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冰糖葫芦
  • 永夜离歌
  • 小呆狐
  • 2161字
  • 2019-08-26 07:28:46

赣州,自古以来,便是一处地灵人杰之地,其中尤以位于赣州首府洪都的滕王阁最为出名。当离歌他们的车队进入赣州的时候,正值日落西山,漫山遍野都被夕阳的余晖染红。

“唔,再走两天,应该就可以到洪都城了,不过现在我们还是赶紧找家客栈住下吧。”马车上的离殇看了看手上的地图,说道:“前面数里外好像就有一个驿站,不如我们今晚就在那里打尖住下好了。”片刻钟后,车队就驶进了一个小小的驿站,离歌从狭小潮湿的马车上跳下,好奇地四下打量着这充满古代风格气息的驿站。此时天色渐渐昏暗了下来,一只只发光的小精灵从泥土和腐草堆里飞了出来,与星空上淡淡的群星交相辉映。这是,萤火虫?离歌伸出小手,想去触摸那些在黑暗中飞舞的萤火虫,却抓了个空。顺着高飞的萤火虫抬头望去,只见明月高升,一条由星星组成的银河高悬在暮色的天空上。好漂亮啊,离歌沉浸在这现代世界绝对不会看到的美景中,只觉得一片空灵,仿佛要与这夜色融为一体。

然而就在离歌享受满天星光的时候,一群不速之客的马蹄声却打破了这份宁静。“六扇门办事,闲人让道!”伴随马蹄声而来的是几个官差打扮的骑士,身上隐隐有一股慑人的铁血气势,让离歌都不禁打了个冷战。他们齐齐在驿站门口下了马,为首一人喝到:“驿丞何在?”之前给离歌他们办理手续的驿站的官员从屋子里走了出来,做了个揖:“原来是六扇门的大人到了,敢问几位大人可是要在这住一晚上?”为首那人说道:“不错,我们六大名捕奉皇命追捕那吃了熊心豹子胆的江洋大盗“千手魔君”,可惜不久前却在这两府交界处跟丢了贼人。如今人困马乏,却毫无消息,宛如没头的苍蝇,没奈何,只得来此地借宿一宿。”那驿丞道:“好说好说,还请诸位随小人来。”

正好此时老妈妈也从驿舍中走了出来,离歌好奇地问道:“柳妈,那个千手魔君是什么人物,居然要出动六扇门抓捕他?”老妈妈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小姐你不妨问问你父亲,老爷博才多学,也许知道也不一定。”离歌应了一声,就跑进驿舍找自己的便宜老爹去了。

“爹爹爹爹,你知道一个叫千手魔君的江洋大盗吗?”离歌一脸的八卦,看的离殇毛骨悚然:“咳咳,为父当然听说过千手魔君的名号,他不就是个小偷嘛,你提他作甚。”离歌嘟了嘟嘴:“刚才外面跑进来几个人,自称是六扇门的六大名捕,听说他们正在追捕千手魔君,想来这个小偷一定很厉害吧?”离殇哂笑了一声:“呵呵,不过是一个梁上君子罢了,有什么厉害的。不过这家伙很狂妄倒是真的,自称这天下就没有他不敢偷和偷不到的东西,最后却往往又被人家跟条狗似的撵。哎,可叹世人愚昧,竟然把他和千面公子相提并论,称作甚么千机双雄,就他也配?”离歌又好奇地问:“那千面公子又是谁?”离殇脸色一僵,淡淡道:“千面公子,是一个来历不明的神秘人,据说他能轻松易容成任何人的模样,即使是身材矮小的小孩,也可以通过他那神乎其神的易容术和缩骨功来假扮。没有人知道他真正的身份是什么,但江湖上却流传着千面公子的传说。”离殇捋了捋自己的淡淡的胡须,继续道:“而且有江湖传言说,千面公子与千手魔君乃是一门所出的师兄弟,是上古宗门千机门唯二的当代弟子,是以才被称作千机双雄。”离歌更加迷糊了:“上古宗门?千机门?这又是什么鬼?”离殇打了个哈哈,说道:“这为父一个小小书生又怎么知道,歌儿,时间不早了,早些睡吧。”

片刻后,离歌静悄悄地躺在床上,望着那一片被月光照亮的木质地板,心中久久不能平静。先不说那神秘的上古宗门千机门和千机双雄的传说,单是那六扇门的六大名捕给她的压迫感,就让她感到心悸。而且知道这么多消息的便宜老爹离殇,恐怕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书生。想到这里,离歌长叹了一口气——系统啊系统,这次巧遇六扇门的六大名捕,你又到底是想暗示些什么呢?毫无头绪的离歌干脆把头蒙进了被子里,沉沉地睡去了。

没过两天,车队果然来到了赣州的首府洪都城。“小姐,十几年前老奴就和你娘亲来过这洪都城,如今当真是物是人非啊。”老妈妈柳妈不无感叹地对离歌说道:“不过想来这儿的冰糖葫芦还是一样好吃,小姐,要不要老奴给你去买一串?离歌欢快地点点头:“好啊,麻烦你了。”毕竟自己从小到大,还没有吃过冰糖葫芦的说。记得自己吃过最好吃的食物,还属那时阿影喂给自己吃的的凉丝丝的冰激凌,入口即化,真的好好吃。

什么,你问阿影是谁?离歌的思绪一下子回到了自己还是影杀的银牌杀手的那段时光,而阿影就是那时组织安排给自己的搭档。你可不要以为杀手都是冷酷酷单独行动的,大部分情况下杀手都是会互相配合来完成刺杀任务的。当时自己初出茅庐,年纪又小,还是一个实打实的新人杀手,组织上就派了阿影作为自己的搭档。阿影是一个比自己大了五六岁的少年,平时总是嘻嘻哈哈的,但是一旦到了任务中,他却又变得冷酷而狠厉,与平时仿佛判若两人。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好像特别喜欢欺负离歌,有事没事就揉离歌的小脑袋。两人曾经一起完成了一次又一次的刺杀任务,而在自己执行最后一次任务的时候,阿影貌似被组织分配了一个高难度任务,跑到米国去了,不知道他得知自己死去的消息,会不会为自己留下几滴鳄鱼的眼泪呢?

“小姐,这是冰糖葫芦,给你。”老妈妈从窗外传来的声音将离歌从回忆中唤醒,老妈妈那枯槁的手从窗外伸入,手里有一串晶莹剔透的红色冰糖葫芦。离歌从老妈妈的手中接过冰糖葫芦,轻轻地在上面咬了一口,只觉得一股酸酸甜甜的味道透过味蕾直通自己的心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