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妖怪

  • 古神天说
  • 氧气是个地铁
  • 2651字
  • 2016-01-15 13:44:37

玉屏山,一如既往地平静。外在的确如此,本质却已经巨变,因为天地本源全部凝聚在古懿体内。经过七天七夜的恢复,古懿终于醒来。不过天地本源尚未完全和古懿契合,故他尽管潜力无限,隐有天地使者的感觉,但终究还未继承自己的使命,修为最突出的地方只不过是道法无比雄浑。

“爹!娘!”古懿缓过神来。他意识到自己离家太久,立即动身下山,直奔小村庄。

当古懿下山那一刻,他便发觉天地带来的感觉与之前不太一样,那是一种莫名的肃杀。古懿心中一沉,他更加担心父母,立即引动体内道法,斥开外界的压迫,继续飞奔。

古懿终于赶回小村庄,他面色凝重,因为前方尽是死气沉沉。街道上无人走动,不复昔日活力,这让古懿担忧更甚。只是他再看两旁屋子,却有生机,心中不安的情绪稍有缓解。不过他还是担心父母,于是快步急行,终于赶到家门口。

还是熟悉的感觉,父母亲的气息依旧明显,古懿稍微松气。但联想到村庄的怪象,他还是不敢放心,于是推门而入。此时,古莫和徐妙娜都在,他们一个在树下望天,一个在厅中跪拜神灵。当推门之声出现时,古莫和徐妙娜甚至都没有去理会,直到古懿喊出一声“爹娘”时,他们才被惊醒。

“懿儿!”徐妙娜首先从厅中跑出来,拍着古懿的头直激动流泪。古莫也从树下走来,他满怀关切地询问古懿道:“懿儿,你没事吧。”说着他突然发现古懿的气息竟然比他见过的高手还要强上不少,担忧渐渐转为惊惑,问道:“懿儿,你的修为……变强好多?”

古懿拍拍徐妙娜,又看出古莫的伤势全好,心中欣喜之余说道:“爹,娘,不必担忧。你们看,我好了,什么症状都没有了。”徐妙娜缓和心情,她看着古懿,的确生龙活虎,担忧全无,责怪道:“你这三个月都跑去哪里了?知道我和你爹有多担心你吗?”古懿歉意说道:“爹,娘,是孩儿不孝,让你们担惊受怕了。”他又一怔,说道:“三个月?我已经昏迷了三个月?”

“昏迷!”徐妙娜和古莫再次震惊,担忧更甚。

古懿说道:“爹娘不必担心,孩儿经过那次昏迷以后,筋骨全好。”徐妙娜听得惊奇,但见古懿的确充满活力,不由得她不相信。古莫问道:“莫非你找到了解药?”古懿点头,道:“玉屏山上有神腾。孩儿正是受了神腾的润养,才有如今修为。”他又看向外面,问古莫二人道:“爹,娘,村子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听到古懿问起,古莫和徐妙娜不约而同表露出后怕和恐惧的眼神。古懿看在眼里,心中更感凝重。古莫叹了一口气,说道:“这是一场大灾难!就在三天前,我们村庄遭到了妖怪的恐怖袭击!”古懿惊讶一声,问道:“妖怪?竟然又出现了。爹,娘,你们没事吧?”古莫摇头道:“我们没事,村里的人都没事。妖怪虽然厉害,但只有一头,还差点被村长活捉,可惜后来还是被它逃走了。我们本以为是什么怪兽,但村长确定是那是妖怪,并让每一户人家都闭门不出,不让妖怪有行凶机会。”

“没想到妖怪又出现了。”古懿在天地本源的影响下很快就确定妖怪的存在,脑海中同时模糊闪现着少许相关印象。古懿看着古莫和徐妙娜,坚定说道:“爹,娘!懿儿一定会保护好你们!”古莫和徐妙娜看着古懿展现出来那前所未有的感情,仿佛忘记了妖怪的可怕,心里满是高兴。

