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奇异的世界

  • 异次元之风
  • 傲雪落日
  • 2281字
  • 2016-03-02 18:37:54

话说就在那股强劲的气流托着棉花云和棉花云上的凌风去往那个桃花源般的地方时,凌风突然福至心灵。伤痕累累的凌风忽然就有了一种玄妙的感觉,似乎对这气流的感知到了一个很敏感的程度。

他静下心来,认真地感知,发现果真如此。凌风缓缓地闭上了双眼,默默地感知着气流的运动。他从来就不是个不能理解新事物的人,在到达这个世界之后,他正在渐渐地接受一切。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所以在方才生命垂危时,他并没有多么恐惧、多么不甘,有的只是平静与咬牙承受。

凌风并不知道,此时的他已经进入了在这个世界很难得的悟道境。在很多很多年后,他回想起这一幕,忍不住轻笑出声。因为这真的算是祸福相依。

就在凌风进入悟道境的那一瞬间,有几道犀利的目光扫了过来。

晓天看着棉花云,微微一笑:“老娘这次,捡了个宝!那件事的成功几率,上升到六成!”

然而并不止她一个人关注着凌风。

在一片血色天空的下方,血色的气流吹动血色的云,下方是一片巨大的血海,长宽也不知几千万里,血海上波涛起伏,亦有无数小岛。在血海的中心,赫然有一座巨大的岛屿,岛上有一座宫殿与一个演武场,宫殿的匾额上是“血穹宫”三字。

在这宫殿的正中心,血色的座椅上,一位男子睁开了他的双眼。他一头血色板寸,身着血袍,而最引人注目的是他血色的双眼。此时他猛地睁开双眼,一双血色的瞳孔瞬间爆发出神光,仿佛晴天里血色的霹雳,可震动天地。

他一步迈出,已是出了这血穹宫,到了岛上的演武场。他血色的双眼紧紧盯着西北方,暗想:“我血穹也参加过那逼得玄天大哥失踪的生死之行不知几万次了,也选拔过不知几万次天才,但从来没遇到过这样天纵之姿的少年!西北方,那个角度······应该是晓天那个长不大的丫头。没想到她这次,竟然捡到了宝,收到了这样的天才。其他七天道应该没收到这样的天才。说不定这整个世界,都要因这个人而动!”

“我血穹很久很久没有好好地打过一场架了,等这个年轻人成长起来后,我要与他同阶一战!如此想来,一定痛快!”血穹的脸上浮现出与天道身份不相符的兴奋与嗜血的笑容,忍不住大笑出声:“哈哈哈!”伴着响彻这方天地的大笑声,他开始在演武场上练功。

这一天,这方血色天地所有的人、走兽与虫类都缩在家里不敢探出头去,因为据说在外面就会惨死。一大群一大群的飞禽来不及回到峭壁上的巢穴,在空中就被一道横扫天地的血色光芒扫中,全部灰飞烟灭,连一点存在过的证据都没有留下。

而这血色光芒遇浪破浪,遇山碎山,横扫了不知几千万里之后,猛地向上狠狠地撞在一片黑色的天空下方,未能进入,而是掀起了巨大的冲击波,毁掉了不知多少万里血海。而这仅仅是一个人的拳芒而已,只是真正大杀招的余波。这一天,八方颤栗!

在一片橙色的天空下方,晴空万里,下方是一片广袤的陆地,种植着很多农作物。在这片广袤陆地的中心,有一座宫殿,宫殿的匾额上是“橙宇宫”三字。

在这宫殿的正中心,橙色的座椅上,一位女子正吃着各种橙色的食物,手指着一群正在干活的人,脚踏在座椅的扶手上,十分潇洒不羁。她有着橙色的短发,一身橙色劲装,一双橙色的瞳孔深不见底。忽然,她的目光一凝,脚在地上一踏,石块四溅,大地多出了一道裂痕,而她转眼间飞出宫殿。

她眯起了双眼,盯着东北方:“血穹又发疯了啊,真是个战斗疯子。他差点把自己的宫殿毁掉。看看,到底是谁让他激动了?”这位女子又扭头向着凌风的方向看去,这一刻,她震惊了:“竟然有如此天才的年轻人,其他的所谓天才跟他比起来,简直当不得他的一半。莫非十年后的那次生死之行,晓天会成功?而我橙宇就要输给晓天妹妹了?!”

“哼!就算那是很可能的事,在我面前将变成不可能!”橙宇一声冷哼,“来人,起驾!”

“橙哥千秋万代,一统江山!”高昂的吼声震动这方天地。

在一片黄天下方,沙尘万里,遮天蔽日,赫然是沙漠。在沙漠的中心,有一小片绿洲,绿意葱茏,绿洲中有一座宫殿,匾额上是“金乾宫”三字。

在这宫殿的正中心,金色的座椅上,有一位男子皱起了眉,注视着东北方。他一甩金色长发,金色风衣衣袖一挥,就已到了宫殿之外。

他金色的眼瞳内金色的光芒扫视着东方,目光盛烈,却有些凝重:“血穹为了这样一个年轻人如此发疯,橙宇也被惊动,非同小可啊。看来这平衡,恐怕要被打破了。不过当下我还是不要管的好,还是好好生财、谋取利益吧。”

“大人,要不要小的去那边看看?”一个随从打扮的人小心翼翼地问道。

“不必了。做好你份内的事。时间到了,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在一片碧绿的天下方,是一片草原与一片森林,一碧千里,而在草原与森林之间,有一座高山,山上更是树木茂盛、绿树成荫。这座山正好在这片绿地的中心。山上有一座宫殿,匾额上是“碧落宫”三字。

在这宫殿的正中心,碧绿的座椅上,一位女子正精心修着指甲。她碧绿的头发披散在肩上,发丝下是一张倾国倾城的脸,却透着妩媚与妖冶。

她碧绿的瞳孔内神芒一闪而逝:“这个小家伙,倒是挺有意思的。他们都被惊动了。我就等着看后面的事了。在最关键的时刻,我肯定要出现的。”

在一片蓝天下方,是一座雪山与一片湖泊,宁静优雅。在雪山上有一座宫殿,匾额上是“蓝霄宫”三字。

在这宫殿的正中心,天蓝的座椅上,一位男子正细细品尝一杯香茗。他蓝色的长发披散在背后,天蓝的衣衫透出隐居的味道。只见他忽然深抿一口茶,抬头望向东方,冷漠的眼神终于有了一丝波动:“血穹和橙宇都被惊动了。我自然还是静观其变。不过这小子是什么来历,且让我算上一算。”

“奇了。这小子居然来自别的世界。他从来没在这个世界生活过,能接受这里的修炼体系并且有所成就么?晓天做事依然如此伤脑筋啊。”蓝霄忽然又皱了皱眉:“只是不知道那两位知道了,会有什么反应呢?他们可是最强的两位天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