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龙脊雪山
  • 永夜离歌
  • 小呆狐
  • 2011字
  • 2021-10-26 21:30:32

寒风呼啸,仿佛要冻结灵魂,离歌艰难地在陡峭的积雪山岩间攀爬行进,危险时,甚至差点一脚踩空跌落悬崖。

没办法,尽管成功在拍卖会上得到了急需的落日玄铁,但却找不到合适的伞面主材料异种蚕丝,不是韧性太差,就是怕火怕水。

不过通过玄武的信息库,离歌却发现,西北的龙脊雪山上,有一种名为天冰灵蚕的神秘生物——它们不畏严寒,有着极其顽强的生命力,更重要的,是它们吐出来的蚕丝,不惧刀砍斧劈,水浸火烧,是极为难得的宝物。为此,离歌不辞辛劳,迢迢千里,来到了大楚西北的雪山,只为了追寻更强的武器。

“阿嚏!”离歌紧了紧自己颈间的围脖,打了个大大的喷嚏。虽然她在来雪山之前也做了很多准备,但直到真正来到这里,她才发现这里的环境比她想象中的更加恶劣。山下的沙漠让她差点迷路不说,上了山,冰冷的低温和险峻湿滑的山路,几乎让她险死还生。

风越来越大了,离歌娇小的身躯在风中摇摇欲坠。她是来找材料,不是找死的,自然很从心地找了个山洞避风,不然狂风带来的失温足以令她永远埋葬于此。

山洞不大,里面充斥着一股若有若无的,兽类独有的腥臊味,不过从那尘封的大型骸骨中可以看出,这个山洞的原主人早已离世,只留下残缺的遗骸。搓着冻得通红的小手,离歌取出事先准备好的木材,升起了一堆忽明忽暗的篝火,以缓解身体的僵硬。

见鬼,这古代背景的科技就是差,衣服一点也不保暖,穿的这么厚,还不如后世一件羽绒服顶用。不过这都是离歌自己的选择,无论是进入永夜空间,还是攀登龙脊雪山,她都无怨无悔。

不知过了多久,温暖明亮的篝火早已摇摇欲坠,全凭着离歌不断地添薪加材才没有熄灭,外面的风声终于渐渐小了下来,离歌义无反顾地继续踏上寻找天冰灵蚕的征途。

据《异志经》卷九所载:自古以来,天倾西北,地陷东南。西北多高山,连天之属,直入云深不知处,山之极处有仙人隐,而仙人不可扰,故有三灾利害。其一乃风灾,冰风刺骨,如影随形;其二乃雪灾,冰冻三尺,无有生路;其三乃兽灾,凶禽异兽,啖人骨肉。

……

璐河之北有一山,形似卧龙,故名龙脊山,东西纵横数千里,其上多雪莲。有白羽金瞳之鸟,宽齿尖嘴,其名犼鸦;又有兽,形若犬而似狐,声如闷雷,喜食鲜肉,为天山雪狐……天冰灵蚕者,生于群山之巅,可百年不死,其丝历经万年而不腐。或有能活到千年者,则为天冰古蚕,其所吐之丝,尤胜于前,非顶尖的神兵利器不可损坏其分毫。

离歌这次来到龙脊雪山,理论上肯定是要寻找天冰古蚕的蚕丝的,只有实在找不到,才会退而求其次,用天冰灵蚕的蚕丝应付一下。但不管怎么说,她都必须登上山顶,因为只有那里才有天冰灵蚕一族生存。

越是往上攀登,离歌就越是感到力不从心。风雪交加,日近黄昏,但天上浮现的星辰却格外明亮,仿佛无数盏指路的明灯,指引着离歌前进的方向。

“嗷呜~!”隐隐约约、此起彼伏的狼嚎声,让精疲力尽的离歌精神陡然一振。没想到这种环境恶劣之地,竟然还有狼群活动,不愧是最为坚韧的荒野兽族。

要不要找个地方避一避?离歌环顾四周,找了一处较为平缓,积雪也比较多的地方挖个坑把自己埋了进去。这个坑虽然是雪做的,但却比不停大风吹的地表温暖许多,跟爱摩斯基人的小冰屋有异曲同工之妙。

没过片刻,一群高山羚羊在狼群的驱赶下,往离歌藏身的地方逃亡而来。不过据离歌的拿手好戏听声辨位的判断,那些高山羚羊行进的路线应该和自己所在的位置并不重合,最多也就是擦边而过。

狼群捕猎羚羊,突然,有一只缺耳断尾的老狼似乎闻到了什么,招呼上两个同伴往旁边的方向疾驰而去,却没有发出半点声音,恍若幽灵。

好久,好久没闻到生人的味道了……

如果说,声音有频段的话,那么在老狼这样经验最丰富的猎手看来,不同的气味也都有属于它们自己的频段。而上一次闻到类似的气味,还是好多年前。

记得那一年,自己刚刚成年,就遇上一个两足直立行走的奇怪生物,虽然看上去非常弱小,但一夜的血战之后,狼群的规模缩小了足足一半之多,全都是死在那个奇怪生物的手里。不过就算那个奇怪生物凶威滔天,最后不还是死在了狼群的吻下,被分食殆尽。想到这里,回忆起那可口的肉食,老狼不禁又舔了舔干涸的嘴唇,留下几滴恶臭的涎水。

此时,雪洞里的离歌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凶猛的雪山掠食者给盯上,但杀手的警惕本能让她时时刻刻保持着小心和谨慎。

老狼虽然踏雪无声,但行进间终究不可能做到不发出一点动静,而这,偏偏被离歌敏锐的双耳准确地从狂风呼啸的背景声中听了出来。

是什么生物在接近?离歌霜刃出鞘,锐利的刀锋闪烁着寒芒,跃出了雪洞。雪洞虽好,但太过狭小,一旦有猛兽进入,离歌无处闪躲腾挪,必死无疑。

“嗷!”离歌刚跳出来,就觉一股腥风扑面,连忙往旁边一滚,避开了老狼夺命的利爪。但却没能躲过另外两匹恶狼的袭击,厚厚的衣服被划开了深深的口子,娇嫩的肌肤直接接触到冰冷的空气,让离歌微微有一瞬间的不适应。但她很快就调整好状态,开始跟面前的三匹恶狼周旋起来。

老狼伏低身子,降低自己的重心,散发着绿光的眼眸死死地盯住了离歌,一旁还有两狼环伺。一场恶战,一触即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