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一线可能
  • 永夜离歌
  • 小呆狐
  • 2014字
  • 2022-02-10 17:11:06

“因为我受的伤太重,虽然在那位道长的帮助下勉强治好,但武功再无进境之可能,只好返回家乡,在此山上结庐隐居。”黄筱筱言语间满是唏嘘。

“等等,这么说,姐姐你的那个青梅竹马最后还是死了?”离歌有些迷惘,如果那个叶郎已死,黄筱筱又是在等谁呢?细思恐极系列。

“不,叶郎没死,我醒来后,第一时间就去那堆废墟寻找叶郎的踪迹。而那位道长告诉我,他的确在废墟下方找到了一间密室,里面有很多人生活过的痕迹。但诡异的是,门锁被人从内部撬开,里面的人都已经全部不翼而飞。”在黄筱筱的叙述下,事情走向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难道是他们自己逃出来了?”离歌故作惊讶状。

“后来我四处搜寻,却总是徒耗心力,但好在我一直没有放弃,终于侥幸找到了一个当年从地窟密室中逃出来的男童。据他说,他被神秘人抓走后,和其他被抓的童男一起关在地牢中,多亏了一个精通下九流技艺的小乞儿,趁着守卫离开偷偷撬开了锁,他们这才顺着密道逃出去。”黄筱筱的话验证了离歌的猜想。

“但是好景不长,他刚逃出密道,就听见了轰隆一声巨响,整个密道也随之坍塌,好几个落在最后的男孩来不及逃出就被掩埋在乱石之下。”虽然黄筱筱说得轻巧,但离歌可以想象,那一刻的情景恐怕会是这些生还者一辈子的梦魇。

“我后来几番询问,才得到了一个似是而非的结果,他们那群人各奔东西,而其中就有一个听描述和叶郎很像的人,说是带着几个童男报官去了。”黄筱筱继续讲述着她的故事。

“哦,报官了?那应该很容易就找到他的下落了啊?”离歌呆萌地摸了摸自己的脑门。

“没有这么简单,那里的县令也是八阴宫的人,早在事发的第一时间就逃之夭夭,不知所踪,所以我再次失去了叶郎的线索。”黄筱筱的语气中满是无奈,随即话锋一转:“但就在不久前,有朋友托人带话给我,说是在云雀洲洛山郡飞仙镇附近见到一个神似叶郎的男子,怎奈姐姐我最近这两天身体不方便,不知妹妹可否替我前去询问一二。虽然那个人是叶郎的几率约等于是铁树开花,但还请你帮姐姐走一遭,不管事成与否,姐姐都不会让你吃亏的。”

“好说好说,姐姐你放心,有我出马,绝对没问题。就算那人不是你心心念念的叶郎,我也会想办法帮你打听叶郎的下落的。”离歌拍着自己的小胸脯信誓旦旦地立下保证。毕竟永夜中有条守恒定理,难度和收益成正比,越是困难的任务,最后得到的好处也越多。

在黄筱筱这边拿了一张她亲手绘制的写实派肖像图,离歌第二天一早就下山租了一辆马车前往洛山郡。

颠簸的马车上,离歌看着纸上带着一丝青涩的少年画像,摇了摇头:“单靠着这张画去找,恐怕是泥牛入海,大海捞针。还是要多利用一下组织的情报网,想办法弄到点详细情报。”

两日后,洛山郡的郡治岑阳城,一个长相平平无奇的少女走入了一间藏在深巷里的杂货铺,很少有人知道,这间小小的杂货铺,就是玄武在洛山郡的总据点。而这个平凡的路人少女,正是用天机易容术乔装改换过样貌的离歌。

走入杂货铺,一个老汉坐在躺椅上,悠闲地吸了一口烟斗,吞云吐雾:“娃儿,你要买点啥子,自己看看。”

“我要买一只王八羔子。”离歌的话乍一听像是来砸场子的,但那老汉却不动声色地又吸了一口旱烟:“哦,这位客人的需求倒是有点奇怪,不过本店正好有几只乌龟,不知客人愿意为此出价几何啊?”

离歌不说话,只是默默地掏出了代表自己身份的信物。老汉脸上神情不改,将粗糙的布满老茧的手在信物上摩挲了一阵,然后还给了离歌:“好了,货放在后面的仓库里,你自己进去吧。”

杂货铺后方有扇暗门,进去之后是一条长长的甬道,狭窄的甬道走到底后又豁然开朗,前面一个小广场,广场被建筑四面包围,除了这条甬道,似乎没有其他入口。不过离歌猜测,这里的高层肯定安排了只有他们自己知道的逃生密道。

小广场上虽然人不多,但还是有的,比如某位在自己摊位上闲的发慌的面具男:“这位小姐,看您面生得很,是第一次来岑阳城的总舵吧。我这里有些好东西,您看看是否需要。”

离歌看了一眼他的摊位,上面摆满了琳琅满目的商品,有止血的盘龙散,续骨的乌灵膏,淬了毒的各式机巧暗器,以及其它各种小道具,让人眼花缭乱。

“你这竟然还有书籍出售?”离歌看见几本刻录的书卷,不由得轻咦出声。她定睛一看,最上面那本书卷,却是一本武技书,抬头封面上写着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无常索》。

“小姐真是好眼光,这《无常索》乃是一门一等一的武学,取一见此索,如见无常索命之意,诡异莫测,变化无穷,如果不趁此时买下,只恐后悔莫及啊!”这摆摊的面具男不像个杀手,反倒像个精明市侩的商人。不过离歌可没那么好骗,这种摊位上的武技书别看名字取得唬人,但通常都是和草上飞类似的大路货,运气好可能勉强合用,运气不好就直接当冤大头放在手里吃灰。

见离歌对武技书不感兴趣,面具男又从摊位上拿起了一个小瓷瓶:“哎,姑娘别走,我这里还有上好的伤药,若遇金创之厄,取此药撒于伤口之上,不过片刻便可止血消肿,一两银子一瓶,买五送一啊。”

“我可以试试看吗?”在得到面具男同意后,离歌拿起一瓶伤药,打开瓶盖,顿时闻到一股馥郁的药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