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往事如烟
  • 永夜离歌
  • 小呆狐
  • 2069字
  • 2022-01-31 21:54:13

或许是一见投缘的缘故,女子很快就和离歌攀谈了起来。她自言其名为黄筱筱,乃云雀洲苍狼郡费县人,离歌一听,好家伙,费县不就是这里嘛,看来这位姐姐还是个当地人。

随后,黄筱筱与离歌诉说起自己的故事,听得离歌如痴如醉:

黄筱筱自幼生活在费县城外的一个村庄中,那里桃树成林,每到春日,红艳艳的桃花竞相开放,犹如仙境,因此这个小村庄得名桃花村。

桃花村不大,但是邻里之间的关系都很好。正巧村头有一叶家之子,年岁与黄筱筱相差仿佛,在某次偶然的碰面后,两人很快就玩在了一起。他们会相约去烂泥地里挖蚯蚓,也会去小溪边摸鱼,一起玩秋千,一起在田埂里奔跑撒欢。

随着这两人日渐长大,以及某些人有意无意地撮合起哄,他们的友情逐渐变质成酸臭味的爱情。终于,在那个春日的桃花林中,少年对少女许下了万世不移的承诺——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然而,美好的愿景终究随着少年的突然离开,而被大雪掩去,化作南柯一梦的泡影。十三年来,少女曾无数次向着桃树林祈祷,祈祷那个人再次回转家园,娶她为妻,只是桃木无言,而她也到底没再见过邻家的那个翩翩少年郎……

虽然任务说明里没有明说需要什么条件才算离歌完成任务,但不外乎找到那位叶郞的下落,再撮合两人或者为可能已经不在人世的叶郞报个仇什么的。

唔,总的来说,还是要帮黄姐姐先找到那个不知下落的叶郞行踪才行。

想到这,离歌对黄筱筱拱了拱手:“姐姐,其实我家里也有点势力,不妨仔细说说那年大雪究竟发生了什么,说不定我能帮你打听到些什么也不一定。”

“说来话长,那年我刚刚及笄,大约是小雪节气的时候,突然天降暴雪,连续下了三天三夜都没有丝毫减弱的迹象。”已经不再年轻的女子娓娓道来。

“我从入冬开始就精心编织一件毛衣,想要送给叶郎御寒,那天正好织完,便顶着寒风和鹅毛大雪,在雪地中艰难跋涉,想要将毛衣送到叶郎家中。然而待我敲开门扉之后,叶伯和郑姨都一脸憔悴,听他们说,叶郎不告而别已经失踪一天了。他们有心四处搜寻,却因为天公不作美,加上年老体衰,无力去寻找。”黄筱筱谈起十三年前的事,恍如昨日。

“后来呢?”离歌的兴趣逐渐被勾起来了。

“后来暴雪又连绵了数日,积雪深至膝盖,没人敢在这种天气下走山路去寻人。待得冰消雪融,我和叶伯郑姨一起去找遍了山上山下,河左河右,但却完全没有叶郎的影踪。”黄筱筱说着,眼中就掉下泪来。

“估计是雪天路滑,不幸失足坠落了吧?”离歌试图做出合理的推测。

“一开始我们也是这样想的,但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就在我们一次次的漫山遍野找寻,又一次次的失望后,村里的二狗子正好从城里回来,他说就在他回来的前一天,他还在城里见到了叶郎跟着一个仙风道骨的老居士从街上经过。”黄筱筱说到这里,眼泪流的更急了。

“这么巧?不会是那个二狗子骗你们的吧?”离歌总喜欢把事情往坏处想。

“但二狗子的为人我们村里有口皆碑,那是出了名的一个老实,而且后来我们去城里找人,也确实得到了类似的证言,可见这事并非空穴来风。”黄筱筱说到这里,又是叹了口气。

“这之后,我偶然从某个古祭台的壁刻中学会了一门残缺的内功和与其相配套的一套残缺武技,便踏入江湖寻找叶郎的踪迹……”

没等黄筱筱说完,面带疑惑的离歌就打断了她:“等等,姐姐你是怎么做到看一个壁刻就能学会内功和武技的,难不成你是万中无一的武学天才?”

“一来是那壁刻上图文并茂,可以相互参照;二来是我祖上本就是杏林世家,只是到我们这一代时没落了,但传承还在,因此我多多少少对一些人体穴位和筋脉走向有一定了解。”黄筱筱做出解释后,离歌点点头,感觉这很合理,并准备继续听下去。

“功力小成后,我循着当年为数不多的线索,一路来到云雀洲和岚洲交接的地带,却发现了一个大秘密。”说到这里,黄筱筱握紧了粉拳,指甲深深地掐进了肉里却浑然不觉。

“是什么秘密啊?”离歌强忍内心的激动,她知道真正的戏肉就要来了。

“带走叶郎的那个老居士,根本不是什么江湖高人,而是一个魔道势力八阴宫的长老,而他带走叶郎,只是因为他要搜集数百阴年阴月阴日生的童男,去炼一味大药!”黄筱筱气愤填膺,一对好看的眉毛都竖了起来。

黄筱筱咬牙切齿的模样只持续了短暂一会儿,她很快就调整好了情绪:“我当时一时激愤下,气息不稳,直接被那个魔教长老发现。他武功高强,隔着三丈远,一粒铁丸子以特殊手法射出,打在我肩上,中弹处骨骼尽碎。如果不是有一个同样寻踪觅迹而来的道长救了我,怕是我早已死在那魔教长老手中。”

“这个道士既然救下了你,看来也是深藏不露啊。”离歌顿时酸了,为啥就没有一个同样实力高强的帅哥在我上雪山的时候陪伴我应对各种险难呢?

“没错,这位道长说他来自擎洲大派羽登观,是观中前任掌教的亲传弟子,特为追查孩童失踪一案来到此地。不过那个魔教长老也确实心狠手辣,在打了约有百来个回合,发现自己耐力不支,不是气息绵长的道长对手后,直接就开启了机关将房子炸塌,将一切线索统统掩埋。好在道长轻功了得,加上吉人自有天相,及时退出,并没有受太严重的伤。”黄筱筱的话令离歌如同身临其境,也让她更加好奇后面的故事。

“后来呢,后来又发生了什么?”离歌追问道。

“后来啊……”黄筱筱的眼神带着一丝落寞……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