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山上危机

  • 古神天说
  • 氧气是个地铁
  • 2284字
  • 2015-12-18 13:31:34

随着这一根干柴的烧光,这一罐草药也算煲好。古懿用一块抹布护手将药罐握到一边的桌子上放下,又拿来一个石碗倒出药,并一口喝下。

这碗药刚入喉咙,古懿就感到体内发热,全身道气仿佛像先前扔进火炉中的干柴一样,炙热并迅速消耗,像是在抵制,也像是在反抗。古懿连忙席地盘坐,运转他仅有的功法去疏通体内药力。可惜他的手段于事无补,最终只能任凭药力在自己体内肆意扩充。

虽然身不由己,但是古懿的体力却在不断提升。古懿虚喝一声,熟悉地施展起手法。只见他双手皆成剑指,重重地按在太阳穴上。古懿瘦小的手腕在一瞬间内爆发出强势的威压,直接熄灭火炉里的火焰。

同一时刻,古懿的身体也出现变化。古懿对此显然已经司空见惯,只见他熟练地施展着手法,让药力逐渐契合身体,直到达成某个极限。这一刻,古懿全身气息涨红,宛如实质,如同宗门领袖,与先前的病态判若两人。这一番恢复,是古懿自出世以来最好的一次。

尽管如此,但古懿仍然面色凝重。因为他为了获得更大的力量,强行施展秘法,已经损坏了身体根基,如果没有在比平常更短的发作期内服用等量的药物,他只会陷入前所未有的虚弱。若当时他在山上,若无人发现可能陷入野兽的包围圈,必定凶多吉少。古懿此招虽险,但他更有把握,至少能够比古莫在玉屏山上走得更远,甚至走入玉屏山脉高处。那里,或许才会有可以救治他的神药。

古懿深呼一口气,不再多想,很快写出一封信,放在桌上。他深深地看了古莫和徐妙娜所在屋子的方向一眼,带着他束之高阁许久的铁剑,悄悄离开茅屋,走向玉屏山。

玉屏山,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长满奇花异草,同时也生活着各个种类的野类凶兽。玉屏山还有一个传说,相传此山是上界遗留在人间的一仙石碎块,虽然经过千万年岁月的风吹雨打灵力消耗殆尽,但其本质还在,所以能孕育出许多超群的野兽,也会经常发生各种奇观异象。当然,那是整个玉屏山,至于古莫平日所能到达的山区,只能算是边缘,相比于内域,除了草药繁华,几乎平常。

按着记忆走,已经身强力壮的古懿很快就来到玉屏山。扑面而来的药息让他精神为之一振,那是体质的呼唤。感受到玉屏山的浩瀚以后,古懿除了不想再让父亲受苦,内心还多了一种要真正变强的想法。带着这个念头,古懿开始登上玉屏山。

玉屏山边缘外围虽然没有过多野兽,但是也并不好过,因为山路艰险,巨树拦道,攀爬相当不易。古懿亲身经历,更加清楚他父亲平日的辛苦,不禁咬牙握拳,更加痛恨自己的虚弱。古懿的斗志让他英勇倍增,同时也让他消耗更大。

山路上长着诸多能够短暂缓解古懿体虚的草药,古莫平时便采摘这些。古懿停下,他扶着其中一株草药,仔细端详,然后轻叹道:“爹,我不会再让你为我受苦了!”他放手起身,头也不回,继续向山上走去。那些草木毕竟需要熬成药才有效果,古懿现在可没时间来慢慢磨,他需要的是找到更高本质的草药,进行体淬变。

玉屏山,越往上越神秘。当古懿踏上地图尽头的山路,一股更为浓郁的药香扑面而来,随即直接灌入他的体内。古懿吓一跳,马上振作精神,不断运转体内真气,想要抵消这一股莫名药香。但是药香太霸道,古懿凭借着修炼法门根本无法与之抗衡,他只能就地盘坐,尝试用药力来融合药香。

只见古懿双手怒起剑指,不断在面前勾勒图纹,将体内药力凝化成实体,冲击外来的药香。两股不同药质的碰撞让这片林区充满动荡,许多树木都被震折,狼藉满地。古懿逐渐腾出意识,他看着这千年难遇的现场,惊叹道:“玉屏山虽然有传说,但是不可能这样离谱!”

“不管如何!不取解药,我誓不罢休!”古懿咬牙说道。随即他一边小心翼翼地顺着两股药香的交接处前进,一边尝试探寻这两股药香的实质,也好掌控。不过药香实质之难远超古懿的能力,他始终无法完成掌控。不过古懿也找到出路,从而得以逃出这两股药香夹击的范围,成功登上玉屏山的顶区。

这是一片红色土壤,半空弥漫着浓郁的药气,错落着大小不一的石块,石块之间生长着残根。这些残根正是古懿缓解症状的重要草木,只可惜如此生长现状已经是药效全无,不可能再起到半点解药作用。

看着面前的山区,古懿频频摇头,他不肯相信自己辛苦跑上来居然换来这样一个残酷的现实,他不甘心,更担忧自己若从此倒下,他的父亲还会继续坚持上山采药。想起古莫受伤的样子,古懿心中十分难受。

古懿暴吼医生,狂奔过去,捉住残根附长出来的一根药腾,胡乱拉扯。他太心急自己的症状,更不愿意自己的父母继续为自己冒险登上玉屏山。药腾被古懿拉扯而起,意外显露出几片叶子,药气升腾,隐隐温润着他的经脉,显然是极具药效。

古懿双眼一亮,捉住药腾朝嘴里一塞,吞吃着上面的叶子,想要以此来救治自己虚弱的体质。不过当药叶全部被古懿吞掉后,这一根药腾突然疯长起来,将他甩在山面,并进行缠绕。

“该死的!”古懿愤怒一声,想要激发体内道气来对抗藤条,但是他却猛然发现那根药腾竟然好像有灵性一样,正好封锁住他体内能够发挥的关键经脉。古懿想不出玉屏山还有这等妖魔化药腾,他在功力无法施展的情况下只能使用蛮力。可惜他本来就没有什么蛮力,更何况药力已经开始失效。此消彼长,药腾越来越大,最终将古懿包裹得严实不露一点空隙。

“呀!”古懿使出浑身解数,凝聚体内所有道气,孤注一掷地爆发出最后一攻。只见两道白光从古懿双掌奔腾而起,然后重重地拍击在药腾内部,瞬间引得成片木屑纷飞。第一次,古懿在和药腾的较量中占得上风。

古懿顾不上喘息,抡起背后的铁剑重重地推向药腾的缺口。但是药腾的灵性和愈合速度太不可思议,它居然自行扩大缺口,让古懿扑空,然后愈合缺口锁定古懿。古懿大惊,可是他瞬间眼前一黑,连呼吸都变得极度困难。

古懿挣扎不过,体力终于达到极限,认为自己今日是要慷慨就义。他的眼睛缓缓闭上,最终昏了过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