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藏宝密室
  • 永夜离歌
  • 小呆狐
  • 2069字
  • 2020-08-01 08:41:09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在一个架子的后面,三人发现了一条新的通道。离歌和吕奕对视了一眼,簇拥着离殇双双走了进去。

行不过片刻,便到了出口,那是一个比之前石室更大得多的宽敞石厅。很难想象是什么人一点一点将它开凿出来,如果它是不是人工开凿的话,离歌就只能赞叹一句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了。

石厅里,不仅有刚刚来到的离歌三人,大燕四王子一伙和道士们早就在大厅里待了有一会儿了。石厅的四周墙壁上都刻着一些离歌看不懂的上古文字,他们就在兴致勃勃地研究这个,以试图找到真正的宝藏。

没错,元山宝藏的传说如此神秘,动用大量人力物力才找到这里,要是只有这点东西,那也太虎头蛇尾了。像刚才离歌找到的战利品,除了那滴未知精血,其他的物品虽然珍贵,但对四王子这样的人来说也并不少见。这么寒碜的收获,简直就是对他们的侮辱。

之后又陆陆续续不停地有人从突然出现的石门中走了出来,看来进入天地人三条匝道的寻宝者最后都会进入这个大厅,离歌在心中暗想道。一时间,大厅里人声鼎沸,吵吵闹闹地好似来到了菜市场。

“安静,安静!”最终还是大燕四王子凭借着威势将局面稳定了下来:“都安静下来,吵什么吵。另外,有哪位先生能破解这墙壁上的神秘文字,事后本王重重有赏。”

有赏?还不如之后多拿点好东西,这遗迹里的宝物肯定比他劳什子大燕四王子的犒赏值钱多了。

不过话说回来,连大燕四王子这样手下能人众多的势力都不认识这些神秘的上古文字,真的会有其他人能辨认出来吗?

仿佛是老天爷看离歌不顺眼,她的便宜老爹再次站了出来,表示自己在一本古书上看到过这种文字,将离歌的脸打的啪啪响。她也不禁生出了一丝怀疑,怎么离殇刚好有信物,并且就正好来到了竹城县,还识的别人都不认识的古文字,莫非全是系统的安排?

不过考虑到离殇是自己在这个世界里扮演的角色的父亲,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离歌想到这里,不由自主地点点头,放下了躁动不安的心。

没过多久,离殇就将那些古文字破译了七七八八:“唔,上面的文字我也不是全部认识,但可以推测出它大概的意思。”说着,离殇指了指石厅一角祭坛状的物体,上面供奉着一尊青铜鼎。这刻画着山川草木,鸟兽虫鱼的青铜鼎之前不是没有人去探查,但却琢磨不出个所以然来。青铜鼎沉重,也无法移动,生了根似的立在祭坛上。

“根据那些上古文字的叙述,需要祭祀三头人牲献给青铜鼎,然后隐藏的密道就会出现。”真难为自家的便宜老爹分辨出这些鬼画符,不过人牲是什么鬼,这又不是奴隶制社会。

此话一出,原本平静下来了的大厅中,嚷嚷声此起彼伏,谁也不希望自己成为那个被献祭的倒霉鬼。更有甚者,刀剑相向。离歌心中不由得暗怕,如果自己偷偷混进来,说不得就被发现变成祭品了。

在三个倒霉蛋流干最后一滴血液后,吸饱了鲜血的青铜鼎散发出诡异的黯红色光芒。一颗妖异的血色小球从鼎内升起,然后撞向墙壁上某个隐藏的法阵。

伴随着轰隆隆的巨响,滚滚烟尘遮住了众人的视线。待得烟尘散去,一个大小完全不逊色于石厅的藏宝密室时隔千年第一次出现在一众凡人的面前,里面珠光闪闪,宝气氤氲,不是早已散佚的珍贵秘籍,就是吹毛断发,寒光凛冽的神兵利器,还有各种效用不明的丹药,以及许许多多不知道用途,千奇百怪的材料。

霎时间,在场的众人一个个双眼发红,你争我抢地涌入了藏宝密室。“我们也赶紧跟上吧。”离殇对着离歌和吕奕打了声招呼,同样快速地进入了藏宝密室,完全不像个羸弱的读书人。

不知为何,离歌对那金碧辉煌的藏宝密室并不感冒,她总有一种如芒在背的危险的感觉。想到自己的主线任务全部完成,而且得到了未知精血这样的宝物,离歌已经很满足了。勇猛精进固然是好事,但是过分的贪婪反而会成为惹祸之源。

见离歌这么说,离殇沉吟了几秒,道:“也好,那我就和吕奕小子先进去了。”离歌很想劝说两人也不要进去,毕竟相处了这么久,总归还是有些担心的。不过看着两人跃跃欲试的神情,也不好再三拦住,只能送上自己的祝福:“你们万事小心,保命为上。”

在除了离歌外的所有人进入藏宝密室后,一道千斤闸突然落下,将藏宝密室隔绝了起来。离歌在闸门外,耳听得隐隐约约的厮杀声,等的心焦。

过了不知多久,石质闸门突然再次打开。离歌后退了十数步,紧张地注视着,假如出来的人中没有离殇和吕奕,她也好第一时间逃跑。很快,两个伤痕累累的熟悉身影从闸门后走了出来,正是离殇和吕奕。

“咦,其他人呢?”闻到浓重的血腥味,离歌有种不好的猜想。离殇慢慢地走到她身前,让她不由得又往后退了几步:“他们都死了,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还是赶紧出去吧。”离歌总有种不真实的感觉,这么多势力,这么多好手,居然全灭在藏宝密室内?而且还有大燕四王子之类的强势人物,身上保命的宝物肯定不少,居然也在里面折戟沉沙?

就算他们是自相残杀,最后剩下的人刚好是自己的便宜老爹和吕奕,这是不是也太巧了一点……

离歌刚想说什么,就感觉到一股致命的危机从离殇的方向传来。她下意识地闪避,却还是被一剑穿胸,只是勉强避开了心脏的要害。离歌不敢置信地看着出剑的离殇,他正淡漠地擦拭着宝剑上的血迹,而吕奕也在一旁低头不去看她。

“为什么……”离歌嘶哑的声音有气无力,不断有血沫从她的樱桃小口中涌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