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坠入魔障

  • 千野绝恋
  • 邪魔灵
  • 2288字
  • 2017-11-12 09:12:00

第四十章坠入魔障

宁负天下,不负卿。

说得好听,但是这世上又有几人能做到?

北堂野苦笑,他就是那个不会做到那一个人。他有太多的人要守护,有太多事要顾忌,因此,他输了,输得心服口服。可是,这却不能证明他不够爱东城千席,只能说他没有邢宗绝爱得那么肆无忌惮。

东城千席与邢宗绝眉目传情完后,才放开了他那搂抱邢宗绝的手。他边摩挲着下巴,边对满脸落寞的北堂野,这么挑衅的说道:“你想知道,我们要去皇都城做什么吗?”

闻言,北堂野强打起精神,收起了落寞悲凉的心情,对东城千席严肃的说道:“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会竭尽全力的去阻止你。”

是的。阻止!

这是北堂野爱东城千席的方式,他绝对不会任由东城千席做出无可挽回的错事,免得他日后,悔不当初遗憾终生。

“竭尽全力?”东城千席上下瞟了一眼风尘仆仆的北堂野,勾起薄唇,邪邪的笑道:“凭你?”

北堂野从东城千席的言语中,感受到了那深深的鄙视,这让他的心如针扎般的疼,他忍着心头的不适,挂起那抹痞痞的笑容,就自信满满的说道:“是的,凭我。”

“好啊,给你一个机会。”东城千席站了起来,弹了弹有些褶皱的袍角,俯视着北堂野,才如此漫不经心的说道:“如果你今日能从我手下过了三招,那我就打道回静心谷,永不出谷。”

“好。一言为定。”北堂野就怕东城千席会反悔似得,立马就应声而起,朝东城千席摆出了要大打一场的架势。

虽然他的武功不是不归岛上最好的,但是也是晚辈中的佼佼者。即使东城千席身授东城劲亲传,他也不可能连接下他三招都做不到。

一直在东城千席身旁做人型柱子的邢宗绝,突然出声这么说道:“千席,还是换我来吧!”

他之所以会这么说,不是怕东城千席打不过北堂野,而是怕东城千席下手不知轻重,将北堂野给打残了。

闻言,东城千席还没说什么,北堂野就已经先不同意了,他对邢宗绝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说道:“哪边凉快,哪边待去。”

东城千席斜眼挑了一眼邢宗绝,看他被不知好歹的北堂野气黑了脸,顿时就笑着与他打趣道:“绝,你看,有人不领你的好意呢?”

邢宗绝被东城千席点破了心思,顿时就有点不好意思,用手抵唇,干咳了一声,才压低声量,在东城千席的耳边,轻声说道:“那你自己权衡下力道,别打残了。”

邢宗绝轻声说话时,那鼻息的热气正好喷洒在东城千席的耳朵上,顿时让他心里发痒,忍不住伸出左手就将邢宗绝圈入了怀中。只见他边用那只空闲出来的右手,捏着邢宗绝的下巴,边这么不怀好意的说道:“这一次,我可以听你的,但是我有什么好处?”

邢宗绝又一次被东城千席当着外人的面给调戏了。此时此刻,他的冰山脸又变成火山脸了。那脸皮上的温度,热得仿佛可以烫熟一个鸡蛋。

邢宗绝眼神飘离,边闪躲着东城千席那双深邃充满欲’望的眸子,边磕磕巴巴的说道:“随、随你,都、都听你的。”

东城千席正要说“好”,可这个字还没说出口,就听北堂野用酸溜溜的语气,说道:“秀恩爱,死的快。”

东城千席听到这六个字时,刹那间,就收回与邢宗绝调笑的心思,转头看着北堂野,眼神凌厉的说道:“前三个字,我收下,后三个字,还是你自个儿留着。”

哼,他倒要看看,谁死得更快。

北堂野有一种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的感觉,显然东城千席把他的冷笑话当成诅咒来听了。明明他只是羡慕嫉妒恨而已,并没有什么其他恶意。

东城千席才不管北堂野的纠结,将邢宗绝放开后,就对北堂野勾了勾手指说道:“来吧,让我看看你有什么能耐让我死得快?”

“好,那看招。”

北堂野见终于能够进入正题,也不多废话,就挥拳向东城千席攻了过去。可他连碰都还没碰到他,就见一道残影闪过,他的腹部就被东城千席一拳给打中了。他腹部一吃疼,就反射性的又挥出一拳。可这次,他连一道残影都没有看到,背部就又被重重的拍上了一掌。

“噗!”一口腥甜涌上口鼻,让措不及防的北堂野直接一口给喷了出来。

太快了,东城千席的轻功步伐太快了。他根本都看不清他出拳出掌的方向,就已经输了两招了。呵,怪不得东城千席敢大言不惭的定下三招,让他去挑战他。

北堂野擦掉嘴角的鲜红血迹,转身看向立在他身后的东城千席。只见他朝他束起了一根手指,对他摇了摇,那意思不需要他开口说明,北堂野也知道他的意思。

一招,只剩最后一招了。

他再不打中他一招,他还有何颜面在他面前,说那些可笑的话。什么叫做竭尽全力去阻止他做错事?呵呵,可笑,他就算是竭尽全力,也根本阻止不了他。

北堂野双眼通红,如野兽扑食般,向东城千席使出了全身的内力,向他打了过去。而东城千席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就轻轻松松的侧身避开了,而他身后的石桌石凳却没有幸免于难,被北堂野霸道强劲的内力给震得粉碎了。

一招已过,东城千席见北堂野已经被他打出血过了,便不准备再动手给他一掌。可北堂野却像是失去理智的野兽,双眼刺红的向东城千席又攻了过来,东城千席连连避开了他好几个连续攻击,却不见他有一点停下来的意思。

东城千席闪着,北堂野追着,霎时间,尘土飞扬,砰砰磅磅声不绝于耳,很快一座好好的凉亭,就被北堂野用霸道的内力给摧毁到了七零八落了。

邢宗绝也在这鸡飞狗跳中左躲右闪,就怕飞起来的碎石烂木屑会打到他。他只是旁观者,被殃及池鱼可不合算。

可看北堂野那招招狠辣的架势,一点都顾念东城千席是他所爱之人。那不顾一切的狠辣劲,显然他已经坠入魔障了,如若不强行将他控制下来,反而伤了东城千席还会伤了他自己。

邢宗绝忧思自此,正准备上前去阻止北堂野,却见东城千席以极快的速度将北堂野给一招制住了。他紧紧的掐着北堂野的脖子,对仍然反抗不停地北堂野,咬牙切齿的说道:“北堂野,不要给脸不要脸。”

北堂野赤红着一双眼,看起来似颠似狂,对掐住他命脉的东城千席,不仅毫无惧意,还朝他呵呵怪笑道:“呵呵,东城千席,你想要去皇都城,就先踩着我的尸体过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