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鬼狐迷踪
  • 永夜离歌
  • 小呆狐
  • 2121字
  • 2020-06-24 22:53:09

天地造化钟神秀,虎踞龙盘气自生。

饿虎扑食杀意重,孽龙闹海铁索横。

金乌衔来腊梅瓣,盗骊踏影长嘶风。

要问遗宝何处藏,有缘相见即相逢。

广撒棋子,果然有所收获。这不,离歌也得到了石壁上刻着的藏宝诗。不过既然是藏宝诗,自然不会这么简单就让人堪破。

先来看前两句,它大概是说,宝藏的所在是一个钟灵毓秀、精华荟萃之地。再看第二句,除了承接上句,离歌是真的看不出什么关窍来,这跟藏宝地点有个蛋的关系?!

倒是后面两句离歌能看懂些,第四句大白话不说,第三句里的金乌指的是太阳,盗骊是宝马的一种,而腊梅则是在冬天开放,结合踏影两字,离歌若有所悟。

没等离歌更进一步,参详出什么来,一桩突如其来的无头公案就打破了竹城县暂时的宁静。

十月三日,黄家村村正来报,村中一男童戌时外出,一夜未归。几天后,黄家村的一个村民在村子三里地外的田野里发现了男童四分五裂的尸体,周围还有疑似狐狸脚印的痕迹残留。之后,男童的父亲带着几个亲朋好友外出查探根源,结果也在一个晚上影踪全无,至今仍未有消息。

离歌逐字逐句地仔细阅读着这卷案牍,突然想起了主线任务,里面的鬼狐指的该不会就是这件事吧?看来自己少不得要掺和这件案子。

还没等她想好具体的行动章程,吕奕那边传来了新的消息。

“天香楼背后的主人是大燕的七王子?”离歌不敢置信地再三确认道。不至于吧,这么一个宝藏,连皇室都牵扯出来了?难道这也是噩梦难度的锅?

“阿离,你说,我父亲的死,会不会跟七王子有关?”吕奕说这话时,脸上满是迷茫之色。毕竟儒家讲究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天地君亲师;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臣下如何能与君上作对。

离歌也把这段时间来她的所见所闻告诉了吕奕,包括她怀疑这几件事都与元山宝藏有关的推断。

“嗯,你说的确实有点道理,莫非七王子也贪图这元山宝藏?”吕奕有些疑惑,在他看来,皇室富有天下,坐拥锦绣江山,难道还缺区区身外之物。离歌眨了眨好看的眸子,道:“现在大燕内外交困,急需财富补充元气,而且元山宝藏也不止金银那么简单,据说里面有长生之秘。”

“长生?不过谣传耳。前朝大正帝,文治武功,威名赫赫,立下不世功勋。他晚年的时候,五次三番派遣方士寻找长生之法,但结果呢?完全没有任何收获,最终还是在古稀之年撒手人寰。”吕奕对此嗤之以鼻。

不过他还是同意和离歌前去黄家村一探究竟,试图证明所谓的鬼神之说都是虚妄。

黄家村,位于竹城县外一个小山坳里,村民世代以耕田织布为生。当离歌和吕奕两人来到这里时,正值最后一季水稻收割,一片农忙景象。

“我们先找村正了解一下具体的情况,然后再到现场去调查吧。”离歌提议道。这也是老成持重之言,吕奕自然不会反对。

黄家村村正是一个须发皆白的皓首老翁,名叫黄阆。他热情地将离歌二人引进了村中,陪着笑道:“不知两位上使到来,失敬,失敬。小老儿这里有陈茶三斤,还请两位贵客慢用。”

三人按主次坐定,离歌率先开口道:“黄老丈,我们来这儿的目的想必您也清楚,可以跟我们详细谈谈事情的经过吗?”

“唉,说来话长,死去的男童名叫黄小川。其实我们黄家村姓黄的人家祖上大多有些血缘关系,见了面,这黄小川还得叫我一声三太爷爷,可惜啊,却是糟了那畜生的毒手……”村正悲痛万分地叙述道。

“哦,此事难道不是人为么?”村正刚讲完,吕奕就开启了怼人模式。黄阆摇了摇头:“此事若是人为,那地上的狐狸脚印又怎么解释?再者,小川一人死的蹊跷也就算了,其他几个成年的大活人消失不见,连一丝消息也没有传出,莫非也是人为不成?”

“这。”吕奕有心反驳,却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只是嘴硬着道:“你带我们去发现尸体的地里一观再说吧。”黄阆叹了口气,起身道:“也好,两位请随我来。”

一路上,遇见的村民都向黄阆打招呼,可见他平素在村中人望还不错。只是这些村民的脸上,明显带有一丝愁容。对生活在偏僻角落的他们而言,一下子失踪了这么多壮年劳动力,影响还是颇大的。而且谁也不知道,会不会出现新的受害者,这才是最令人担忧的一点。

对于离歌和吕奕的到来,村民们态度不一。有些年轻人认为可以依靠他们为死者讨个公道,年长一些的却正好相反,觉得他们是不祥的外来者,会得罪鬼狐大人,给村子带来更大的厄运。

村民的想法暂且不提,却说离歌三人走着走着,来到了一片杂草丛生的田地里。“这块地是村里冯三财家的,自从他儿子外出闯荡杳无音信后,他天天以泪洗面,不久便与世长辞。他是个外乡来的,没有什么亲朋好友,所以这块地的归属在村中一直争论不下,无人耕种,就变成了现在这样一片荒废模样,小川的遗体就是在这里被发现的。”黄阆边走边解释道。

离歌仔细地看了看那所谓的鬼狐脚印,以及被血液染成浅褐色的土地,托腮道:“出血量较少,这里肯定不是案发的第一现场。至于狐狸的脚印,可能是被血腥味吸引过来的,毕竟尸块可以成为它们饱腹的食物。

“那些尸块现在在哪,能让我看一下吗?”离歌目视着黄阆问道。

“小川的遗体已经下葬了,而且那死状,很惨很吓人的,当时为他收尸的人都吐得差点几天吃不下饭。”黄阆回答道。

“那就算了。”离歌有点可惜,但很快又振作起来:“眼下线索有限,我们不如等到夜晚,亲自前去,解开谜团。”

黄阆把头摇的跟泼浪鼓似的,不愿前去:“小老儿我还想多活点日子,两位上使还是放过我吧。”

离歌转头看了一眼吕奕,只能靠他们自己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