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紫月下的世界
  • 永夜离歌
  • 小呆狐
  • 2136字
  • 2021-06-02 12:45:54

通道不长,没走几步,就有一扇镶嵌着彩色琉璃的大门,门没上锁,众人怀揣着好奇走了进去。

甫一进入,就能看到墙壁上挂着的各种动物标本,其中以一只驼鹿的头盖骨最为巨大壮观,横展约有一米六,都已经超过离歌的身高了(离歌:能不能不要总是拿人家的身高说事喵)。

但众人的注意力很快就被雪白墙壁上挂着的另一幅羊皮图画所吸引。没错,这张羊皮纸上记载的,正是城堡的建筑结构图。一个头发黑白驳杂,戴着副老花眼镜的大伯凑了上来,他自称是建筑学教授,很快就用简洁的语言把这张结构图剖析地干干净净。

时间不多,实干兴邦,就先从这间主卧查起,能找到一丝线索是一丝线索。因为室内地形狭小的缘故,众人分散开来,分别去不同房间搜索,离歌因为找那个cos怪盗基德的魔术师讨要到了一根铁丝的缘故,决定一个人独自出发,而她的目标,则是城堡的天台和其上附带的瞭望室。

说实话,如果刚才不是那位学建筑的大伯捎带提了一嘴,离歌差点就跟其他人一样忽略了这个地方。一般小说故事发生的地点都是在天台,不妨前去看看。

不出离歌的预料,通往城堡天台的阶梯尽头,朱红色的大门上挂了一把铁锁。离歌取出铁丝,慢慢地在锁眼里掏弄,辛辛苦苦整了半天,汗流了不少,可这锁偏偏就毫无动静,要不是离歌技艺尚可,铁丝没断在里面,她差点都想放弃了。

眼看着原本就不多的时间一分一秒流逝,离歌心中愈发焦急,但她知道越是这种时候,心就越是不能乱。好在上天终究是眷顾着她的,随着轻微的“咔嚓”一声,锁终于开了,但时间也只剩下十分钟左右。

十分钟,够用了。离歌不敢浪费时间,快速跑上天台,直奔瞭望室而去。黑天鹅古堡的瞭望室处在整个城堡的最高处,有两个作用,一是在发生战争时观察城堡外的军情,二是观星。没错,就是观星,这貌似是诸葛亮的强项,不过西方很多人也精于此道,并由此产生了星象学这个学派。在西方,很多事情只要跟星象扯上关系,就会凭空增添一副神秘的面纱。

瞭望室的门虚掩着,离歌没有多想,兴冲冲地就闯了进去。一进瞭望室,离歌就被窗边的那架天文望远镜所吸引,镀铜的筒身,完美打磨的玻璃制成的主镜上面,还有一个辅助用的寻星镜,配合经纬台和手控器一起使用,就可以畅意地观察星空了。

离歌试图收取这个望远镜,但它似乎是作为场景道具存在的,无法移动。无法,离歌只好将眼睛对准了主镜,毕竟这东西放在这里想来不是吃灰的,肯定有它的用处。

只是离歌刚把眼睛对准目镜,看到的却不是星河璀璨,而是一片梦幻般的紫色雾霭。这总不能是星云吧,怎么看后面的背景都不像是黑暗无垠的太空啊?反而有点像是一锅浓稠的黑米粥,有种说不出的恶心感,和美丽的紫色雾霭互相对比之下,令人隐隐有种不适感。如果硬要说的话,和离歌在自己“家”里找到的那个雕像带给她的感觉差不多。

将眼睛从目镜前移开,离歌忽然发现好像有什么不同了。下一刻,她将目光投向窗外,不知何时,夜空上已是繁星点点,新月当空。然而奇怪的是,月亮是紫色的,天上的星星密密麻麻,也不像是光污染的现代化社会下,漆黑一片的夜空。

离歌心头有种预感,变化肯定还不止于此,她下意识地往就在眼前的天文望远镜看去,望远镜的筒身上,竟然长满了斑斑的铜绿,四周的其他物品也一个个老朽不堪,好似放置了许多年无人打理似的。

离歌心中一紧,赶忙推门离开,外面的天台上,各种杂物都破的破,烂的烂,就连大理石制成的堡身上也满是风雨斑驳的痕迹。

离歌感到有点奇怪的是,天台上没有鸟粪,从高处向四方望去,也没看到任何有生命的活物,十几位与会者开来的车子也被时光腐蚀的只剩下了个架子。看到这里,离歌不再迟疑,立刻往大厅跑去。

然而,离歌气喘吁吁跑到了大厅,一路上却没有看见任何一个人,桌上的食物也都腐烂了。她明显感觉到了不对劲,就算其他人都跑出去找线索了,也不可能一个也没碰上吧?而且时间距离一个小时已经很近了,大厅不可能一个人也没有的啊。

猛然想起在一开始的那个房间,找到的纸条上所写的信息,离歌忽然怀疑她是不是不经意间通过了那个梦境之门,来到了一个未可知之地,或者说,真正的黑天鹅古堡。

在小心翼翼地确认暂时没有危险后,离歌在桌子上留下了一段留言,如果其他人也误打误撞闯入这里的话,也好知道她的去向。

之后该去哪里呢?离歌敏锐的第六感令她有种不安的悸动。离歌推了推同样腐朽了的大门,原本使尽招数都打不开的大门“吱呀一声”轰然洞开。走出城堡的主体建筑后,离歌心中那抹不安突然淡了下来,有所消退。

迟疑了片刻,离歌决定先去城堡的城门看看,不出所料,城门依然处于关闭封锁状态,完全无法出去。离歌随意选了个方向走去,看到了一座残破的马厩,已经变成黑色的稻草堆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散发着微弱的荧光。

离歌将自己的兵器冰火两仪箫握在手中,上前查看,原来又是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尼尔就在这里”。

好吧,看上去比之前的那几张纸条更加令人不解,但离歌却猜到了什么,猛然将冰火两仪箫往左侧砍去,下一刻,一只好似剥了皮的猴子样的怪物蹦出,和她的武器狠狠地撞在了一起,尖锐的爪子与冰火两仪箫之间甚至擦出了肉眼可见的火花。

一股巨大的力量从冰火两仪箫上涌来,差点把离歌带了个趔趄。离歌到底是女孩子,在力量对抗上有着明显的劣势,又怎么可能抵抗这股怪力?好在她用巧劲四两拨千斤,这才勉强稳住了身形。

黑暗中,怪物血色的双眸熠熠闪光,饱含恶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