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不满控诉

  • 千野绝恋
  • 邪魔灵
  • 1238字
  • 2017-05-15 23:00:56

第二章不满控诉

月辉映照下,一片孤舟在辽阔无边界的海洋上,缓慢的前进着。咋看之下,显得特别的孤独寂寞,就好象没有方向的鱼儿,怎么也找不到自己的同伴似的。

海风静静的吹着,带着咸咸的气味扑面而来。顿时让船上的男孩,鼻痒的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了。他拧了拧自己的鼻头,很不开心的朝船头的黑衣男人抱怨道:“寒爸爸,我们为什么非要连夜离开不归岛啊!知不知道,今天是中秋节,明明可以一家人坐下来吃个团圆饭,为什么妈妈非要今天送我走啊!寒爸爸,你告诉我,我做错什么事,妈妈才这么迫不及待地送我走呢?”

听到男孩的抱怨,一身黑衣铁面具的男人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用慈爱的眼神看着近在面前的男孩,无奈的在心中默默的唉叹了一声。其实,他也很舍不得他和忧的亲生儿子被送走。这八年来,他虽然对他不冷不热,但是孩子的活泼调皮,一点点的成长,他看在眼里,却甜在心中,他舍不得,真的舍不得。可是,即使他再怎么舍不得,但他也绝不忤逆忧的意思。因为比起他的亲生儿子,他的心中在乎的人永远只有忧一人。

“寒爸爸,是不是妈妈讨厌我,所以才不要我了吗?妈妈是不是只喜欢弟弟妹妹,不喜欢我,所以才不让我跟外婆外公、弟弟妹妹以及绝他们道别,对不对?”小男孩越说越觉得有理,越说越觉得他妈妈真的不要他了。想起以前,妈妈虽然为了照顾弟弟妹妹忙得不可开交,但是她也会抽出那么一点时间来跟他谈谈心,聊聊家常。即使她的性格清冷孤傲,但是他仍会感觉到妈妈身上的温暖母爱。

可是,这种温暖的感觉,在刑宗绝跟着大舅舅回岛半年后,就再也感觉不到了。以后的每一次,他所感触到的是妈妈在看他的眼神中,多了一种陌生与审视。尤其,在他与绝玩着家家酒的游戏时,妈妈的目光就好似火把那般热,誓要将我的身体灼出洞来了。

想着这些往事,这个叫做东城千席的男孩,很肯定的点了点头后,就对那个一直迎风而立的男人,可怜兮兮地询问道:“寒爸爸,我不是妈妈的亲生儿子,对吗?”

听到东城千席这大逆不道的话,一直保持缄默的东城寒,终于忍不住发飙了。只见他一弹食指,一粒米粒般大小的水珠就向男孩的额头飞了过去。

“啵”了一声细微的轻响,就见男孩捂着额头,疼得哇哇大叫道:“寒爸爸,我哪有说错。如果我是妈妈的亲生儿子,她怎么会不要我啦!”

看着男孩疼得眼泪都流出来,仍然固执的坚持着这一番歪理,东城寒都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了。忆起忧在给他们送别时,眼中那闪烁的泪光,他知道她是在嘴硬心软,她不是不疼他,她只是不会表达,就像自己这般,明明舍不得,却强装不在意。

面对着小男孩句句的控诉,东城寒顿时觉得很为难。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向东城千席解释,才不会让他继续误会忧下去了。

唉!东城寒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在心中无声的哀叹了一声后,就举步来到男孩的面前蹲下,伸出纤长的右手,摸了摸他额头上小红包后,就放轻声调的对东辰千席说道:“千席,记住我今晚所说的话,你是我和你妈妈的亲生儿子。我们不是不爱你,只是有一件不是你的错,却因你而起的事,让我们不得不送你离开,而这件事的始因,等你长大了,你自然就会明白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