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誓言
  • 我之奇遇
  • A雨都骑士
  • 3320字
  • 2020-08-30 19:45:32

影奇呆愣在那里,可把一旁的欧阳云吓坏了,只见她快速的跑向影奇叫了几声“影奇”,见他丝毫没有反应,无奈之下,伸出那?白的小手稍微用力的按住了影奇的人中穴,总算把影奇从六神无主的状态拉了回来。影奇见到欧阳云担心的看着自己不由得一阵奇怪。此时那萌萌哒异兽也跑到影奇这边来,对着影奇又一次咿咿呀呀的说道,影奇一看小灰灰的姿势,悍然想起上一次的经历不由得把手使劲缩到口袋里。看到影奇的表现,萌萌哒异兽一阵无语,突然它灵光一闪,朝着欧阳云咿咿呀呀的叫道,不时的摆出各种姿势,起初欧阳云不明所以,过来一会儿她也灵光一闪知道这只萌萌哒异兽的目的了。明白了她的意思欧阳云在影奇的呆愣下,高兴地将他的手从口袋里拽出,当着影奇的面浅咬了一口他的手指,此时影奇大惊暗道:你们都有这癖好??!但接下来的一幕令影奇再次大惊,当影奇的血滴在萌萌哒异兽的口中时,随之而来的是一道血红色的光芒,此时他们皆沐浴在这血红色的光之中,仿佛一种至亲至爱的暖意涌入心中。影奇此时惊讶的看着小灰灰,哦,不!不叫小灰灰而是“小雨墨”,心中想到:这小东西竟然是个丫头级别的,难怪之前我起个霸气外露的名字她会生气。影奇恍然大悟的想到。此时,小雨墨周身一道柔和的光芒,作为上古魔族的小公主,可不是一般魔兽可以比拟的,平时在皇宫中她可是乖巧可爱,深得母后喜爱,随意可调遣百千魔侍。只不过,她与自己的家族分离很久了,而且虽为上古魔族之人却也有弱点,就像小雨墨在年幼时只能使用一种魔法技能治愈一般,而她现在的年龄相当于人族的一个6岁小姑娘,还是需要大哥哥级别的来守护的哦。当知晓了小雨墨的一切后,影奇哑然一笑暗道:看来以后再也不能像之前一样随意叫唤她了,这就是一个纯天然的小萝莉呀,走到哪里都会被我疼着的。况且若是她在我这里发生了意外,保不定她那深不可测的家族要把我碎尸万段。知道了影奇此时的想法,小雨墨不由得一阵无奈,这个大哥哥真是儒呀,他根本不知道他自己有多么牛掰。像大哥哥这种级别的再配合上那光明一族的传承智器——圣光兵刃,恐怕十个开挂的特种兵都对他无可奈何,大哥哥就是太低调了。不过让我奇怪的是,我明明在大哥哥的记忆中看到一个跟欧阳芸姐姐长相相似的人,为何云姐姐和大哥哥都未曾提及呢?影奇读出了小雨墨的想法,疑惑不已,我并未曾见到过那个人啊,难道欧阳云还有姐妹不成?影奇看向欧阳云,疑惑的向欧阳云问道:“云儿,你有没有姐姐或妹妹?”欧阳云迟疑了一下回答道:“嗯?我不记得有过姐姐或妹妹呀”。此时,小雨墨心中震惊无比的向影奇传到:你们可能都被某位大能封印了记忆。我在家族中的史诗之书中看到过这种类似事件,其中提到过一种魔法——记忆之诗,这中魔法非常可怕,可以起到化敌为友扰乱秩序的影响。其作用是掌控记忆,操控对象是一切有记忆的存在。影奇回应:嗯我清楚了,以后我会注意的。对了,你有没有在家族的史诗之书的记载中看到过命运石之门。小雨墨回应:没有啊,命运石之门是什么东西啊?影奇回应道:应该是一种可以控制时空的工具,我在我的记忆中记得有过它。此时,蓝双蛇组织的总部大厦地下室中,灯光忽闪忽闪的,隐约中能看到一个身形性感,长相貌美的女子躺在一张白的渗人的实验床上,如果此时影奇能够看到她,骇然便会涌上他的心头,恐惧便会灼烧了他的心,此人正是失踪已久的欧阳雨,此时的她正躺在实验床上被一只只微小蝎子爬上身体的每一处皮肤,每时每刻都有一种剧痒袭来,使得她不断的惧吟起来,之前在那场爆炸案发生之前她为了保护妹妹惨遭易容人的凌辱,之后她苦不堪言的看着一场爆炸袭来,再之后醒来时便发现自己已躺在这个阴暗又恐怖的小屋里,她想动弹,却发现自己四肢都被束缚,并且刚才有一个令她惊惧的男人过来将一些微型蝎子置于他的身上不断地折磨于她。仿佛无法忍受剧痒带来的折磨,欧阳雨大叫起来,根本无人回应,又一次恐惧笼上了心头,她恨,恨那个易容人将自己凌辱,恨那个人将一个温馨和谐的家族毁灭,更恨自己为何没有死去,以便解脱这已肮脏污秽的肉体,离开这污秽黑暗的世界。然而对于现在的她来说一切都是奢望,一切都那么艰难。突然有一道身影出现在她的眼前,只见一个身披黑袍的中年人反举起右手又正着挥下,随着一声充斥着能量掌印袭来,欧阳雨惊人的发现自己身上的微型蝎子已化为尘埃,还有那束缚住自己的铁圈也被摧毁。欧阳雨此时惊喜不已,心中想道:我可以解脱了!随即冲向那在她看来已变得光辉圣洁的手术刀,拿起它结束了自己痛苦的生命。那向上喷溅而出仿若泉水喷涌的血液是那么的洁净无秽。一道哀叹声传出:何苦、何必!只见那个中年人透着仿佛阅尽人世无数的眼神中外溢一点晶莹之水。如此刚烈的女子,生不逢时啊。大厦外,雪花漫天而落,飘飘然如释重负,转眼天地一色,无尽洁白映入眼帘。远在巨坑那边的影奇与欧阳云情不自禁的流出一滴滴眼泪心中也是无比悲伤,不知为何。而那个本想拯救欧阳雨的中年人此时趁着漫天雪花挥袖离去。就在那中年人离去之后,一道惊呼声传出,而这个发出惊呼的人正是这双蛇组织的现任首脑——又或者说是影奇在这个世界的母亲再或者说是外星雨族的王派到地球的皇者—雨皇。雨皇此时看到实验室的一幕,顿时悲伤难过不已,她不禁想道:“这可是圣女啊,她内定的儿媳妇,将来作为统治大世界的唯一候选人。影奇的母亲雨皇在听到手下传来的情报,得知黑蛇族的易容师竟然把欧阳雨凌辱致死。雨皇随即气愤悲伤的对着虚空破口大骂道:“好一个黑蛇家族,你们都等着死吧。”

