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袭击与反向袭击
  • 永夜离歌
  • 小呆狐
  • 2031字
  • 2021-03-18 10:09:00

“那我们怎么办,成为吸引火力的炮灰?”听到后果这么严重,有的轮回者顿时就急了,他们现在是有编制的人,不可能直接开溜。

“这个简单,我们去领外勤任务,见势不妙直接溜号不就好了。”周裕杰显然早有准备。但离歌似乎有更激进的想法:“我们不一定要逃跑啊,我昨天记下了汉军营寨的内部地形,如果我们在那时候杀进去的话,或许能有意外的收获也不一定呢。”

众人面面相觑,我们现在逃都困难,你让我们反过来去袭击汉军营地?

“你没发烧吧?”巩洪岩想把手凑在离歌额头,却被离歌不经意间一个退步躲开:“虽然我们人不多,但可以换上汉军士卒的铠甲暗地里搞破坏,更何况我们都是轮回者,个体战斗力绝对强于对方。”

听到离歌这么说,其他轮回者忽然有种好有道理的感觉浮现心头,但同时又有疑虑。于是下一刻,所有人的目光唰唰唰地看向了周裕杰,想让他做个决断出来。

“呃。”周裕杰摸了摸自己的胡须,郑重地对离歌问道:“你有把握确保我们全身而退吗?”离歌自然不会拆自己的台,拍着胸脯下了军令状。只是轮回者之间终究信任有限,还是有人对此抱有怀疑。

最后,还是周裕杰力排众议:“就这样办吧,不然黄巾势力败退,受害的只会是我们自己。”周裕杰的话还是有人听的,于是众轮回者计划已定,当即依计而行。

第二天子时,黄巾果然趁着夜色的掩护悄悄撤军,但汉军在黄巾军中的细作及时报信,汉军将领当机立断,衔尾追杀而来。霎时间,人声马嘶,将这原本寂静的黑夜变作了一团大杂烩。

杀入黄巾营地的汉军士卒们纷纷把引火之物丢向四周,不多时,风助火势,将原本乱糟糟的黄巾营地几乎烧作了一片白地,火光冲天,橘黄色的火焰即使在数里外也清晰可见,黄巾军士兵的惨叫声更是响彻云霄。

而这时,早已脱身而出的轮回者们,正在换上刚刚到手的汉军铠甲,有几套铠甲上面还沾染着尚有余温的鲜血。

“呼,搞定这几个小兔崽子还真是吃力。”周裕杰肉疼地看着自己手中已经失去了特殊效果的道具。其他几个轮回者也不好过,尤其是于若雪等女性轮回者,毕竟女性的体力天生就不如男性,这是先天条件决定的,除非像离歌这样经过后天的锻炼,否则很难击败同等重量级的男性。

几个轮回者中,就属黄毓儿伤的最重,要不是因为她之前就受过伤,其他人一直分心帮衬着她,可能她就要变成这次剧本世界中首位牺牲的轮回者了。不过这样一来,她也基本战力全失,无法参与之后的战斗了。

将黄毓儿藏在了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安抚了一番后,其他轮回者留下了一些食物和饮水,随后立刻奔赴敌营。

轮回者们并没有正面硬闯营门,不然被识破的几率还是不小的,他们用斧头强行从汉军营寨边角开了一条路出来,然后对暴力破拆现场进行了简单的伪装。在解决了可能留下的破绽后,轮回者们正式开始行动。

其中,周裕杰和关鹤林、于若雪为一组,前去烧毁汉军的粮草辎重;郭永璜、巩洪岩和另一位女轮回者鞠慧丹为一组,前去汉军的伤兵营制造混乱;最后剩下的离歌和宁大能,则负责刺杀站出来平定混乱的汉军将领。

于是,前不久才在黄巾营地上演的一幕,同样地在汉军营地重演了一遍,只不过因为人少,效果没有那么震撼。

利刃入肉,将脖颈割断。离歌喘息不止,这已经是她杀的第四个汉军将领了,即便以她的本领,此时也感觉到了深深的疲惫。

就在这时,响箭特殊的啸声倏然从汉军营地中响起,离歌知道,周裕杰他们小组已经完成了来到这里的目的,该撤退了。

这时候,就要靠宁大能了,只见身宽体胖的他穿着铠甲横冲直撞,硬生生从汉军乱卒中撞出了一条路来。当两人浑身浴血,杀出重围,偷偷摸摸来到事先约定好的的地点时,发现其他人都已经到了,只是脸色都不太好看,离歌这才察觉郭永璜不见了踪影,鞠慧丹口中更是吐着血沫。

原来,郭永璜在战斗中不幸被敌人从侧面偷袭,砍中了脑袋,当场死亡。独力难支的巩洪岩和鞠慧丹顾不上收拾他的尸首,只能且战且退。在这途中,鞠慧丹又被一支冷箭射中了胸部,伤到了心肺,虽然用某种药物暂时压制住,跑了出来,但现在失去了药力的压制,情况变得不妙起来。

周裕杰他们也不好过,身上或多或少地都添了不少伤口。因为是把守森严的辎重营,三个人就算本事通天,也不可能毫发无伤地进出。

这三人中,又以于若雪伤的最重,腹部破开了一个口子,要不是做了紧急包扎杀菌处理,说不定肠子都流出来了,而且还会感染破伤风。像三国这个年代,没有专门的药物,感染了破伤风就等于上了阎王爷的黑名单,死亡率非常高,而且死前还会饱受折磨。

最终,鞠慧丹还是没能熬过第二天的清晨,在于若雪的怀抱中失去了呼吸。小小的简陋营寨里,气氛显得很是沉闷。

就在离歌考虑着要不要安慰一下于若雪,劝她节哀时,就看见于若雪猛然抬起头,瞪着通红的双眼看着自己:“都是你的错,稳扎稳打不好么,一定要兵行险着,害的郭哥和慧丹身死,我也差点死掉。”

她这么说话离歌顿时就不高兴了,这个决定周裕杰也同意了的,凭啥要我背锅?再说了,战争哪有不死人的,更何况从战略角度来说,自己的这个谋略也没毛病,收获的总比失去的多,至于郭永璜和鞠慧丹的死,只能说他们运气不佳。

一时间,营寨里泛起了浓浓的火药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