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相见不如怀念

  • 千野绝恋
  • 邪魔灵
  • 1486字
  • 2020-11-15 01:15:48

第二十六章相见不如怀念

“阁下,擅闯在下厢房,有何贵干?”

慵懒而富有磁性的男子声音,从白色纱幔后响起,并带着拒人千里之外的冷然。

北堂野听到这陌生却又牵动他心弦的声音时,有一瞬间的愣神了。他以为他等他十年,也会一如初见。可十年的时间过去了,他此时此刻再一次站在他的面前时,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才不会让彼此都显得陌生如陌路人。除去他喜欢东城千席外,其实他们还是有血缘关系的亲舅甥。

“公子,请恕罪,紫衣拦不住这个野蛮人。”紫衣用桃花眼狠狠的瞪了北堂野一眼,就盈盈下跪,俯首认错了。

她只是东城千席的贴身侍女,会一点三脚猫的功夫,但是遇到真正的高手时,就只能如此时此刻这般,拦不住人。

“下去。”简短的两个字,无不显示着东城千席此时不愉的心情。

“是。”紫衣不敢多说什么,起身退出厢房时,还很愤愤不平的瞪着北堂野。

待厢房里只有两人时,东城千席才慵懒的从床榻上站了起来,拿起矮榻上的黑色里衣穿上,遮掩住了白皙裸露的上半身。

东城千席并没有再开口询问北堂野的来意,只是慢条斯理的打理自己,先从里衣到中衣再到外衣,一件件黑色绸面长袍加身,束上巴掌宽同色系的腰带,还没一会儿,他就将他自己穿戴整齐了。只是那一头如瀑布般的乌发,却还是柔顺的披在身后,并没有束发。

两个人隔着层层纱幔,一人静默无语,另一人则自顾自的整理自己,就像等着哪一个人沉不住气,先打破这一场僵局。

北堂野站在原地,看着层层纱幔后那隐隐约约的男子身形,垂在身旁两侧的双手握紧了又松开,最后还是强压下心头上的坎坷,上前两步,微一躬身,抱拳道:“在下北堂野,来此寻一个故人。”

“北堂野?”东城千席听到这三个字时,有一瞬间失神,像是想到什么,但很快就回了神,勾起薄唇,带着嘲讽十足的笑意,说道:“哦,寻什么故人,说来听听。”

北堂野也听出了男子的语气里嘲讽,暗压心头涌上来的酸涩,轻轻说出了深藏心里的那个名字。“东城千席。”

东城千席听到这四个字时,嘴角嘲讽的笑意更深了,他边挑起层层的纱幔,边一步步向北堂野走去。当最后一层白色纱幔被挑开时,就见一个黑色华服的清俊男子,披散着一头乌发,看着略显紧张的北堂野,说道:“哦,这么巧。在下不才也叫东城千席。”

北堂野看着那一双棕色略带凉意的双眼时,心里顿时一阵刺疼。他是他,是他的东城千席。可他,似乎也不再是他了。

虽然他们分离了十年,但是他还是一眼认出了他。因为他和他的姐夫东城寒长得几乎一模一样,同样的眉眼,同样的五官,就连那一双带着棕色的双眸,也是一模一样。只是东城千席的双眸中是凉薄与嘲意,而东城寒的双眸中却是寒冷,可当看到他的姐姐北堂忘忧时,却会立刻化成了一滩春水。

“千席,这十年,你去了哪里?”北堂野伸出了手,想要磨平他嘴角那抹嘲讽十足的笑。

可东城千席却退后一步,避开了北堂野伸出的手,收起了那抹嘲笑,冷冷的看着他,一字一句的反问道:“去哪里?难道北堂忘忧会没有告诉你这个唯一的弟弟吗?”

东城千席知道自己有一点迁怒,但是他压抑太久的委屈,有一种想要宣泄而出的感觉。他双手握拳,努力压下心头的不甘,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北堂野下了逐客令。

“你可以滚了,滚回去告诉北堂忘忧他们,我东城千席活得很好,活得比谁都活得潇洒快活!”

“千席,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北堂野一下子慌了。他想过了很多种重逢的场景,却唯独没有想过今日的场景。

“误会?有啥好误会的,我与你们本来就不是一路人,怎么会有可笑的误会呢?”东城千席转身坐到了圆桌旁的圆凳上,用食指在圆桌上打起了拍子。

北堂野看着面前这个慵懒从容的东城千席,顿时就有一种恍然如梦初醒的感觉。

他的东城千席,那个乐观开朗的东城千席,什么时候变成了如此这般的不可理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