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自作自受

  • 千野绝恋
  • 邪魔灵
  • 1441字
  • 2017-11-09 05:50:57

第三十四章自作自受

蓝衣与紫衣领命退去后,东城千席突然就觉得他被全世界抛弃了。明明事情都很顺利的按着他的计划在一步步进行着,他却没有得到应该有的快意。

他竟然连想都不敢去想,邢宗绝和蓝衣合欢时的情景。只要稍微这么一想,他的心脏就开始闷闷的疼。这种感觉太陌生,陌生得让他都害怕了。

东城千席连连喝了好几杯酒,顿觉得一杯一杯的喝,不够过瘾不够痛快。于是,他就端起那壶酒,直接就往嘴里倒,没有咽下的酒水,顺着他白皙的脖子,一直流入了他的衣襟里,打湿了那一身干爽的黑色里衣。

为啥会这么苦?为啥会这么辛辣?那苦辣的味道,直接冲入他的鼻里,让他有一种想要流泪的冲动。

靠,他怎么会想流泪?这特么都是这壶劣酒惹出来的祸!

东城千席一不痛快,就将那壶酒甩了出去,“砰”了一声,酒壶在砸到门板时,就彻底的碎了一地。而在下一个时刻,却见紫衣急冲冲的推门而入。

东城千席不等紫衣说话,就大声朝她吼道:“滚出去,谁准你进来的。”

紫衣一进门就楞住了,当她看到那满地的狼藉以及东城千席那充血的双目,就立马明白了过来。唉,这事还没成,他就这样了,要是这事真成了,那东城千席不是就要疯了。

东城千席见平时最听话的紫衣也不听他的命令,顿时心火就蹭蹭的往上冒,他一脚踢翻了他面前的圆桌,朝她继续咆哮道:“滚,没听见吗?我要你滚!”

“砰砰磅磅”几声瓷器碎裂的脆响之后,那满桌的酒菜瓷碗瓷盘就碎了一地,还有些许飞起的汤汁溅了紫衣一身紫色的襦裙。

“邢宗公子要死了!”

看这一片混乱的情景,紫衣都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不高兴?当蓝衣让她来找东城千席求救时,她以为她要多费唇舌去劝说。可是,当看到东城千席这般失控的样子之后,她觉得她没有必要再多说什么多余的话了。

“什么?”东城千席刷了一下,就闪到紫衣身边,一把擒住她的手腕,质问道:“你说什么?谁要死?”

“邢宗公子……”紫衣的话还没说完,东城千席又刷了一下不见了,只留下一道残影以及落寞的紫衣。

看来,这一场毫无期望的等待,输的人只是她而已。

当东城千席用他如鬼魅的步伐,闪到邢宗绝的厢房外时,就见到右手臂都被鲜血染红的蓝衣跪在门口,一脸焦急的朝紧闭的门扉,喊道:“邢宗公子,这“霸情”无药可解,你就容我进去帮你,要不然你会爆体而亡的。”

“滚,我死也不会如东城千席的愿。”邢宗绝的声音很虚弱,那粗重的喘息声,东城千席隔着厚厚的门扉也能听到。

“死也不如我愿?”听到邢宗绝那倔强的声音,东城千席那颗慌乱的心总算平静了下来。此时此刻,他又恢复了平时那般刻薄的模样,重重的冷哼一声道:“哼,想死,那也要看我让不让你死?”

“门主,蓝衣尽力了。”蓝衣见到东城千席来了,顿时就如获救星似的松了一口气。

今晚她全都看明白了,即使东城千席将她送给了邢宗绝做侍妾,他也不会碰她。如果不是他还对东城千席有所顾及,他刚才刺来的一剑,就不会只是划破她的手臂,而是削掉她的项上人头了。

奢望就是奢望,明明两年前,她就知道了邢宗绝对东城千席是不一样的。而她竟然还傻傻的陷进去,弄到她现在狼狈不堪,里外都不是人了。

“下去,让紫衣给你处理下伤口。”看到蓝衣一脸惨白,东城千席的心里竟然有一丝窃喜。原来,在邢宗绝那里,不是所有人都可以进入他的心底了。

“是。”蓝衣左手按在右手臂上的伤口上,跟着后来过来的紫衣默默的退场了。

东城千席将两个人都遣退之后,这才不急不缓的要推门进去。可他推了两下,竟然推不动。这时,东城千席竟然一点都没有被拒之门外的恼怒,反而勾了性感的薄唇,邪邪的笑了。

看来,他的邢宗绝为了防止蓝衣进门,竟然将门扉从里面插上了门栓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