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抓获真凶
  • 永夜离歌
  • 小呆狐
  • 2136字
  • 2020-03-29 13:30:32

一直到最后,离歌也没能从店小二这里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这让她不由得感到一丝挫败。

“不必担心,还有其他几家客栈没问呢,接下来肯定能有所收获的。”吕奕见离歌有些沮丧,出言安慰道。“希望是这样吧……”离歌出师未捷,显得闷闷不乐:“毕竟死者被害是在二十天前了,没人注意到他也是正常的。”

果不其然,之后的那几家客栈也没能给出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就在两人一筹莫展之时,离歌却突然灵光一闪:“我们不是还有一个非常关键的地方没有问过吗?”吕奕顿时懵了一下:“还有哪?”离歌微微一笑,从嘴里吐出了三个字——天香楼。

是的,天香楼虽然毁于大火,但不可否认它的确是竹城县内人来人往最繁华之地。而且天香楼不仅包办酒宴,还经营旅舍业务,有不少供人休息的客房。或许在那场大火前,有人见到过死者也未可知。

正好四人手上就有天香楼掌柜的联系方式,事不宜迟,四人快马加鞭地赶了过去。天香楼的掌柜是一个年过四旬的中年胖子,他谄媚地陪着笑,脸上的肥肉一抖一抖的,莫名地有一种喜感。

本来离歌并不抱有多大希望的,但偏偏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这天香楼掌柜吩咐下去后没多久,就有几个幸存下来的伙计站了出来。

“是有那么一个穿蓝衫的江湖大汉曾经住在我们这儿,大火发生后也没来找我们要赔偿,我们当时也纳闷呢,不过也没多想,能少赔点总归是少赔点来的好,对吧?”被推出来做代表的店小二虽然年轻,但眉眼间却有几分沧桑感。

“哦,你们掌柜的应该也认识我们,吾乃是前任县令之子吕仲泽,这位乃是现任县令千金。不怕告诉你们实话,我们就是来查一桩命案的。那人姓甚名谁,你们如实招来,本少爷重重有赏。”

“仲泽哥,我们貌似没有多余的财物吧。”离歌揪过吕奕的耳朵小声道。

“嗳,这个可以找伯父用公款报销的嘛。”吕奕倒是对个中的业务熟悉得很。

在离歌四人的注视下,店小二如竹筒倒豆子般将自己所知尽皆说了出来:“那汉子姓朱,自称是蜀郡人士,但我听着却有几分江州口音,平时一根软索挂在腰间时刻不离身。我们最后一次看见他,是发生那场大火的两天前,他跟一个身高背影相差仿佛,但是满脸麻子的人一起外出。”

离歌还欲追问,那店小二突然又想起了什么似的,补充道:“对了,那个麻子脸身背一双大斧,看上去也有几分力气。”

“这么说来,死者应该就是被那个麻子脸所杀害的了。”吕奕低头沉思。离歌却摇了摇头,晃着葱白的手指道:“还有一种可能,是那个姓朱的汉子杀了麻子脸,将自己的衣物跟尸体做了交换。”

“哦,为什么?”吕奕和叔侄二人都看向离歌,想听她解释。

“很简单,仵作没有在尸体上发现明显致命伤痕,而他们两人,一个使得是斧,一个使得是软鞭,接下来就不用我细说了吧?”离歌扑闪着眼睛说道。

“嗯,假如凶器是斧头,那尸体必然残缺不全,毕竟斧头这玩意不像轻灵的剑,用斧头冲着脖颈横砍的人还是很少的。也就是说,有可能是姓朱的蓝衣江湖客用软鞭将麻子脸勒死,然后用死者的斧头将其首级斩下,将无头尸体用石头绑着沉入河中……”吕奕很快就明白了过来:“不过这也不能排除凶手是麻子脸的可能。”

离歌点点头:“既然找到了线索,还是赶紧去告诉我爹爹吧,只是时间过去了这么久,凶手有很大几率已经潜逃了。”

还好系统并没有过分难为离歌,离殇在得到线索的第二天,就从县城外的一个村庄里抓获了犯罪嫌疑人。审讯后,发现结果跟离歌的推理竟然丝毫不差。

凶手名叫朱兆海,江州荡梨县人,自小在外闯荡江湖,外号“一条蛇”。后来听说竹城县埋有宝藏,便和半途结识的江湖好汉罗半山一起同行。他口里的罗半山,就是那具无头尸体的主人麻子脸。

那天因为酒喝多了,两人之间因之前的一件小事起了龌龊,发生了几句口角。朱兆海酒劲上头,一怒之下,血溅五步,哦,用鞭子勒死是没血的。总之,两人内讧,最终朱兆海先下手为强,干掉了罗半山。等到酒醒之时,不免吓出了一身冷汗,于是就有了后来分尸沉塘的事情。

按理说,审案审到这里就该一切真相大白,水落石出了,可偏偏朱兆海死活不肯交代关于宝藏的事儿。离歌敢肯定,这个宝藏八成跟自己的最终主线有关,可用遍了各种刑罚,却审不出个所以然来,离殇只好宣布退堂。

离歌本来准备隔天就去秘密审问朱兆海,但意外发生了,就在当天夜里,一伙全副武装的暴徒突然袭击了县衙的监狱,并与另外一队来路不明的家伙相互火并了一番后,用各种引火之物在监狱放了一把大火,这才趁着夜色的掩护离开。

“该死的狂徒,竟然视王法于无物,公然劫狱,还杀害狱卒,烧死囚犯,简直是岂有此理!”离殇在得到消息的第一反应就是大发雷霆,怒不可遏。不过也是,好歹身为一县之主,被人这样欺上门来打脸,是可忍孰不可忍。

离歌因为职业本能,在闻到极淡的血腥味后便醒了过来,目睹了监狱火海滔天,里面囚犯痛苦惨嚎的景象。如果是克苏鲁神话,这铁定是要过san值检测的,但对离歌来说,洒洒水啦。

不知道为什么,离歌有种直觉,这群人恐怕是为了朱兆海而来。当然了,离歌并不认为他们是同伙,而是想要得到朱兆海口中的秘密。朱兆海在公堂上说是听闻有宝藏,所以来的竹城县,这些人应该也是如此。他们一方面不希望消息大规模泄露,一方面又根据朱兆海白天的表现,猜测他取得什么进展,所以组织了这次劫狱。不管怎么样,离歌可不认为朱兆海能活着再次兴风作浪。被榨干了价值的他,最后不过是再为这迷雾重重的小县城多添上一条冤魂罢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