听懂了邢宗绝还有个大哥。

“是啊,他叫韩思瑾,是我未来世界的大哥。”邢宗绝点了点头,为一脸问号的东城千席解释道:“记得小时候,我们第一次见面时,我说过的话吗?”

“不记得了。”东城千席其实不是不记得,只是没有听明白而已,什么是试管婴儿,什么是北堂尊的一个实验品,他完全就听不懂好不?

“你啊,我可是因为那时,就喜欢你了,可是你竟然都忘了。”邢宗绝闻言,轻轻捏了捏东城千席的鼻子,算是惩罚他忘了他们之间的事。

“原来你暗恋我这么久啊!”东城千席一把将邢宗绝拉入怀中,让他坐到了他的腿上后,就狠狠地在他的唇上用力的亲了一口,才又说道:“那你就跟我讲讲你的事,让我从新再认识你一次好了。”

“好。”

虽然邢宗绝觉得他这个堂堂大男人被东城千席这么抱在怀里有些别扭,但是深知他劣根性的邢宗绝还是没有拒绝他的亲近,稳了稳他那颗乱跳的小心脏,清咳一声,才娓娓说道:“正真算起来,我不算是这个朝代的人。我是未来世界的试管婴儿,是我现在的爸爸北堂尊偷偷瞒着我的父亲邢宗魅,拿了他的精子,将它交给我大哥韩思瑾,让他带到孕育中心将我培育出来的……”

“等等,我还是听不明白。”东城千席立马喊停,他现在完全被邢宗绝给绕晕了,这什么跟什么嘛?他运用他现在所知道的知识,也完全听不懂这几个词的意思。

“呃。”邢宗绝也完全囧了,纠结了好一会儿,才这么说道:“你把他理解为穿越也可以了,毕竟你的母亲北堂忘忧,我的爸爸北堂尊以及北堂野都是从未来穿越而来的。”

“好吧,这样也行。”东城千席对北堂一家都是穿越的,还是知道一点,所以听邢宗绝这么解释,也算能理解了。“这么说,你也是从未来世界过来的。”

“嗯。”邢宗绝轻轻应了声,把他的手掌平放在东城千席的手上,并与他的十指交握,牢牢的将那块时空穿梭表上困在他们交握的手心里,才这么郑重其事的说道:“如果你愿意跟我走,我可以用你手里的时空穿梭表带你一起反穿回未来世界。”

邢宗绝显然不是最好的解说员,但是东城千席还是弄明白了一点,那就是他可以和邢宗绝一起去未来世界,不要再想着怎么让邢宗活下来,又不用让自己死了那么孤独了。

不过,邢宗绝这家伙,明明有金蝉脱壳的方法,竟然藏着掖着不让他知道,害得他这二十多日天天为了此事而焦虑不安。

一想到他跟傻瓜似的,把每一天都当成最后一天来活,顿时就觉得邢宗绝这个家伙欠收拾。看来,他要是不好好教训他一番,他还真不把他这个相公,放在眼里了。

“我要是说我不愿意呢?”东城千席故意沉下了一张俊脸,看着被他拒绝的话所震惊到的邢宗绝,一字一顿的说道:“像我这样的人肯定不需要有新生,而你,还是回到你的未来世界去吧!”

说完,东城千席就松开他们紧握的手,将手心里那块闪着奇怪字符的东西,重新放回邢宗绝手里,说道:“你拿着它,走吧!”

邢宗绝呆若木鸡,前一刻他们还好好的,怎么这一刻,东城千席就不要他,到底是哪里出问题?

看着手里的时空穿梭表,邢宗绝只觉得眼眶又酸又胀,有一种叫做绝望的情绪涌了上来,他握紧手里的时空穿梭表,看着东城千席声嘶力竭的说道:“我不会走的,没有你,我要这东西何用!”

说完,邢宗绝抬手就要将那块时空穿梭表扔了出去。可在他刚抬手的一瞬间,就被东城千席紧紧的握住了。

邢宗绝还傻愣愣的举着手,而东城千席已经附在邢宗绝的耳边,这么轻声说道:“你把它扔坏了,我们不就真的走不了。”

“你……”邢宗绝楞了足足一秒,才反应过来,他又被东城千席给耍了。此时此刻的他,情绪还是很激动,酸胀的眼睛,再也崩不住了,一颗泪水从眼角滑落。

邢宗绝根本就没有心思去顾及什么男人有泪不轻弹了,就扯过东城千席的衣襟,大声质问道:“你又耍我?每一次都耍我,你觉得有意思吗?”

“有意思啊?”东城千席看着邢宗绝炸毛了,顿时就勾起嘴角,看着扯着他衣襟,眼角还挂着泪痕的邢宗绝,邪邪的说道:“你有意见?”

“没……”

邢宗绝很没出息的认怂了,本来他还很生气的,但是看到他那抹邪邪的笑,他就一下子焉了。唉,没有办法,谁叫先爱上的那个人,永远在后爱上的那个人面前失去了主导权呢?

“乖。”东城千席见自己奸计得逞了,心里顿时就平衡了很多。他伸出了另一只空闲的手,按在邢宗绝的后脑勺上,将他的脸向他压了过来后,就张唇一路顺着他眼角的泪痕吻了下去。直到东城千席将邢宗绝的泪痕都舔完了,才与他额头抵着额头,温柔的说道:“你的眼泪真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