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
  • 永夜离歌
  • 小呆狐
  • 2042字
  • 2021-06-01 17:56:36

【主线任务3——元山宝藏】

任务说明:经过努力探索,你终于发现了元山宝藏的秘密。空入宝山而不取,岂是智者所为,轮回者必须进入元山宝藏并获得至少一件宝物

离歌看着脑海中的主线任务,微微皱起了眉头。

打开宝藏门扉其实并非难事,既然各大势力能发现元山宝藏的所在地,那么找到作为钥匙的三件信物自然也在情理之中。距离找到宝藏所在地没过多久,就有一个老道士和大燕皇室的四王子出现,他们分别取出了虎符和八卦图,正好与锁孔严丝合缝,绽放出无量光华,只差那只翡翠玉珏,就能打开大门了。

离歌真正烦恼的是,怎么混进宝库内部。即使是宝藏,也有穷尽之时,里面的宝物数量是有限的,而外面却有这么多势力虎视眈眈。像离歌这样势单力孤的人,肯定不是那些大势力的对手。到时候他们把门一堵,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自己主线任务岂不就要失败,自己也要被抹杀了?

想了想,离歌决定,偷天换日,鱼目混珠,实行掉包计,偷偷进入宝库内部。可问题又来了,这些势力的手下基本上都是男的,自己一个女生混进去,很容易就会被发现。

左思右想,不得其解。就在这时,翡翠玉珏的持有者出现了。他的出现,惊掉了一地眼球,离歌表示万万没想到,这个人,竟然是她的便宜老爹——离殇!莫非这是剧情的安排?离歌总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感觉好像有哪里不对劲。不过……算了,能挂靠在便宜父亲名下进宝库就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以自己的实力,没什么好怕的。

“父亲大人,你说这块翡翠玉珏,是我母亲嫁过来时带来的嫁妆?”离歌这个吃瓜群众适时摆出了震惊的表情。

“嗯,就是这样,我也没想到它居然会是一把打开宝藏大门的钥匙。而且我刚好调到此地做知县,只能说,冥冥中自有天意吧。”离殇捋着自己胡须,说道。

很快,各方势力就达成了协议。在贪婪之心的推动下,元山宝藏的大门轰然开启。长长的甬道仿佛巨兽漆黑的大口,想要吞噬一切敢于进入宝库内部的人类。

大燕四王子带着他的手下第一个进入甬道,没办法,就算现在天下不大太平,该给皇室的尊重还是要给的。那群道士们第二批进入,很快也不见了踪影。接下来,就轮到离殇一行了,离歌可是千缠百磨,这才得到离殇的同意,取得了进入宝库的资格的。另外,不知道出于什么考量,离殇把吕奕也带上了。

甬道两旁,点着终年不熄的火炬,行不过百步,前面分出了三道岔道,分别立着天地人三块匾额。

“从地上的脚印看,前面两拨人应该是进入了天和地两道岔路口,要不我们就进剩下的‘人’岔路口吧。”吕奕建议道。从稳妥方面来看,他的想法不无道理,但是离歌既然选择了噩梦难度,那就绝对不甘心只是品尝区区残渣。额,虽然也算不上残羹剩饭,可有更好的宝物,为什么不去追求呢?

时不待人,最后离殇果断拍板,决定进入天字号岔路。不知道走了多久,前方突然出现了一道石门,上面刻着一行文字。离歌上前仔细一瞧,原来是一道谜题。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何哉?

这句话出自老子的道德经第七十七章,全文如下:

天之道,其犹张弓欤?

高者抑之,下者举之;有余者损之,不足者补之。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

人之道则不然,损不足以奉有余。

孰能有余以奉天下,唯有道者。

是以圣人为而不恃,功成而不处,其不欲见贤邪。

翻译过来大约是这样的:自然的规律,不是很像张弓射箭吗?弦拉高了就把它压低一些,低了就把它举高一些,拉得过满了就把它放松一些,拉得不足了就把它补充一些。自然的规律,是减少有余的补给不足的。可是社会的法则却不是这样,要减少不足的,来奉献给有余的人。那么,谁能够减少有余的,以补给天下人的不足呢?只有有道的人才可以做到。因此,有道的圣人这才有所作为而不占有,有所成就而不居功。他是不愿意显示自己的贤能。

离歌虽然不是很了解,但也听过这句道家名言,当即开口道:“天道是自然万物运行的规律,它保持着一种微妙的平衡,来保证整个世界的稳定。我们要友爱万物,欣欣向荣。”

随着离歌话音落下,石门倏忽间化作齑粉,洋洋洒洒,飘落在地,露出后面的一方石室来。离歌并没有猴急地冲进去,毕竟现在做主的是离殇,此外也有她自己的一些小心思从中作祟——万一有什么变故,也有人挡枪。

好在并没有危险出现,一踏进石室,离歌就感到好像有什么在召唤自己,这种感觉十分奇妙,玄之又玄。她凝神望去,却原来是一个小瓷瓶,正稳稳地安放在一旁的架子上。

【未知精血】

类型:血脉类道具

品质:传说(残)

使用方法:口服

是否可带出剧本:是

注:直接口服时具有相当大的危险性,建议配合其他药物服用

这,竟然是传说级别的宝物!离歌幸福地快要晕厥过去了,她不动声色地将小瓷瓶收进了自己的随身空间。余下的一些东西虽好,但比起这未知精血来差了不止一两筹,更重要的是,那些东西都无法带出剧本。

虽然无法带出剧本,但为了不引起离殇和吕奕的怀疑,她还是将石室狠狠搜刮了一遍,得了不少书画古董。

“你们发现了吗,我们身后来时的通道不见了。”身上背着大包小包的离殇突然说道。离歌往后一看,果然,原本大门所在的地方如今变成了一堵厚实的墙壁。

“不会吧,我们出不去了?”吕奕用佩剑捅了捅墙壁,但这墙壁仿佛精钢铸就,长剑在上面连一道划痕都没留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