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嫌疑犯——斧头帮?
  • 永夜离歌
  • 小呆狐
  • 2022字
  • 2020-05-27 17:38:29

都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离殇立刻派了几个伶俐的手下,前去搜集天香楼各人,尤其是王成龙的情报。但最后的结果都大同小异,种种迹象都表明,王成龙只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平民百姓。

倒是另一条小道消息引起了离歌的注意,那就是,天香楼似乎并不是掌柜薛寿的私人产业,他也只不过是一个高级一点的打工仔而已。而天香楼真正的东家,却隐藏在幕后对此不闻不问,非常可疑——假如真的有那么一个人存在的话。

在调查天香楼上下的同时,离殇也没有忘记悬赏缉拿那些劫狱的暴徒。有线人称,当天晚上的现场,有疑似斧头帮的帮众出现。如果消息属实,那情况就会麻烦许多。斧头帮人脉众多,神通广大,县衙人手有限,大多是些欺软怕硬之人,真打起来还不一定是他们的对手。

离歌冥思苦想,还是决定当一回孤胆英雄,绑架一个斧头帮的高层拷问一番。就算他不是主谋之人,想必也能问出些线索来。

兵马未动,情报先行,必要的事前踩点是不可或缺的。这一次因为更倾向于公事,所以离歌并没有叫上吕奕,而是独自一人行动。

斧头帮总舵的位置并不是一个秘密,就在城内的一片大庭院里,对外挂了个傅府的牌匾。说起来,这斧头帮总舵距离离歌暂住的县衙也不远。就在离歌化妆出门后不久,路还没走到一半,她突然看见了一群僧侣道士在路中央互相对峙。

离歌定睛看去,道士们羽冠青袍,手执拂尘,精神奕奕;与他们相对的那些大和尚们则是身穿袈裟,顶着一个个澄亮的大光头,紧握禅杖,寸步不让。

“对面的贼秃听着,我们没空跟你们玩文字游戏,这真武龟蛇纽印本就是我摘星观之物,被你们巧言诓去,还不速速还来。如若不然,定叫你们这些秃驴上西天面见你们的佛祖!“

“阿弥陀佛,施主此言差矣。“一个胖大和尚跳了出来:”这印玺是贫僧从你们摘星观弟子手中光明正大买过来的,怎得说是巧言诓去?我劝诸位道友还是停止这无意义的纠缠,免得有血光之灾。“

“哼,司马傲天之心,路人皆知。那颖正分明是你白鹿寺派入我观中的奸细,只为盗取宝物而来。若是尔等继续顽抗,不愿把东西交出来,贫道今日就只好替天行道,将你们这些佛门败类通通……“

还没等这个风神俊朗的道士说完,那胖大和尚就“咄“地一声呵斥道:”我观施主身具贪嗔痴三毒甚重,你可知,佛有慈悲度世,亦有金刚怒目耶?若是再不依不饶,恐怕有不忍言之事发生那。“

“要战便战,休要舌灿莲花!“道士一方争锋相对,不落下风。

眼看着群情激愤,双方之间的乱斗一触即发。好在领头的胖大和尚和英俊道士没有被怒火冲昏了头脑,在关键时刻安抚了各自的手下,避免了一场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发生的武装暴力冲突。

但双方显然是积怨已久,一味的压制迟早会造成更严重的反弹。这个时候,约斗就成了两边必然的选择。

后面的内容离歌就没有听见了,不过她倒是对这些奇怪的出家人很感兴趣。还记得在组织那会儿,有一种特制的香料,配上特殊犬种,效果不比高科技的电子追踪器差。可惜这香料和狗狗离歌一时半会都找不到,不然的话就可以在这些僧道身上试一试效果了。

路上的插曲暂且不说,且说离歌来到斧头帮的总舵外,不由得心惊。根据她丰富的经验来看,这街上人来人往,至少有十几个贩夫走卒是乔装打扮的暗探。而且,更奇怪的是,这些家伙似乎还不是一伙的,至少也分成了两拨。

难道除了我之外还有人在监视斧头帮?离歌镇定自若地从傅府门前经过,同时用余光打量着这座府邸的建筑结构,一边想道。可他们的目的又是什么呢?离歌思索着,渐渐走远。

当天亥时三刻,早就做好准备的离歌从床上爬起,穿上夜行衣,偷偷溜出了县衙大宅。

夜色深沉,繁星漫天,月黑风高,正是杀人放火的好时机。不过离歌今晚上要做的是绑架,而不是大杀四方。悄悄地进村,打枪的不要。

小心避开某些不怀好意者的眼线,离歌从一偏僻处翻过了围墙,进入了令竹城县人闻风丧胆的斧头帮的总舵。

根据离歌事先做的调查显示,斧头帮的帮主以及他的一些心腹亲信都住在这座傅府之内。而离歌的目标,就是找一个知道的多,但地位相对一般的高层帮会骨干。

离歌第一件事就是隐藏起自己的身形并打量四周。此刻,她所在的地方,应该是府内的花园,一片漆黑,人影全无,只有寒蝉凄切,溪水潺潺。

循着路径而行,离歌很快就找到了这座府邸的住宿区。斧头帮帮主的主宅离歌是肯定不会去的,那里戒备森严,有好几个帮众手执火把绕着房屋四处巡逻,而且自己也不一定是那个帮主的对手。更何况,自己本来就没准备绑他。

在像幽灵般游弋了许久之后,离歌终于锁定了目标。用舌头舔破窗棂纸,离歌可以模糊地看到一个中年男子正躺在床榻之上酣睡,就决定是你了!

离歌从口袋里取出特意为这次行动准备的简易木筒,伸进洞中。不多时,木筒里的自制迷香就挥发地差不多了。在确定迷烟散去后,离歌打开房门,悄无声息地摸了进去。

将中了迷香的中年男子扛起,离歌借着月光细细打量,这男人生着一嘴胡茬,长得还算英俊,但脸上的那几道有深有浅的伤疤却破坏了整张脸的协调感。仔细一闻,还能闻到一股淡淡的酒气,这真是天助我也啊。

“走咯。”离歌展颜一笑,带着中年男人如鬼魅般消失在了沉沉夜色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