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开棺验尸
  • 永夜离歌
  • 小呆狐
  • 2152字
  • 2020-05-19 13:18:26

然而一连数天过去,却没有那两伙暴徒的丝毫踪迹。无奈何,只得按照原先的安排,给前任县令开棺验尸。

在离殇等竹城县大小官员,以及十来个百姓的注视下,几个力士手持铁揪,吭哧吭哧地铲个不停。没过多久,其中一个力士忽然停了下来,大概是挖到了棺木。很快,一只柏木制成的棺材再次重见天日。

推开棺盖,一股淡淡的焦糊味从里面传了出来,一具黑糊糊的人形事物就横躺在棉絮之中。

“呕……”有些围观的群众感觉有些恶心不适,但仵作杜常面色不改,上前开始自己的本职工作。与此同时,离歌也在仔细打量着这具焦尸。尸体的表层严重碳化,但以离歌的眼力,可以看出并没有外伤。

杜常戴着一副不知道什么材料制成的手套,将手伸入尸体大张着的口腔,摩挲了一番后,言道:“死者口中有烟灰凝结,说明其直接死因的确是火灾。”然后又从尸体上截取了一段骨骼,认真地开始研究起来。

杜常的验尸工具很多,银针只是最常见的一种,其他还有银牌、皂荚水、红伞、醋、葱、川椒、食盐(你确定你不是个厨师?)等,让离歌大开眼界。

片刻之后,杜常面色凝重地在离殇耳边低语了几句,离歌就心知不好。果不其然,离殇听后面色大变,急匆匆地带着众人返回县衙。

虽然离歌因为是女子不能参与这等机密要事的讨论,但吕奕回来后把自己的见闻都告诉了她。前任县令吕子明之死非是天灾,实乃人祸!死者所饮之酒中,被奸人放入了某种会令人致幻昏迷的药物,因此才被大火活活烧死,没能逃出酒楼。

“给我查,尤其是天香楼的掌柜和伙计,一个也别放过,统统押进监牢!”离殇对着一帮衙役喝令道。毕竟县令好歹名列七品,再加上他的亲信手下也都是在仕的官员,他们同时死亡,关系甚大,离殇如此慎重也不足为奇。只是可怜天香楼上下,前不久才刚领了赏钱,这回就一起身陷囹圄。

“青天大老爷,小的冤枉啊!”衙役们的效率还是很高的,很快就把一干人犯抓捕了起来。他们有的哭天喊地,有的叫屈连连,还有的呆愣当场,不发一言。

“嘟,下面为首者,可是天香楼掌柜薛寿?”离殇坐在高堂上俯视着天香楼众人。

“正是小人。”胖掌柜额头冷汗涔涔,压低了脑袋。

“你是如何故意纵火,又是如何在前任县令的酒中下毒,还不从实招来!”离殇一拍惊堂木,不怒自威。

“县尊老爷,这大火真的不关小人的事啊,您见有谁把自家产业烧个精光的,小人是万万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的”薛寿不停地叩首求饶,尽力想要把自己从这件事中摘出去。

但离殇显然不这么认为:“第一,这参兑了迷幻药物的酒水是你们端上去的没错吧?”薛寿犹豫了一下,没有否认。“第二,大火刚刚烧起,还未蔓延开来的时候,你们之中竟然没有一个人通知二楼的客人,我是否可以理解成,你们是有心的呢?”离殇咄咄逼人,眼神阴翳。

听离殇这么一说,薛掌柜肥胖的身体顿时颤抖的更厉害了,隶属于天香楼的其他人也两股战栗。倒是之前给离歌提供情报的店小二说话了:“禀大人,那时节,祝融作祟,人人惊惶失措,一时间忘了二楼的贵客,也是情有可原吧?至于酒中有毒之事,草民们确实不知缘故,还望大人明鉴。”

见天香楼众人百般否认,离殇抚须而叹:“看来你们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来人啊,给我用板子狠狠地打,我就不信这群贼人不招!”

伴随着一阵阵鬼哭狼嚎的惨叫声,离歌的心中也满是疑惑,这毒到底是谁下的?他跟前任县令吕子明究竟有何仇怨?天香楼众人是知情人还是无辜者?这件事又是否跟那宝藏的传言有关系?

一番严刑拷打后,县衙公堂前趴了一地的人,但偏偏没人招供。这要么就是真的清白,要么就是包藏祸心,所图甚大。但离歌潜意识里认定这些人中定有凶手,不为什么,只是她的直觉罢了。

想想也是,天香楼作为县里最大的酒楼,不可能只招待官员。当天晚上,肯定有其他人也在天香楼中喝酒,他们没事,而县令和他的手下却全中招了,这要不是酒楼的工作人员在里面动了手脚,更无他解。

想到这,离歌站起身来,看着天香楼众人道:“小女子冒昧,有几个问题想问问各位。”

“嘶,女公子请说,在下定然如实相告。”薛掌柜呻吟着道。饶是他皮糙肉厚,也被打得奄奄一息,不过和其他人比起来,这还算好的,毕竟众所周知,脂肪有减震功能。

见便宜老爹没有反对,离歌樱唇轻启:“好,那我就来问问你,那天晚上,给吕伯父等县中官员送酒送菜的伙计是谁。”

“额。”在所有旁听者的注视下,薛掌柜露出遗憾的神情:“这个,时间过去太长,小的有些记不清了,依稀记得好像是王成龙来着。”离歌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却还是之前替薛掌柜答话的那个店小二,原来他的名字叫王成龙。

“的确是草民送的酒菜,但草民也不知道这酒水中何时被下了毒啊。”王成龙大呼冤枉。离歌也学过一点心理学,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这王成龙眼神清澈,似乎并未说谎。但也有可能是他老谋深算,城府极深。

那么,就可以联想到以下三种假设。第一,王成龙是下毒的凶手,他在狡辩;第二,下毒者另有他人,但王成龙知情不报;第三,下毒者另有他人且和王成龙压根无关。

先来看第一种可能,王成龙确实有作案的时间和机会,但他的作案动机又是什么?这个还需要进行进一步的调查。再看第二种可能,如果这个推测被证实的话,那这次火灾就必然是有组织有预谋的一次恐怖活动,说不定会危及离歌自身。而最后一种可能么,离歌暂时也不能排除,有些时候下毒的方式真的是千奇百怪,花样迭出,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们做不到的,或许跟这个端酒送菜的店小二真的没有关系也不一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