雨皇所说的黑蛇家族自是那个混进欧阳家族十数年的易容师所在的家族。传闻易容师如影奇的父亲一般也达到了那个传说中的层次,同样是在十数年前消失,只不过最后双蛇组织的前任首脑将黑蛇家族的易容师找到并将其任职于双蛇组织······

影奇情不自禁地流着眼泪,心中自是疑惑,那种感觉仿佛失去了至亲一般,犹如心脏被万蚁所蚀,痛苦不已,欧阳云也是一样。这,着实让人疑惑。影奇看向小雨墨,只见小雨墨纯紫的眸子里闪出一道精芒照向了影奇与欧阳云两人,不一会儿,他们两人皆好受一些。治愈技能果然非同凡响。影奇欧阳云小雨墨相视一眼,都明白了——那个深藏在记忆中的她已经不在这里了,她去了一个纯美无秽的乐土。影奇心中一个誓言的种子播种:吾欲成就强者之势,让一切爱我的和我爱的人幸福安康,纵使有百般折磨欲为成就自我而战!逆我者,绝不姑息!我王者之路从此开始!影奇一眼决绝之光,精芒闪现,随之一把兵刃出现,此时的兵刃与以往不同,它因充斥着狂暴不紊的能量嗡嗡震动几欲爆炸而出冲向天际,仿若睥睨天下,耻于存在这片天地,欲重创天下一般不甘。影奇左手紧握住兵刃眼神无比坚定,用右手握住那锋利的兵刃刃处,潇洒一划,鲜血溅洒于这片天地,将兵刃递到嘴唇快然一冺,誓言已定,此生定不负誓言中人!影奇的意念太过狂暴,随之一股无形的波动在整个地球传来。此时位于原地球的北极之地,一个盘坐于冰峰之上的白发老者震惊的睁开双眸,一声叹息:宇宙之乱!而在这神秘老者所言后的不久,蓝双蛇组织分部天空之城一片惨象无论是那个雷霆广场还是那行人来往的街道,皆是尸横遍野血迹斑驳,最惨的还是那双蛇组织的长老之一,此时的他人首异处,看向那颗头颅时透过眼睛也可感受到其中的不甘与震惊,不过更多的是恐惧。仿佛遇到了一头来自深渊的嗜血魔兽。魔兽震怒,一切阻挡者皆不可活;魔兽悲伤,一切阻挡者皆身首异处;魔兽哀嚎,一切阻挡者皆尸骨无存。既然你们得罪了吾,就要准备好接受吾的雷霆震怒!一个不留,纵使是一只双蛇组织所圈养的地狱犬也要杀的毛肤不剩······这里,是蓝双蛇组织的总部,此时有一大群人围住一个身披黑色斗篷、头戴鸭舌帽、耳挂墨镜、浑身沾满血迹的人,隐约中能够听到:都给我滚,要不然老子怒了来一个杀一个。说完拿起匕首舔了一下上面的血液,露出一双“天下负我我灭天下”的妖异之眼看向那围住他的一群身穿黑衣制服的人。只见一人听完此人的言辞,露出一抹嘲笑道:哼!这种话谁不会说,我从大街上随便就能找到这样的人来。噗!此人还未说完,就被那个人手刃接着被一闪着寒芒的匕首划破喉咙,鲜血飞溅,在不甘中死去。见到自己的手下被神秘男子所杀,为首的一个高个子怒语道:“兄弟们都给我上,杀了这个小子,回去领赏去!”。此时墨镜人往前一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