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谋逆之罪

  • 千野绝恋
  • 邪魔灵
  • 1871字
  • 2017-11-17 07:29:03

第四十四章谋逆之罪

“东城千席,你要是敢动悦丫头一根寒毛,我就算拼了我这条命不要,也要和你同归于尽。”

席千诺脸色惨白,双眼刺红,嘴角还挂着一条未干的血迹,看起来特别凶狠,犹如失去理智的猛兽般,充满了一种肃杀的冷意。

“同归于尽?”东城千席撇了一眼席千诺的惨状,就用嘲讽无比的语气说道:“你还真以为凭你三脚猫的功夫,就有资格跟我一战吗?”

“你,你……”席千诺被东城千席的话给气到了,一口腥甜又涌了上来。他现在看东城千席怎么看,怎么不顺眼,只觉得这个人就是长得像他的大哥而已,他身体里面的灵魂,已经变成了另一个邪恶无比的人。

“好了!千诺,你少说两句。”南宫护堂瞪了席千诺一眼,让他闭嘴不要再说了,这才对东城千席如此温和有礼的打圆场道:“千席大哥,大家都是有血缘至亲的兄弟,彼此之间切磋下武艺点到为止就可,何必要闹得如此不愉快?”

“我可没说,我来就是要跟你们切磋武艺。”东城千席挑眉看着这个有些八面玲珑的南宫护堂,觉得这小子确实与南宫欺雪有点像,有心机也有统筹大局的魄力,假以时日肯定能独当一面。

“千席大哥,真爱说笑。”南宫护堂白玉扇刷了一下打来,边轻轻摇曳着,边如此坦然自若的说道:“方才,我与你比划了十多招,你都有机会取我性命。可你没有,还将我刚才所施展的功法漏洞都一一指出了。虽然你没有明说,但是我这一细想你方才的走位,便也了然于胸。”

“哼,观察力不错。”东城千席轻哼一声,表示了一下对南宫护堂认同,可还未等南宫护堂放下心头大石,却又听东城千席这么惋惜的说道:“可惜,你还是猜错了。”

“哪里猜错了?”南宫护堂顿时心里有一点惴惴不安,他本以外他看透了东城千席别扭的性格,可听他这么讲,心里顿时七上八下,没有办法再冷静的去分析了。

东城千席见南宫护堂脸色大变,顿时心里就是一阵暗爽。呵呵,还想这么轻易的看透他,不管是什么门都没有!

如此想的东城千席,特别恶劣的勾起了嘴角,一字一顿的对南宫护堂,这么邪邪的说道:“本门主,今日来抢亲。”

“什么?”一旁的席千诺闻言,在也淡定不了,握着手里锋利的匕首,要想冲上前,找东城千席拼命。

虽然南宫护堂也很震惊,但是他还是比席千诺冷静许多,伸手拉住要发疯的席千诺,就满心疑惑的对东城千席说道:“门主?抢亲?难道说,你是,你是霸天门门主?”

“呵呵,果然聪明过人。”东城千席只觉得越看南宫护堂越觉得顺眼多了,他就是喜欢和明白人打交道。而席千诺这个只长个不长脑的家伙,肯定被北堂忘忧他们给宠坏了。

“这么说,最近西盛皇朝闹得风风雨雨的杀官犯就是你组织的?”南宫护堂越说越觉得心惊,他从来都未曾想过朝廷大官闻之色变的叛贼就是他的亲大哥——东城千席。

“是啊!正是本门主命人所为。”东城千席见南宫护堂的脸色由青到白,再由白到青,顿时就觉得有趣的很。看来南宫护堂的底线,也终于被他击溃了。

“你可知无故刺杀朝廷命官是死罪,你又可知这谋反大罪是要诛九族的。”南宫护堂双眼暴睁,脸色无比难看的一一开口质问起东城千席来。

他的名字之所以叫做南宫护堂,是他的父亲为他取了名,意思是要他倾尽一生保护北堂一家。他自从懂事以来,他的父亲就一直教导他这么做,因此他从小就背负着这个沉重的责任,没有像席千诺那样为所欲为,也没有像北堂悦那般天真烂漫,他活着只有一个使命,那就是护北堂一族一世周全。

此时此刻,听到东城千席为了一己私欲,做出了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来时,他真的完全失去了理智了。他现在该怎么做,才能挽回这一场灭顶之灾。

“知道啊!”东城千席回答了很平静,还理所当然的这么对南宫护堂说道:“可是,我是我,你们是你们,就算我杀了这西盛皇朝的皇帝小儿,也跟你们没有任何关系。”

“你这是在强词夺理,自从你生下来了,就与北堂一族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了。”南宫护堂顿时觉得很无力,他怎么会摊上这个不明是非的亲大哥。

“我姓东城,东城一族本来就是谋逆罪臣。我爷爷东城劲是,就连我名义上的父亲东城寒也是。”东城千席说得头头是道,完全就没有将自己划分在北堂一族。

“寒爸爸,才不是。”南宫护堂声音陡然拔高了一个音量,对东城千席这么诋毁东城寒特别恼火。

“呵,的确如此,东城寒现在已经入赘北堂一族了。”东城千席勾唇,笑得无比嘲讽。

“东城千席,你不要太过分了。”席千诺也看不下去了,他现在也是听明白看清楚了,这东城千席完全是疯了,哪里还有半点身为子女的自觉,损起亲生父母,完全不留一点余地。

“算了,跟你们也没什么好说的。”东城千席抱着北堂悦转身就要走,完全无视身后那蓄势待发的两兄弟。

“哪里走,把悦丫头给我留下。”席千诺握着锋利的匕首就直直的向东城千席的后背捅去,那狠劲可是一点情分也不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