“懿儿,妖怪凶狠。你虽痊愈,亦不可鲁莽行事。”古莫不忘关心。徐妙娜也说道:“懿儿,你要和村里其他人一起出手,才能去捉妖怪。”古懿点头说道:“我明白。爹,娘,孩儿这就去修炼,让自己变得更强。”徐妙娜连忙拦道:“你才回来,先休息两天。”古懿却摇头:“娘,妖怪保不定什么时候会再来。我要提升,越快越好。”徐妙娜还想说什么,却被古莫拉住。古莫对古懿说道:“懿儿,去吧。但是不要过度劳累了。”古懿点头道:“爹,娘,你们担忧了三个月,三天前还遇到妖怪。你们更需要休息。”

将古莫和徐妙娜扶回内屋休息后,古懿就来到院中操练道法。尽管因为村庄落后从来没有合适的套路流传,但是古懿此时却能够在简单的本能中发挥出强大的威力,一拳一脚,一挑一劈,皆蕴含着一种完美的暴力美学。古莫和徐妙娜站在屋内看到古懿的飒爽英姿,才彻底地放下心来。

不过古懿的认真达到疯狂,近乎废寝忘食,连续三天都在进行极限修炼。徐妙娜的态度也从欣慰转为担忧,看得心疼,她想上前劝说古懿休息。但古莫将徐妙娜拦下,说古懿能够适应这样的修炼,他还从古懿身上看到自己年轻时遗忘的故事。那种执着追求的坚持,是古懿以前没有表现出来的可贵气质,古莫很喜欢。

三天以后,古懿的潜力逐渐展现,剑指可破坚土,俨然是一流道法高手。古莫朗声大笑,称古懿是他一生的骄傲。徐妙娜则关切地看着古懿,叫他别太辛苦。古懿看着一家其乐融融的样子,心想如果没有妖怪,那该多好。

现实很快就回应古懿,不是和平,而是妖怪来袭。没有安静几天的村子传起惊动人心的信号,古莫要出去联合村民应战妖怪。古懿拦下他,说道:“爹,你不必冒险,看懿儿的。”古莫知道妖怪厉害,但他却相信古懿有这个应对的本事,说道:“务必小心。”古懿认真回应一声,然后执剑杀出。

古懿跟寻信号来到妖怪袭击的地方,不过情况还好,因为妖怪被村民们团团围住,动弹不得。村长朱光带领村里的十几位修行道法的高手正站在最前方,连续进攻那头妖怪,后者奄奄一息。古懿不必出手,妖怪即将被殴死。但他却隐隐感觉到,这一场危机并没有结束。

“大家再加把劲,妖怪快死了!”朱光大声高喊,高手齐心协力,众人欢呼助威。陡然一道血柱冲天起,洒红一片大地。村人们尽管衣裳、身体都沾有污血,恶臭无比,但他们却手舞足蹈,仿佛过年一样狂欢。

古懿运转道法,一探妖怪是否彻底断气。妖怪的确真死,但他却发现一个不好的事实:妖血中蕴含的气相正在向四周扩散,疑似在求救。果然,村外突然传来一声巨响,大片树木倒下,十数道庞大于那头被杀死的妖怪两三倍的身影从灰尘中跑出,直向村庄。

“这么多妖怪!”

“完蛋了!”

“啊!”

……

惊恐声此起彼伏,原本还在庆祝的村民们向四周逃跑。朱光和高手们发晕,一时不知所措,这么多妖怪已经超出他们的承受。古懿也感到巨大压力,但是他知道自己必须出手,不管能不能拯救这个村庄。

妖怪们可不会给人类机会,它们很快就跑进村里,胡乱拍掌,转眼杀死十多个村民。古懿举着他的铁剑逆行,不计前嫌地救下一个个往日经常讽刺嘲笑排斥他的乡民,并杀退冲在最前的三头妖怪。

古懿的壮举太具轰动性,让全村人为之震惊,朱光等乡村高手更是叹服他的道法之强。不过古懿也因为太勇猛,成为妖怪进攻的唯一焦点。古懿对此早有预计,一把铁剑战群妖。尽管此前只有三天准备,但积累十六年沉淀千万载的底蕴太强大,古懿未曾落入下风,甚至还找准机会杀掉两头巨妖。

“吼!”妖怪们愤怒不已,再也不顾村民,全部过去围住古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