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炼身与惊变!

  • 异次元之风
  • 傲雪落日
  • 2113字
  • 2016-06-07 02:10:04

萧天狼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仿佛快要崩裂了,身体内每一寸血肉每一根骨骼中都蕴藏着无尽的木之精华。但他并未发出痛苦的声音,而是猛地仰天长啸!

是的,萧天狼感觉很痛苦,自己的身体似乎都快要崩裂了,但越是如此,越能激发他的潜能!痛苦能给予萧天狼兴奋,越痛苦越是能激发他的潜能,让他把能爆发出来的潜能全部爆发!

萧天狼仰天长啸之后,猛地将双手抬起,掌心向上,抬到了自己的胸口处!而后,源源不断的木之精华自他的双手掌心喷涌而出,不断地涌入他的胸口,赫然正是在炼他的心脏!

这个过程就像是在粉碎自己的心脏而后又重组起来,无比痛苦!萧天狼咬着牙,死死地支撑着,努力不让自己失去最后的意识。他的额头又一次冒出了冷汗,背部的冷汗将他的衣衫都浸湿了,触目惊心!

萧天狼原本是静静地盘坐在地,一动不动,然而,渐渐地,他的上身开始仰向天空,直至上身仰躺到了地面上。于是,萧天狼的腿部仍然保持着盘坐在地的姿态,而上身已经仰躺在了地上。

这都是因为实在是太痛苦了。这不像上次渡无量劫时所受的痛苦,那是一种猛然开始又迅速结束的痛苦,而且当初是在渡不过无量劫就必死的局面下,自然能勉强忽略那些痛苦!

那是外力造成的骨骼粉碎的痛苦,而这一次是无数根骨骼同时从内部粉碎而后重组的痛苦!这种痛苦,比以外力粉碎骨骼要强烈数倍!

萧天狼的双腿已经开始抽搐,盘坐在地的姿态也开始摇晃了,他仰躺在地面上的上身止不住地流下冷汗,浸透了上身的衣衫。他很快就不得不闭眼了,因为有冷汗直接流到了他的眼角处,为了避免冷汗流进眼中,他还是选择了闭上双眼。

萧天狼就这样,下半身不断地颤抖,上身仰躺在地面上不断地流下冷汗,远远望去,颇为怪异。而此时也是他防御最为薄弱的时刻。还好此地并无多少生灵,而且很多生灵被凌风与树人的惊天一战吓跑了,因此并没有多少可以威胁到萧天狼的生灵。他暂时是安全的。

一个时辰之后,萧天狼终于结束了这种痛苦,虚脱地躺在地上。此时的他,已经完全炼化了所吸收的木之精华。此刻,萧天狼只感觉生命精元如海般磅礴,源源不绝,似乎拥有了永生的身体!

当然了,似乎拥有了永生的身体那只是一种感觉。自古以来,从来没有人获得过永生,就连冠绝古今的玄天都没能获得,至少在这个世界没有获得永生。

此时,萧天狼觉得自身的生命精元源源不绝,恢复能力也突飞猛进,到了一个令人惊骇的地步。如果此时再与金家道尊强者对上,萧天狼相信自己能在短时间内将局面逆转,而不是像凌风上次那样,拖了那么久才逆转局面。

如此恐怖的生命精元与恐怖的恢复能力,使得萧天狼必然在战斗中立于不败之地!

在战斗中,生命精元与恢复能力是极其重要的两项。若是同时拥有磅礴的生命精元与强大到恐怖的恢复能力,就算是神佛也难以奈何!

萧天狼狂喜,自己居然同时拥有了这两项,既有磅礴如海的生命精元,又有强大到恐怖的恢复能力。传说中若是一个人拥有这两项,那么是很难被杀死的,因为这样太过强大,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因此,萧天狼的喜悦难以言表,他觉得自己就像被天上掉下的馅饼砸中了。此时,他觉得受的那些痛苦都是值得的,他不后悔炼化这些木之精华。因为这些木之精华帮助他炼就了无敌金身!

不付出怎能有回报,萧天狼深刻地明白这个道理。

萧天狼正在狂喜之时,远在亿万里之外的碧落不乐意了。

只见碧落松开了一只卷着秀发的手,在半空中打了个响指。随着这声响指,某些道则正在被改变!

“怎么可能送你一场造化?仅仅炼身还不够,你需要尝过植物的酸甜苦辣才行!”碧落咬牙,冷漠地说道。

原来,碧落在所有天道中最为特别,她是由植物修炼成人形的。因此她对于植物特别有感情,而且希望所有人都去体验植物的酸甜苦辣!

所谓体验植物的酸甜苦辣,自然是将人变成植物了。

随着碧落的那声响指,被萧天狼炼化的那些木之精华所蕴含的道则发生了改变。犹如时光逆转,木之精华中,忽然就多出了浓郁到了极致的木道道则碎片。而这些木道道则碎片因为木之精华被萧天狼以全身每一寸血肉每一根骨骼分散吸收,流动到了他身体的每一处!

片刻后,萧天狼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此时的他,皮肤已经在渐渐地化为树皮了,并且身上也有着枝条长出,随后枝条上长出了嫩绿的树叶,无比赏心悦目,但长在萧天狼身上令人触目惊心!

此时的萧天狼,盘坐在地的双腿已经化为了树根,蔓延入地下。因此,他的身体已经不能动了。

两刻钟之后,萧天狼的身体完全化为了一棵树,虽然长相很怪异,但也变成了一棵树。

这就是天道的强力手段了,两刻钟内将一个活生生的人变为植物,其威力难以揣测!

而萧天狼则必须作为一棵有思想的树,在这片大森林中寻求解脱。

此时,远在亿万里外另一方的晓天,忽然感应到了什么,于是向着萧天狼所在之地望了一眼。天道之眼何其恐怖,就算另一位天道遮挡视线也没有用,遮挡物会被天道的目光直接刺穿。

晓天一眼望去,发现萧天狼赫然被变成了一棵树,正在体验植物的酸甜苦辣。

晓天的身体顿时僵住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会发生如此惊变。略通推算的她,很快就推算出了是碧落下的手。平时就对碧落很有意见的晓天,此时已经十分厌恶碧落了。

她厌恶碧落做出这种以大欺小之事,而且这种事极其残忍,简直比杀一个人还要残忍。

“总有一天,会让你偿还这次的债。”晓天捏紧了双拳,将指节捏得发白,默默想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