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北堂野番外篇终章

  • 千野绝恋
  • 邪魔灵
  • 1778字
  • 2017-11-14 04:29:28

北堂野番外篇终章

西楼博凌将暴躁的北堂野安抚住后,就将他从新放回床上去了,等他仔仔细细地为他拉好盖在他身上的锦被后,就听到北堂野用疲惫不堪的语气,这么说道:“干嘛对我这么好?”

“因为我喜欢你啊!”

西楼博凌想都不想就这么顺口说了出来。他等了这么多年,他才不会为了什么世俗理教,就去压抑他对他深到不能再深的情感。

世侄又如何?差了十五岁又如何?只要他能喜欢他,一切都不是问题。

“多久了?”

北堂野闻言,并觉得不意外。因为暗恋这种情感很微妙,他能感觉到西楼博凌看他的那种赤’裸火热的目光,所以他对他再好,他都只觉得反感。

“嗯,忘了。”西楼博凌仰头思索了一下,才笑弯了桃花眼,这么说道:“不过,应该有十年那么久了。”

“……”北堂野无语,这也能忘,果然是个没心没肺的凌王爷,啥事都不放心里去。不过,“养成”这个梗,不是他最先用在东城千席身上,只是后来被邢宗绝给截胡了。

靠,一想到东城千席,他就心疼的无法呼吸了,为了转移注意力,他就朝西楼博凌,如此不留情面的说道:“我心里有人,你没有希望了。再说,你一个昨日黄瓜,也不是我的菜。”

闻言,西楼博凌未见黯然失色,反而还笑得妖娆明媚。只见他眨了眨那双桃花眼,对北堂野说道:“没关系,我可以再等你十年,直到你忘了心里的那个人,给我空一个位置出来。”

“切,十年之后,你都成了老腊肉了,那我就更加看不上了。”

北堂野翻了个白眼,对西楼博凌的自信嗤之以鼻。他就算不再爱东城千席了,也绝对不会看上他,油头粉面的,哪有一点男子气概,要是真选他,那他还不如听家人的话,找个女人结婚生子去。

西楼博凌摸了摸那张白皙的妖孽脸,无比认真的思考了一会,才这么决定道:“为了不让你有嫌弃我的那一天,我决定从今天开始就日日以边域进贡的牛奶为浴。”

“……”

西楼博凌与他的脑回路,简直不在一个频道上。他已经很明确的拒绝他了,为什么他就是没有听明白了。

“不行,不行,我现在就要去给我的皇帝侄儿写奏折,让他以后将边域进贡的牛奶,全都送到我凌王府来。”西楼博凌嘴里边这么嘀嘀咕咕的说着,边风风火火的往门口走去。

当北堂野以为西楼博凌为了他那张脸,不理他这个伤残人员时,却见走到门口的西楼博凌突然回身,对他嫣然一笑道:“你先睡一会儿,我去去就回。为了以后我们的幸福生活,你就先忍耐一下。”

说完这话,还很暧昧的向北堂野眨了眨那双桃花眼,让北堂野真的是一阵好气又一阵好笑。

“你丫的,可以滚了。”

北堂野在凌王府养伤的日子里,倒也过得潇洒快活,没有什么繁杂的事惹他心烦。

西楼博凌怕北堂野躺床上会无聊,还特意打听来一些趣事,说给他听。

起先北堂野还听得趣味昂然,可当西楼博凌说到“皇都城”这三个字时,北堂野就突然无端的发起了火来,根本就不等西楼博凌把话给说完,就将堂堂正正的凌王爷给赶了他的房间。

自此之后,凌王府,就有了一个不成文的规矩,不准在府邸里讨论任何一条关于皇都城的消息。

北堂野故步自封,将自己困在他自己的小世界里。他不肯出来,西楼博凌也完全拿他没有办法。

日子如白驹过境,匆匆而去。一个月之后,北堂野双腿上的伤都好了差不多了。可是,他却怎么也没有办法再站起来了。

因此,西楼博凌又特意请来了诸多名医为北堂野会诊。可诊断的结果,都说他的脚伤已经好了九成了,可以试着重新再站起来了。

可北堂野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就是站不起来,任由西楼博凌怎么威逼利诱,也没有办法再让北堂野迈出一步了。

西楼博凌为了北堂野的腿伤,可真的是又急又气。但是,北堂野却没当回事,还专门为自己设计了一张简易轮椅的图纸,让西楼博凌拿去给工匠做了一个回来。

自此之后,凌王爷的花园里,就经常会看到一个俊雅不凡的白衣男子,坐在轮椅里,对月独饮的落寞身影。

这一日,北堂野拿着一壶上好的醉花酿,推着自制的轮椅,准备到凌王爷的书房,找西楼博凌畅饮一番。可他刚到书房外,就被西楼博凌与一个陌生男子的对话给震慑到了。

原来最爱东城千席的人,永远都只是邢宗绝,而他根本谈不上爱他,因为他连爱一个人最基本的信任,都不成给过他。

一行清泪落下,北堂野从轮椅上站了起来,脚下一点,就轻飘飘的往自己所居住的院落飞了过去。

当北堂野回到自己暂时居住的厢房后,就倚躺在软塌上,大口大口的喝着醉花酿,等他喝了有点迷乱后,才将剩余的酒水全倒在地砖上了。

等最后一点酒水都倒尽之后,北堂野才这么喃喃自语的说道:“千席、绝,来,我们干一杯,祝你们碧落黄泉永相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