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绑票(1)
  • 剑在鞘中
  • 谢绝假言
  • 2195字
  • 2021-04-23 18:27:43

剑在鞘中

第一章绑票

“可以开始了么?”

“不忙,还没藏好!”

“你们好啰嗦!喂――我从一数到十,要是还没藏好,我可不管了!”

“好!你数吧!”

“一――二――三――”

四个孩子正在玩捉迷藏。他们分别名叫大牛、小豆、罗三娃和陈方天,除陈方天外,其他三个都是崆峒山下方家庄的孩子。因为年幼,家里的重活尚派不上他们,所以只承担一些放羊、砍柴等轻活儿。三个小伙伴每天早出晚归,虽然辛苦,但日子也过得穷开心,空闲时经常在一起玩捉迷藏游戏。

陈方天家住在距此二十里外的平凉城,父亲是定西镖局的总镖头,因为外婆住在方家庄,所以他有时会随母亲谢杏凤来玩几天。小孩子们贵贱意识比较淡薄,是以大家虽然身份有别,却能玩到一块。

这日谢杏凤有事要回娘家,又带上了陈方天。到了方家庄后,谢家的亲戚朋友都来看望他们母子,大人们有正事要谈,谢杏凤叫三个邻居家的孩子带陈方天出去玩。

小伙伴们在一起胡闹一阵后,罗三娃提议说:“喂,我们带陈方天去老地方玩捉迷藏游戏吧?”

大牛、小豆欢然道:“好呀,多一个人参加,更好耍了!”“陈方天,你不知道,那儿有很多山洞,最适合玩捉迷藏游戏了!”

陈方天本就贪玩,听说那个地方有很多山洞,大感兴趣,于是四个孩子兴高采烈地来到了他们说的那个“老地方”。

他们选择的这个地方也确实是个天然的玩迷藏场所,蜿蜒狭窄的小径两边,长满了荒草和灌木,乱草中伏着无数高低不平、形状怪异的黑色巨石,宛若无数头怪兽一般,显得有些神秘和诡异。

在这些嶙峋的怪石后面,还隐藏着许多天然岩洞,其中有的岩洞还十分深。据当地人讲,有一个岩洞可以通到崆峒山前山!

如果这个传说属实的话,那么前山就该有一个洞口,可是那个洞口在哪儿,谁也不知道。

三个乡下孩子自然知道那个隐于乱草后的山洞,有时他们捉迷藏时,还喜欢藏到那里面,但因为洞里又幽深又狭窄,谁都没胆子藏得很深,所以往往最先被抓到,以后再玩迷藏时,就没人再傻里傻气地往里面藏了。

他们当中只有陈方天一人不知道这个山洞有些恐怖,游戏开始后,眼见大牛、小豆两个小伙伴都已找到地方藏起来了,唯独自己还没找到藏身处,正自着急,罗三娃又在催促了!

听见罗三娃已经数到了“七”,陈方天情急之下,更不多想,见身旁几步远处一丛乱草后面似有一个山洞,于是手脚并用,钻进了这个神秘的山洞。

他自然不会想到,有一个危险的人物,就似一条可怕的毒蛇一样,已预先埋伏在黝黑的山洞里面,正在静候他进来!

待他发现洞里有一个恐怖的黑影时,已然太迟,那人不待他惊呼出声,出手如风,用一张手绢捂住了他的口鼻。

一会功夫,他便像中了蛇毒一样,昏迷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他才幽幽醒来。眼前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见。更让他恶心和难受的是,自己的嘴竟被一条汗臭扑鼻的黑毛巾堵住了!双手双脚也被绳子捆住,不能动弹。

他徒劳地挣扎了小会后,才弄清楚了一些状况:自己现在是被人装在了一条麻布口袋里,那个坏人正扛着自己在疾走,虽然看不见外面世界,但他还是能感觉到这人似乎正在朝高处行走。

他心里又怕又急,暗忖:“这个坏人到底要把我带到哪儿去?妈妈会不会找得到我?”

他正着急想哭,忽又听到了新的情况:坏人不是一个,而是至少有两个。除了自己外,好像还有一个女人也被坏人绑架了,那个女人发出的声音有些低闷,似乎也被坏人用布堵住了口。

“那个女人是谁?会不会是我的妈妈?!”他竖起耳朵紧张地倾听了一会,虽然再未听见那个女人发出声音,但他还是害怕得泪流满面。

又不知过了多久,他忽然听见一个女人的叫声:“喂!你们是什么人?快快站住!”接着听见一阵杂乱的脚步声自后方传来,听声音似乎有几个人追了上来。

扛着自己的那个坏人脚步停顿了一下,随即大声喊道:“不干你们的事,休要多问!”一边答话,一边加速行走。

“师姐,那两只黑口袋里好像装有人!”

“什么好像,肯定有人!你没听见口袋里面有女人发出的声音吗?”

“一定是丘师妹!难怪我们到处寻不见,原来丘师妹落到了这两个坏人的手里!”

“喂,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何要绑架我们崆峒派弟子,快将口袋放下地,否则别怪我们剑下无情!”

听声音是四个年轻女子,陈方天心里又是激动,又是紧张:“原来那个女人不是妈妈,而是一名崆峒派女弟子!”

“胡说八道!我们口袋里哪有什么女人?”说话的是扛着他的坏人的同伴,声音听上去有些嘶哑。

“呸,你当我们是聋子吗?明明口袋里面有女人,竟敢当面撒谎!”

“这两个王八蛋生得贼眉鼠眼的,一看就不是好人,师姐,少跟他们废话,拔剑救人!”

两个坏人似乎不甘示弱,将肩上的麻布口袋放到地上后,便操起兵刃与几名崆峒派女弟子干了起来。

陈方天一心盼望两个坏人落败,不安地听着兵器相交声叮叮当当乱响一通后,忽听见一名女子啊地一声低叫,似乎受了伤。

陈方天心里暗暗祷祝:“菩萨保佑,让这两个坏人快快死去!”

可惜事与愿违,过不一会,他又听见另两名女子负伤尖叫的声音,接着听见一个女子说道:“风紧,大家快走,回去向师父师娘禀报。”只听一阵慌乱的脚步声响过后,自己连同麻袋又回到了一个坏人的肩头上。

“这下事情麻烦了,她们回去后定会引来更多崆峒门人,我们怎么办?”他听见那个嗓子嘶哑的坏人问同伴道。

扛着他的坏人迟疑小会后,说道:“事不宜迟,还是按原计划行事!”

两人不再交谈,加快脚步向前奔去。只听悉悉嗦嗦声不断,似乎他们走的是一条长满乱草的山间小路。山路忽高忽低,蜿蜒曲折,麻布口袋里的陈方天被颠簸得头晕目眩,加之口袋里空气闷浊,过了一会,他便昏迷过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