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伏击
  • 永夜离歌
  • 小呆狐
  • 2131字
  • 2021-04-07 18:24:33

在汉军大举出击的当口,刺探完军情的离歌三人也已经回到了黄巾大军中。这一次伏击,周裕杰率领的轮回者小队奉命埋伏在官道右侧的茫茫丘陵之中,只待得己方号角声响起,便从山中杀出,打汉军一个措手不及。

由于周裕杰升任百夫长的关系,轮回者们现在也算是有部队可以调遣了,不管是拿来作战还是当炮灰,都可以起到不小的作用。此时此刻,这七十余人正听从周裕杰的安排,静静地埋伏在山坳里。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原本烈阳高照的天空也渐渐阴沉了下来。不过这对离歌他们并没有什么影响,因为就算下雨,受害的也是使用弓箭多的一方,更何况雨天路滑,道路泥泞,一旦汉军战败,很难逃跑。

让我们把视线转回汉军这里,鲍甫命麾下军司马杨渥为先锋,带领一千老卒在前方探路,然后又令部将徐猛领八百老弱残兵殿后,自己则统帅八千大军居中策应。

为了随机应变,所以并不是所有轮回者都跟着周裕杰在山间林地里苦哈哈地搞埋伏,比如宁大能就临危受命,被派遣在戴风身边充当参谋,以应付汉军。

“我部前军距离黄巾蛾贼还有多少距离?”鲍甫鲍叔宁将军神情严肃地对着背插令旗的汉军斥候问道。

“禀告将军,杨大人的先行部队与黄巾贼的后军不过数里之遥,若是快速行军,不需一个时辰,差不多就能咬住黄巾贼的尾巴。”斥候尽心尽责地汇报道,他的衣裤上满是仆仆风尘,可见斥候这活计确实是个苦差事。

“嗯,我知道了。”鲍甫刚想挥手示意斥候退下,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又问道:“那黄巾蛾贼的军容如何?”

“和以前差不多,乱七八糟的,其中还有不少老弱妇孺。”斥候恭敬地答道。黄巾军虽说是一支军队,倒不如说是难民组成的一群暴徒更加恰当,其中还有一部分是被裹挟而来,因此一个个都拖家带口。所以黄巾军经常虚报战力,比如号称十万大军,往往真正能作战的青壮,可能只有三四万。

这一次,为了防止泄密,所以戴风等高级黄巾将领并没有告诉作为诱饵的那部黄巾军具体的计划,只是暗示了一下他们,便带着心腹手下开始在前方修筑工事,以免诈败变成真败,那样的话可就麻烦了。因为黄巾军的纪律组织性都很差,一旦让黄巾溃兵冲击本阵,就算是想不输都难。

万事俱备,只待汉军入彀矣。

片刻后,汉军先锋杨渥终于看到了乌泱泱的一群乱兵,一个个头扎黄巾,正是他此行的目标黄巾军。

看到敌人的踪迹,杨渥大喜过望,当即大喊道:“儿郎们,敌人就在前方,建功立业,就在今朝,随我杀啊!”说罢,舞动一杆亮银枪,催马而上。

因为事先早有计划,加上体力弱的人走的慢的关系,所以黄巾留在尾部的都是一些老弱残兵,根本无力阻拦汉军精锐的攻势,不得不往前疯狂逃命,以至于踩踏之中,死伤者无数。

见黄巾军如此软弱可欺,杨渥大喜过望,不再等待后方的大部队,直接就往黄巾军内部冲杀了过去。

附近的某个高地上,周裕杰和黄巾军校尉赵石正冷眼旁观着汉军大肆杀戮己方的士卒,见杨渥已然杀到了预计埋伏的地点,赵石就要下令让伏兵尽出的时候,周裕杰却阻止了他:“不急,再等等,等他们主力进来,才好一网打尽,以竟全功。”

“可是我们的兄弟……”赵石试图据理力争,但被周裕杰冷冷地看了一眼后,顿时偃旗息鼓下来。他虽然不忿,但也没傻到这时候和自己人起内讧,让外人渔翁得利的地步。

不得不说,义不掌财、慈不掌兵,周裕杰以无数黄巾军将士的性命作为诱饵,果然引得汉军上钩。就连本来小心谨慎的鲍甫,在听到己方前锋大破黄巾的消息后,也终于放松了警惕,命令大军全军开赴战场,奋力追杀黄巾军。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想要一鼓作气剿灭扬州黄巾的鲍甫不知道,等待着他的,并不是作战有功,升官发财,而是损兵折将,前途无亮。

当鲍甫统帅的中军也穿过伏击地点时,周裕杰知道时机已至,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当即命令麾下黄巾将士挥动令旗,吹起号角。

“呜……”在雄浑悠长的号角声中,两路黄巾伏兵呼啸着从两侧的山林里冒出。紧接着,又有赤裸着上身的黄巾力士,立于高处,奋力擂鼓,鼓舞了黄巾兵的士气的同时,也让汉军不由得心惊胆战,气势为之所夺。

“不要慌张,列阵而行!”鲍甫能当上一方领兵大将,自然也不是个草包,当即约束部众,重整阵型,试图反攻。

但既然是一场精心准备的埋伏,又怎么可能只有这么简单,只见原本空无一人的山上突然冒出了大量头扎黄巾的汉子,他们虽然因为长期的营养不良而身体瘦弱,却还是将事先准备好的滚木礌石狠狠地砸落下来。

这些滚木礌石虽然因为地势并不是特别陡峭的原因,杀伤力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但却打乱了汉军的阵型,更是对汉军原本因为被埋伏而恐慌的士气再一次造成了雪上加霜的打击。不仅如此,这些杂物使得道路堵塞,使得汉军想要逃生愈发艰难。

“贼势浩大,这可如何是好啊。”见汉军虽然英勇反搏,却寡不敌众,血染疆场,鲍甫后悔不已,欲挥剑自刎,被左右亲信急忙拦住:“将军冷静啊,此乃贼人奸计所致,非战之罪也。若是将军能重整旗鼓,末将等誓死带您突围,休养生息一段时间后,将来卷土重来也未可知啊。”

“此战之败,皆因吾轻敌之故也,吾自当一力承担。就算逃回去也不过一个下狱的结局罢了,不如在此与黄巾贼决一雌雄,纵然战死,马革裹尸,亦无悔矣。诸位皆是大将之材,定要逃出去,来日替吾报仇雪恨!”说完,鲍甫就开始亲自加入战团,看到自家将军的旗号,苦苦挣扎的汉军又回复了些许士气。

其余几人面面相觑,也纷纷握紧了兵戈:“誓与将军共存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