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山贼拦路
  • 永夜离歌
  • 小呆狐
  • 2015字
  • 2019-08-31 23:07:56

离殇他们一路西行,蚊虫什么的也渐渐多了起来,让人心烦意乱,不甚烦扰。这天,车队正行在盘盘曲曲的山路上,忽听得前面有人大喊:“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打此处过,留下买路财。牙崩半个不,管杀不管埋!”

离歌掀开帘子往外面看去,却是一伙剪径的强人拦住了车队的去路,起码有三四十人的样子。不愧是噩梦难度,想着办法要搞死自己。

“尔等听了,我乃是蛤蟆山蛤蟆寨蛤蟆大王是也,留下钱财,我就放你们过去,不然刀兵加身,难免有血光之灾!”说着,自称蛤蟆大王的壮汉挥动手中狼牙棒,砸在路边的一棵白杨树上:“如若不从,有如此树!”

但下一刻不只是离歌,连带着其他人也笑起来了。蛤蟆大王的这一棒没能把白杨树击断,反倒是他的狼牙棒先折了,可见这些强盗手中的武器质量之差。他的手下更不堪,面黄肌瘦不说,有些人手里拿的还是锄头、钢叉之流,和士兵们的精钢剑比起来简直让人笑掉大牙。

“可恶!”蛤蟆大王出了糗,顿时涨红了面孔,又从背后拔出一双斧头:“既然冥顽不灵,那就先吃俺一斧。”

离歌这边虽然装备精良,但人数完全处于劣势,而那几个车夫仆役更是直接作鸟兽散,很快就跑得没了踪影。而离殇又是一个文官,所以真正的战力也就六个护卫和伤好的差不多的离歌七人了。说句不好听的,三十四个强盗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把他们淹没了。

“等等!”离殇喝住了蛤蟆大王等众山贼:“我这里有十两纹银,你们拿了,放我们过去,可好?”

“我说你这书生好没诚意,我们四十来号人马在这蛤蟆山上做营生,你就给十两打发叫花子呢?”蛤蟆大王大怒:“嗯啊?你这是瞧不起谁呢!”

“我带的银两不多,还要留一些留作路费,十两已经是极限了。”离殇强自镇定地解释道。但蛤蟆大王显然是认为离殇在挑衅自己,怒火冲天地带着手下的山贼们冲了上来。

看外表也能知道,这些所谓的山贼大都是流民转化而来,战斗力应该不高。但出乎离歌的意料,装备精良的护卫竟然一触即溃,护卫队长更是带头逃跑,离歌此时有一句MMP不知道该不该讲。这部下一个个都贪生怕死,要之何用?

实在看不下去的离歌把匕首藏在右手袖子里,下了马车。

“咦,没想到你们这还有这么漂亮的小娘子。”蛤蟆大王啧啧称奇:“但是没用,小孩才做选择题,大人当然是全都要。把这小娘子献上,然后奉上三十两纹银,就放你们过去又如何?”

“做梦!”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离歌一个弹步来到蛤蟆大王面前,上来就是一匕首。

“哟,小娘子这脾气还挺火爆,我喜欢。可惜这花容月貌,可千万别伤着才好。”蛤蟆大王虽然口花花,但一双斧子舞的虎虎生威,完全压制住了离歌的进攻。只是跟阴险的离歌比起来,他还差了一点。

只见离歌突然将手中的匕首当飞刀掷出,蛤蟆大王下意识地用双斧护住要害。但离歌这一击本来就是为了吸引他的注意力,少女娇小的身影欺身而上,一套连续的关节技将蛤蟆大王当场控制住,以至于后者的惨叫声不绝于耳。

“都给我住手!”离歌将匕首抵在蛤蟆大王的脖子上。本来她心中也非常忐忑,不知道能不能起作用,但出乎她的意料,其他的那些山贼竟然真的都停了下来。

“女侠饶命,女侠饶命啊。”蛤蟆大王涕泗横流:“十两,我们只要十两,这总可以了吧。”

“行,不过我把十两银子给你,你怎么保证我们的安全。”离殇见离歌竟然几招就制服了山贼头领,眼中不由得闪过一抹精光。

“这简单。”蛤蟆大王陪笑道:“你们先把十两银子留下,然后我跟你们走,等到你们什么时候认为自己安全了,再放我走就可以了。”

“你就不怕你的手下不顾你的安危,强行对我们三人出手嘛?”离歌一边说话,一边精神高度集中,预防山贼们的偷袭。

“他们都是好汉子,不会对不起我的。就算真被你言中,我也不后悔,我们现在急需粮食,多一分钱便是多一分希望。”蛤蟆大王正色道。

“急需粮食?”离歌皱了皱眉头:“现在这个季节,怎么会没有粮食?”蛤蟆大王苦笑着说道:“如今大燕战乱频发,赋税深重,大一点的地方还好,像我们这些小地方,哪还有安生日子过?只因那县令贪婪好财,四处搜刮民脂民膏,不得已,我等只好上山落草,但求一丝活路。”

由于挑夫仆役们都逃散一空,离殇父女两只好舍弃了一些粗笨物什和车马,带着所剩不多的金银细软上路。就这样,离殇驭马,离歌坐车,柳妈步行,一行三人历时一个月,终于来到了竹城县境内……

“恭迎县君!”还没等入城,离歌就看到竹城县的主簿县丞带着一众公差衙役在城外列队迎候离殇的到来。

“不敢当,不敢当,小可侥幸,忝为一县之长,深感皇恩浩荡,但愿海内升平,国泰民安。”离殇说着,朝京城方向遥遥一拜:“此次上任,必然让吏治清明,百姓安乐。”

“县君志向高远,我等自当效劳。”主簿长得很瘦,而县丞正好相反,一身横肉,唯一的共同点是他们的脸上都笑嘻嘻的。

“不过我上请天听,前来竹城任职,也是有目的的。”离殇忽然话锋一转:“竹城县的前任县令吕子明本是我多年的好友,骤然离世,不由得我心中疑惑,因此前来查看,顺便拜祭一番。”

吕子明?这又是谁?便宜老爹完全没有跟我讲过这些事情啊?离歌一脸懵逼,就在这时,系统的提示声响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