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展开调查
  • 永夜离歌
  • 小呆狐
  • 2148字
  • 2020-03-28 20:13:08

通常在人死后,由于微生物的分解作用会产生大量的腐败气体,充满尸体的全身软组织,使其膨胀成为一个“小巨人”,在现代又被称为腐败巨人观现象。

而现在摆在县衙停尸房里的,就是那么一具令人作呕的无头尸体。离殇和杜仵作带着用绢布制成的简易防毒面具,正围着外观恐怖的尸体讨论着什么,而吕奕和离歌同样戴着面具,强忍住想要呕吐的欲望,在一边旁观。

“大人,由于尸体在水中浸泡腐烂加上鱼虾啃食,小的技薄学浅,无法分辨出其身上的致命伤在何处。不过依在下看,死者骨骼粗大,生前极有可能是习武之人,此事或许牵扯到江湖恩怨也不一定。”杜仵作又指了指尸体的手:“另外,死者双手手腕有明显的捆绑痕迹,却没有淤血,可见是死后遭人捆绑,目的应该是绑上石头使其沉尸水底。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绳子意外断开让尸体又浮上了水面。”

“不错,杜仵作你能从这么一具无头尸体上看出那么多确实有几分本事,如果能破了这桩无头悬案,你当居首功。”离殇满意地点了点头。

“不敢不敢,这都是大人您领导有方啊,哈哈。”杜仵作脸上的褶子都笑出来了,一副谄媚的模样。阿噗,我还以为你是那种正经的衙吏,没想到你居然是个马屁精。

其实在昨天见到尸体的那一刻,离歌就触发了关于这具无头尸体的支线任务。本来她对这个是没有什么信心的,但在看到越早破案就能让便宜父亲离殇在竹城县的声威越高的系统描述时,她最终还是接下了任务。

“既然如此,那就派人搜索河流上游,找到命案的第一现场。另外,虽然可能性不大,但还是要让人去县里的医馆询问一下线索,或许其中有人给死者生前做过炙疗也不一定。”离殇开始了调派。

这就给了离歌两个可能的探查方向,不过前者所花费的时间必然很长,后者则是踪迹渺渺。所以,离歌认为还应该从其他方面入手:“父亲,死者如果是江湖人士,想必是居无定所之辈,所以想要从炙疗留下的疤痕下手,怕是很难成功。女儿觉得,倒不如在附近的酒店旅馆上下功夫。”

“哦?仔细说说看。”离殇来了兴趣。

“像死者这样的江湖豪客,游荡四方漂泊不定,很可能不是竹城县的本地人,那么他八成会在某家客栈中落脚,只要派人去附近的客栈打听一番,或许就能有所收获。”

“说得好。”离殇满意地点点头:“不愧是我离殇的女儿,够聪明。”说完,他喊来了之前就在一旁候着的一队差役,然后指着为首的一人对离歌说道:“歌儿,既然你有心为我分忧,我也不能薄待与你。这位是竹城县的捕头王羌王大人,如果你有什么需要,不管是人手、钱物,还是第一手的进度信息,都可以管他要。”

“呵呵,小姐年纪虽小,但却胆识过人,实乃巾帼英雄,王某佩服。但凡小姐的要求,在下必定依理照办。”王羌态度恭敬,但离歌却感觉有种淡淡的疏离感。

说实话,离歌还挺同情这位王捕头的。按常理来说,像竹城县这样的小县城发生案件,一般更倾向于让本乡的村贤长老来进行裁决,真正用得上他的时候,相对来说都是出了大案子。但这座小县城偏偏不对劲,各种重案要案频出,连前任县老爷都死得不明不白,真是难为他这么个小人物了。

在和吕奕汇合后,离歌笑嘻嘻地取出了一块印有祥云边纹的令牌:“当当当当,这是调动捕快的信物,怎么样?有了它,我们之后的行动就方便多了。”事实上,这令牌除了能调动人手,同时也是身份的象征,相当于半个搜捕令。吕奕看着那块令牌,神态复杂,曾几何时,他也曾摩挲过这块铜铸的令牌,那冰凉的触感让他记忆犹新。

“大姐头,我们先从城里查起吧,毕竟竹城县的大部分客栈都坐落在县城内。”说话的是一个年级跟离歌差不多大的少年,他身旁还跟着一个中等身材,颌下三缕细髯的黑瘦男子。他们是一对叔侄,家里世代从事公门职务,也是离歌用令牌调来的两位捕快。

“你们是专业的,既然你们这么说,那就从城内开始查。”离歌一言而决,吕奕自然也没什么意见。

竹城县城不大,数来数去也就那么几家客栈,离歌四人乔装打扮了一番后,来到了第一家客栈。巧的是,这家客栈也是悦来集团旗下的产业。

“这位客官,您是要打尖呢?还是要住店?”一身布衣的店小二满面笑容地迎了上来,看向眼前的一主三仆。嗯,你没看错,就是一主三仆,为了降低自己的存在感,离歌出门的时候穿上了丫鬟装,也就是古代的女仆装,这也是向曹操老先生学习嘛。

(普及一下这个典故,曹操在受封魏王后,面见匈奴使者,他让谋臣崔琰假扮成魏王,而自己则拿着刀站在床头充当卫士。在与匈奴使者见面完毕后,曹操让间谍问这个使者:魏王这个人怎么样?匈奴使者说:魏王雅望非常,然床头捉刀人,此乃英雄也。意思是“魏王”风雅高尚,但床头那个拿着刀的人才是真英雄。曹操听说之后,就派人去追杀那个匈奴使者)

而那对叔侄则是分别扮作管家和小厮,跟在一袭白衣的吕奕身后。人靠衣装马靠鞍,吕奕本来就是官宦之后,身上自有一番气度,一番正装后,更是好一个翩翩浊世佳公子!

“咳咳。”吕奕假装咳嗽,离歌会意,当即上前对着店小二道:“是这样的,我家公子前段时间出门逛街,被一个身穿蓝色长衫的大汉冲撞,摔倒在地,一直到如今才痊愈。听说客栈酒馆之地消息灵通,如果你能给我家公子一些关于类似人物的消息,少不了你的好处。”

“额,我们这客栈每天人来人往,这穿蓝衣之人也有不少,不知你们要找的是哪一个?”店小二开口问道。

“那人身高约七尺二寸,乃是修炼外功的江湖人士,应该很好辨认才是。”离歌好言相对:“不知小哥可记起什么?”

店小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