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夜会密探

  • 千野绝恋
  • 邪魔灵
  • 1798字
  • 2017-11-06 05:43:56

第二十九章夜会密探

夜半三更,喧闹的云来客栈迎来了深夜的宁静,浓重的夜幕下只有零星半点的烛光投影在紧闭的门窗上。

东城千席倚在软塌上,左手撑着后脑勺,右手拿着一本《史志通鉴》正在阅览着,而他的身旁则站着紫衣为他默默地掌着灯。

其实,东城千席的心思根本就没有在书册上,他只是借着这本《史志通鉴》打发着他等人的时间而已。

他瞟了一眼没有任何动静的窗台,又看了看手里半天都看不进一个字的书册,对身旁紫衣,淡淡的说道:“几更天了?”

“刚过三更一刻。”紫衣答得小心翼翼,就怕东城千席动怒,因为她知道距他们约定的时间,已经过了一刻钟了。

闻言,东城千席的眉头微蹙,显然有一丝不悦,一把扔掉手里的书册,正要坐了起来,却见一抹蓝色的影子推开紧闭的窗口一跃而入。

来人以很快的步伐,穿过层层叠叠的白色纱幔,来到东城千席的面前后,就单膝跪下,低头抱拳请罪道:“门主,请恕蓝衣迟到之罪。”

只见来人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妙龄女子,一头乌丝长发高高束起,未着任何银饰,只在束发上插着一根桃木簪。她五官端正,浓眉大眼,却没有艳丽之色。她身着蓝色劲装,腰间两侧各别着两把弯刀,那一身浓浓的英姿飒爽之气,让人见了便心生了好感。

东城千席见蓝衣虽然迟到了一刻,但是她人看起来也只有风餐露宿的疲累样,却未见有哪里损伤,这才心下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后,就语带不满的问道:“何事耽搁?”

那个自称蓝衣的女子继续低着头,轻声这么解释道:“蓝衣三更就到了,可是蓝衣不敢进来。”

东城千席听到蓝衣这么说,其实已经猜到是什么原因,让她这么晚才敢进来了。毕竟他的窗台之外,还有邢宗绝和北堂野两个大门神日夜为他把守着。

邢宗绝跟了他两年了,期间并未去阻止他所做的事,而北堂野这个未知数就不一定。看来要尽快甩掉这个大麻烦,要不然接下来的计划,会因为他而变得更加的棘手。

“那你又是怎么进来的?”东城千席用右手摩挲着下巴,边思索着怎么把北堂野神不知鬼不觉的支开,边漫不经心的这么说道:“毕竟我的窗台外可是有两个门神杵在那里。”

“说起来,那就要多亏邢宗绝了,是他将那个男人给引开的。”蓝衣说到“邢宗绝”这三个字,语气竟然柔和了几分。

听出蓝衣语气里的变化,一瞬间,东城千席竟然心里有一点怪异的感觉。那感觉又酸又涩,让他有些不悦的挑了一下眉头。

难道说,这个丫头看上了邢宗绝?

虽然东城千席强压下心头的酸涩与疑惑,但是那张俊秀的脸却已经冷了下来。此时此刻,他正用冰冷无比的语气,将话题硬生生的转移到正事上。

“蓝衣,你可否探清不归岛那边,什么时候将郡主送入皇都为后?”

“这个月初十,迎亲的仪仗队就会接北堂悦郡主从不归岛出发。而这次跟着送嫁的队伍里并没有北堂忘忧以及她的三位丈夫。”

蓝衣将打听到的消息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东城千席。虽然她话里话外都是直呼全名,但是语气里还是比较柔和敬重。因为她知道,这些人都是东城千席的家人,所以她在回复东城千席的时,没有一点冒犯之意。

东城千席听到这条消息时,双眼微眯,嘴角也勾起了一抹嘲讽的弧度,笑道:“哦,北堂忘忧竟然不来送嫁,那这场抢亲大戏,岂不无趣至极?”

听到东城千席这句嘲意十足的话,蓝衣默默地闭着嘴并未搭话,而一旁掌灯的紫衣微动了动性感的红唇,最后也没有勇气开口。因为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才不会让他那么难过。

东城千席收起嘴角的嘲讽,坐了起来,边整理有些凌乱的衣袍,边这么漫不经心地问道:“那这次送嫁的仪仗队里,谁跟着去压阵?”

“送嫁压阵的是南宫护堂以及席千诺,他们是北堂悦郡主的双胞胎……”

蓝衣那“哥哥”两个字还没说出口,就见到东城千席突然脸色大变,一把将软塌上的靠枕甩了出去,而伴着这靠枕飞过来的还有东城千席的咆哮:“闭嘴,他们是谁,我会不知道吗?用得着你解释?”

“蓝衣不敢,请门主恕罪。”蓝衣赶紧低头认错。她有一个善变的门主果然很受罪,也不知道紫衣邢宗绝怎么会喜欢他,还至死不悔的!

蓝衣在心里猛翻白眼,她觉得像东城千席这样的人,根本不会喜欢谁。即使紫衣掏心掏肺服侍一侧,即使邢宗绝的日夜守护,他们不管怎么努力都不可能会打动他的心了!

“安排下去,明天一早就动身去皇都城。”东城千席发完一通邪火之后,又恢复成翩翩公子,对还跪在地上的蓝衣,命令道:“找人拖住北堂野,别让他坏了我的计划!”

“是。”蓝衣立马答应,随后抬眸看了一眼东城千席,才小心翼翼地试探道:“那邢宗绝呢?”

“他?”东城千席闻言嗤笑一声,才自信满满的答道:“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背叛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