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苏雪儿的故事
  • 永夜离歌
  • 小呆狐
  • 2130字
  • 2020-08-02 10:40:32

反派可能话多,但不一定会死,反而会活的很滋润。随着离殇揭下他脸上的人皮面具,真相终于大白于此地。

“离殇”,或者说千机公子——吕子明,早在离歌进入剧本世界之前,就已经假死脱身,将真正的离殇李代桃僵,取而代之,而吕奕则是他的亲生独子。他的目标从一开始就是元山宝藏,这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他手中会有进入其中的信物,以及认出墙壁上的古文字了。

其实在天香楼那一次,的确有人下毒,而且幕后主使就是天香楼背后的势力。刚好他也为自己在明面上的身份受到威胁倾轧感到发愁,便将计就计,神不知鬼不觉地跳出了火坑,换了一个新的身份。

身为千机门的当代扛把子,吕子明自然对下毒这种宵小伎俩不陌生,再加上早有准备,他很轻易地就解了毒。

关于那个胎记也很简单,那是用特殊秘法染上去的印记,只要把自己身上的印记洗掉,再给一具体貌相似的尸体在相同部位染上同样的印记,就大功告成了,反正大火一烧,尸体都成焦炭了,谁还能认得出谁是谁啊。

反倒是吕奕和他的母亲,对自己父亲(丈夫)的真实身份并不了解。像吕奕到刚刚才得知父亲还在世,而且改头换面这个震惊消息。

虽然离歌已经习惯了受伤,但这一次不同,吕子明的这一剑即使没有直接命中她的心脏,但其附带的剑气却将重创了她的心脉,命在旦夕。

离歌眼前的两人渐渐模糊,吕奕似乎在对吕子明说些什么,但后者只是摇头:“元山宝藏干系重大,而且我说的太多了,不能留活口。”说完,拉着吕奕渐行渐远,只留下离歌躺在冰冷的地面上,意识开始走马灯似地划过以前的一幕幕记忆。

对了,我还有它,离歌哆嗦着从随身空间里取出了一只精致的小瓷瓶。完全没有力量去想更多,离歌用颤抖的手拔掉瓶塞,将里面的那滴精血一口吞服了下去,然后就彻底失去了知觉……

好热啊,我这是在哪里?离歌呻吟着醒来,只感觉好像身在火炉之中,并且还在不断地升温变热。不知道在烈火焚身的痛苦中咬牙煎熬了多久,突然,之前的酷热不再,反而令人感到温暖,离歌也睁开了一双剪水秋眸。

想起来了,我好像在执行暗杀任务的时候被炸死了,然后被主神投放到了一个叫做大燕的国家里,可是此时四周熟悉的景色却告诉自己,这分明是在自己的家中,难道之前发生的一切都是黄粱一梦?

“你醒了。”一道宛若天音的声音传进了离歌的耳朵。她循声望去,只见一个粉黛峨眉,头顶一对狐耳,身后生有九条雪白尾巴的宫装丽人正笑吟吟地看着她。

“这里是?”离歌总有种虚无缥缈的幻觉,而那宫装丽人又给了她一种莫名的亲切感,于是便开口询问道。

“这儿是你的精神世界,用专业的术语来说,就是你的识海。”宫装丽人的语气很轻松,但却把离歌惊到了。

“识海吗……”离歌喃喃道,有些不敢相信,这还是她第一次感受到如此神奇的力量。之前在元山秘窟中虽然也见识了不少,但显然比不上现在的情况让她震撼。

“那么,先自我介绍一下吧。”好像是看出了离歌的疑惑,宫装丽人微笑道:“我叫苏雪儿,如你所见,是一只九尾狐狸精。”

唉唉唉,活的九尾狐狸精,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诶。见离歌用好奇地目光打量着自己,苏雪儿不免有些尴尬:“咳咳,别看我现在这个样子,其实我已经死去无数年了,如今只是一道残留的意念罢了。想必你也猜到了,你吞下的那滴精血就来自于我。”

说到这里,她的表情严肃了起来:“能忍受住妖火焚心之苦,将其中的精华全部吸收,你确实很不错。另外,吞服了我的精血,从某种角度来讲,你就是我的后辈了。这一点,你承认吗?”

见大佬这么说,离歌当然是选择从心,点头如捣蒜。见此,大佬苏雪儿更加满意:“修行之人讲究因果,你既然承接了我的衣钵,就要了结我未完的因果……”

“额,是要给前辈你报仇吗?”离歌弱弱地问了一句。

“唔,虽然的确有仇,但指望你是指望不上了,你还是先听我讲一个故事吧。”宫装丽人,也就是苏雪儿缓缓讲述了起来:“上古洪荒之时,有一只小狐狸,吞吐日月精华,灵智自开。由于没有家族的传承,修炼到了瓶颈,迟迟未能更进一步。正巧此时截教教主通天道人在东海金鳌岛上立下道统,便不辞辛劳,千辛万苦,跋山涉水,来到东海拜师学艺。在那里,小狐狸成功拜入通天道人的门下,认识了许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他们一起餐霞饮露,炼气化神,直到……”

“因为阐教十二金仙犯下杀劫,三教共签封神榜。那阐教无耻之极,不顾两教师兄弟之情谊,肆意杀戮截教门人,最终逼的通天教主立下诛仙凶阵,却被那虚伪的四圣联手破之。通天教主自然不会善罢甘休,又动员全体教众,立下了万仙阵,欲为无辜惨死的弟子讨个公道。谁知那四圣再次以众凌寡,以大欺小,强破万仙阵。”

“这其中,那西方二圣最是可恶,强掳了三千师兄弟,美其名曰度化三千‘红尘客’。小狐狸此时法力大涨,神通高绝,也在这万仙阵之内,却抵挡不住西方教两位圣人的力量。好在它的法力比其他被掳的师兄弟强上不少,拼着自爆法宝,短暂脱离了两位圣人的控制。深知自己不可能逃出两位圣人的魔爪,小狐狸又自爆元神,将残余的意志附着在一滴心头精血上。”

“想必你也知道了,那只小狐狸就是我。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我能感觉到此方天地残破不堪,灵气消散,道法不显,所以我也不期望你能为我复仇,只是希望你能继承截教的教统,使其有教无类的理念流传于世。或许有一天,灵气复苏,我截教历经这么多年的苟延残喘后,也能再次兴旺。”

被苏雪儿这么一说,离歌顿时感到自己任重而道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