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天香楼遗址
  • 永夜离歌
  • 小呆狐
  • 2229字
  • 2020-04-11 16:01:17

在吕奕的一番叙述后,离歌大致弄清了竹城县内的势力分布。明面上,城内是县官衙门一家独大,城外有几座山寨盗匪盘踞,但暗地里的情势其实复杂的多。从吕奕查阅的卷宗来看,近几年来,这座小县城的犯罪率几乎是呈指数型增长,江湖仇杀时有发生,无名尸体屡见不鲜。

“像这个斧头帮,向来不把官府放在眼中,据说他们一直和城外势力最大的山贼饿虎寨暗通曲款,嚣张得很。其帮众一般都会在胸口绣上一把斧头来彰显自己的身份,他们丧尽天良,不知做了多少恶事。再来看这个案件,密林里,八尺壮汉惨遭分尸,现场留下了一枚奇怪的六指血手印,疑似是传说中肆虐南方数省的血手会所为。还有这个……”

“发生了这么多事,官府不出面镇压吗?”离歌眨了眨自己宛若繁星般的纯净黑眸。吕奕摇摇头,长叹一口气:“要是能镇压,官府早就动手了,再加上我父生前上折的奏章一直没有回复,我们也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可惜万万没想到,先父还是遭了贼人毒手。”

“光坐在这里也想不到什么好办法,不如我们还是先去天香楼看看吧。”说着,离歌拉起吕奕的手就往外走。“欸。”吕奕刚想说什么,就被离歌抓住手一把拉走了,脑海中只剩下两个念头——好软,好大(是指力气好大,不要想歪了)。

天香楼所在的位置,恰好坐落在县城的中轴线上。那一天的大火不止烧毁了整座天香楼,更是蔓延到半个街区,把竹城县最为繁华的地段烧作了一片白地。来到天香楼旧址处,离歌只看到了满目的废墟,可见水火无情,绝非虚言。

就在这时,一段焦黑的朽木横梁在风中彻底地断为了两截,折断时发出的吱呀声如怨如慕,如泣如诉。到底是谁,为了其不可告人的目的,竟不惜犯下如此大罪,将如此繁华的街道付之一炬?离歌相信,如果不是背后有人推波助澜,火势在被第一时间发现后,是不可能波及范围如此之广的。而对方这么做的目的,很可能是为了消除证据。

“话说回来,有那天晚上酒楼大火的幸存者的消息吗?”就算是离歌也不可能从这一片彻底化为焦土的废墟中看出什么,只好转过头来向吕奕询问道。

“有,酒楼掌柜和小二都逃出来了,我和我娘之前也去见过他们。”吕奕说到:“但他们也不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只知道我父亲他们是在二楼的雅间内饮酒,然后后厨起火,很快就烧着了整座天香楼。”

“这么说,意思就是在后厨里做饭的厨师也没活着逃出来咯。”离歌无意识地将双手绞在一起:“可后厨就是起火点,几个厨师怎么可能一个都没逃出来?”她的潜台词很明显,这肯定有问题嘛!此时的离歌就好像一个精灵古怪的小魔女,在对吕奕循循诱导。当然,她没说的是,不排除一氧化碳中毒的可能,不过想来“永夜”应该不会安排这么狗血的剧情吧?

身为一个职业杀手,离歌对警方常用的刑侦手段也略有了解,比如寻找可能存在的血迹时常用的鲁米诺试剂,甚至可以让许久以前的陈年血迹再次显形。但问题是她并不会调制这玩意儿,不然就可以掌握第一手证据了。

等等,离歌忽然想起以前看过的一本女主魂穿到古代背景下世界的小说,里面就有一种俨醋酒泼之法,好像能起到类似的作用。所谓的俨醋,就是高浓度的米醋,将其和酒一起泼洒在可疑处,会使得原本浸入地面的血迹重新浮现。

说干就干,在接近黄昏,路上的行人渐渐稀疏后,离歌和吕奕带着事先准备好的酒和醋,悄悄地溜进了天香楼旧址。

“这儿就是当时父亲他们遗体被发现的地方。”吕奕指着一堆早已烧成焦炭,但又画出了几道人形白印的地方对离歌说道。离歌点点头,打开酒坛和醋坛的封口,将其泼洒在白印处。

“咦,没反应吗?”离歌有些不解地看着眼前被酒醋混合物浸润的土地。虽然天色暗了下来,但是否有血迹她还是能分辨地出的。怎么回事,难道他们确实是被火烧死的?

不过离歌很快就自哂一笑,枉自己还是一个杀手,偏偏忘了杀人不见血的道理。除了物理上的伤害,下毒也是一种经久不衰的杀人手段。古有鸩酒一壶肝肠断,现代则是以氰化物最为著名,氰化物通常伴有杏仁味,毒性强,起效快,是杀人灭口的不二选择。

吕奕的母亲也曾说过,那天晚上吕子明是和属下去天香楼喝酒,如果杀手事先在酒水之中投入毒药或者蒙汗药,再用大火一烧,自然是万事皆休了无痕。

在离歌的一番解释后,吕奕勉强接受了她的想法:“你说的也有可能,看来最后还是要等伯父主持的验尸结果出来才能有个明确的答案。”

吕奕一路把离歌安全送回县衙,这才冒着毛毛细雨赶回了自己家。离歌其实很想说一句不需要的,谁敢惹上老娘就是一刀。但是既然他有那份闲心,那自己也就顺水推舟,暂时不把自己爆表的武力展露出来了。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假装自己是一朵楚楚可怜,清纯无害的小白花,嘻嘻。

然而还没等离殇开棺验尸,在城外王家村附近河道里发现的一具无头浮尸首先打破了小县城难得的宁静。毕竟是一场新的命案,离殇还是决定先来案发现场视察一趟。当离歌百般撒娇才被允许一起跟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那具从水里打捞上来的无头尸体就安静地躺在村民拿过来的一卷草席里。

看到被河水泡的浮肿发胖的尸体,一众衙役皆是用袖口掩住了自己的口鼻。无他,实在是尸体腐败后产生的那股味道太重了,风一吹,让人喉头酸水上涌不禁就想吐出来。

“初步判断死者为男性,头部缺失,判断其身高约在七尺二寸左右。由于长时间经水浸泡,尸体已产生中度腐败,推测其死亡时间约在二十天前左右。死者身上所穿衣物为蓝色长衫,具体衣料种类无法辨认。尸体上有疑似刀伤数处,均非其致命伤。此外,在尸体腹部发现疑似炙疗旧疤一处。”小县城里唯一的一个仵作杜常在一番检验后,简单地向离殇汇报了一下验尸结果。

二十天?这具无头尸体和天香楼大火是不是有什么联系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