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前言

  • 千野绝恋
  • 邪魔灵
  • 1376字
  • 2017-05-15 22:54:34

前言

四方国四十五年,史上第一女皇北幽帝退位让贤了。北堂忘忧将众人用心血金钱筑造起来的皇位,禅让给了西楼虹洛的大儿子西楼竣麒了。而她就偕同南宫欺雪、东城寒以及千守玉连夜出了皇都后,从此就这样失去了他们的踪迹了。

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只知道他们给这个国家留下了一个个不朽的传奇。

北幽帝离开后,就由西楼竣麒继承大统了,史称西崇帝。因为西楼竣麒只有四岁大,未有能力处理朝政,所以在众大臣的推崇下,就由丞相西楼虹洛代为处理朝堂上的政绩琐事了。而他也就这么顺其自然的被众臣推上了摄政王之位,使其享有“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无上权威了。

西崇帝即位一年后,也就是在四方十六年。本朝的摄政王就代帝拟制圣旨,废除了四方国的四王制,改国号为“西盛皇朝”。从此以后,西盛皇朝再也没有二十年一次的储君竞选了。当然,而这之后的储君皇位,就是由他们西楼世家一直世袭下去了。

四王制一废除,就犹如在历史上抹杀了四方霸主的所有功绩了。这一举措,迅速引来了朝堂上乡野间的一阵议论纷纷。他们个个都对此政事表示愤懑,个个都不同意,就怕这帝王制一世袭下去,朝政就会如金齐国那样腐烂颓败。从此,四方国也会渐渐地走上了灭国的命运齿轮了。

虽然众人都如此忧心忡忡、寝食难安,但是,还是没有任何一个臣子敢做这只出头鸟。因为在此圣旨下达之前,他们这些老臣新官都已经接到过死令了。

“逆君意,诛九族。”

这六个字,就犹如催命符似的,紧贴其腹背,让他们这些老臣新官有怒不敢言,只能低头惟命是从了。

枪打出头鸟,谁傻,就让谁去做。忠心,忧心,又如何?它能有脖子上的脑袋重要吗?即使真的有国灭的那一天,也许到时候他们也已经作古了。

其实当朝的摄政王——西楼虹洛,也不想就这么轻易的废除了四王制。可是,他的父皇,那个在暗中掌控一切的西宗帝——西楼翔飞,却强制要他这么做。原因无他,主要还是为了能给四岁的嫡孙西楼竣麒巩固政权,以免日后多生枝节。

父命不可违,即使西楼虹洛觉得他的父皇杞人忧天了,但是,他还是不得不做出这种不忠不孝不义的决策来了。

他不忠,他对不起四方霸主;他不孝,他对不起四方国的列祖列宗;他不义,他对不起他的世交好友们。

可是,即使全天下的人都不能理解他的难处,但他还是希望他的挚交好友们能明白他,就像他也同样相信着他们一样,相信着他们不会在回来夺取皇位一样。

即使父亲不相信,全天下人的不明白,但是他还是如此坚信着。

毕竟,北堂忘忧是自主把皇位退让给西楼一族的。这样决绝而毫不留恋的她,又怎会在数年后重回皇都,来夺取这已经丢掉的烫手山芋呢?

忆起那个洒脱而美丽的人儿,那个一女侍三夫的传奇女子,西楼虹洛的嘴角不自觉的牵起了一丝会心的微笑了。即使,全天下的人不明白,他也是那个最懂她的人。

北堂忘忧、东城寒、南宫欺雪还有千守玉,希望你们能幸福,我的世交好友们!

-----------------------时间的分割线----------------------

西盛七年

西盛皇朝在摄政王西楼虹洛的匡扶治理下,日渐繁荣昌盛起来了。其西盛军队兵强马壮,百姓丰衣足食,而那边域的小国也年年朝贡。

西盛的强大富足,让身受其福的百姓们无不竖起大拇指,声声称赞起摄政王的英明领导。从而,也渐渐将他们这七年来,藏于心中的愤懑与疑虑给打消了。

他们英明神武的摄政王,会带着他们走上繁荣昌盛的道路,绝不会让他们的西盛皇朝走上灭国的命运齿轮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