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闯祸(一)
  • 武道龙吟
  • 犴翥
  • 4401字
  • 2018-09-29 12:19:38

飞雪葬花

人间情,谁人明。红颜劫,谁堪破。说甚么掌天下、定乾坤,拥你入怀,执子白头。都只是,水中月、镜中花,尘缘浮夸,一场梦……

帝国西部,紫山城。

此时已是深秋,满城枫叶尽红,层林尽染。

远远望去,紫山城犹如一朵在烈焰中盛开的花儿,娇艳而美丽,透露着一股浓浓的生机与活力。

街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小贩吆喝声此起彼伏,尽现一派繁荣景象。

在紫山城最繁华的街道,一座府第依山而建,似一只匍匐在地的巨兽,两扇大门高逾丈尺,两侧石柱雕刻之精美,令人赞叹。

匾额上书楷体镏金大字——李府。

银钩铁划,透露着沧桑与古意,门前装饰,殿宇楼阁,凸显一片恢弘之气。

“梦龙,梦龙……这孩子,又跑到哪里去了,真不叫人省心。”

一个衣着华贵的妇人从侧楼走出。

但见这妇人,头上斜插一支紫金飞凤簪,身上穿着窄袖紧身袄,外罩猩红袍,足蹬绣花靴,靴上织着一只金凤。

语气中一分薄怒,二分无奈,七分宠爱。

脚步轻快,盈盈而过。

“嗯,梦龙这孩子是有些贪玩了,不过爱玩乃小孩子天性,嫂嫂不必太在意。”

说话之人挽着妇人的胳膊,有说有笑,很是亲昵。

但见此人,一袭白衣胜雪,明眸皓齿,双目顾盼流离,熠熠生辉,步履轻盈,脚似不曾沾地一样,一看便知其功力深厚。

四周红枫掩映,她犹如白莲花般高贵,又似广寒仙子一般,不食人间烟火,清冷惊艳。

“嫂嫂,听说后园秋菊开得正盛,我们去看看吧。”

白衣女子轻摇妇人的胳膊,柔声说道。

妇人微微一笑,道:“好吧,看在你学艺辛苦,且久不在家的份上,今日,我便依了你。”

两人相互依偎,奔后园去了。

“李梦龙,你耍赖。”

一个约莫五、六岁,长得虎头虎脑的小男孩儿紧握拳头冲着另一个男孩大吼。

而那个被称作李梦龙的男孩却全无惧色,撇着嘴,一脸轻蔑地冷笑道:“哼,李良,你哪只眼睛见我耍赖了,沙包明明落在格子里,是你自己看不清楚。不信,你问他们。”

李梦龙指着边上围观的其他孩子说道。

其他孩子连忙附和。

“对呀,我也看到了,是沙包落在了格子里……”

“我也看到了……”

“我也……”

李梦龙得意地望着李良笑了笑,似乎对其他孩子的表现很满意。

此刻,他就像一只打了胜仗的大公鸡一般,耀武扬威,骄横跋扈。

“我……你……”

李良张了半天口却说不出一句话来,明显被气得不轻。

“呸,你爹不就是李家家主吗,有什么了不起,有种单挑,我让你一只手。”

李良忍无可忍,脸色煞白,指着李梦龙骂道。

李梦龙听罢,面色一沉,快步走到李良身前,二话不说,抬腿就是一脚,将李良踢翻在地,随即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李良捂着肚子躺在地上,拳头时紧时松,内心似乎在挣扎、犹豫。

过了一会儿,或许是打得累了,李梦龙直起身子,狠狠地朝李良身上吐了一口痰,继而大笑。

猖狂的笑声响彻山林,惊走了无数飞鸟。

然后,李梦龙冷冷地撇了一眼兀自在地上扭动的李良,嘴角上扬,掀起一抹嘲讽的弧度,冰冷猖狂的话语自他口中蹦出:“我爹是李苔,你能拿我怎么样!”

说罢,又是一脚重重地踢在李良的身上。

而后一招手,旁边围观的那十几个孩子便紧随其后,浩浩荡荡地向山下走去。

夕阳的余晖似流水般倾在山坡上,映的山坡如血般鲜艳。

归燕还巢。

只留下了一个浑身伤痕,眼含泪水,面色狰狞的小男孩。

李苔,李家家主。

紫山城中数一数二的高手,李家诺大家业,都是他一手所创,年纪不过三旬,便已有此成就,可谓惊才绝艳。

此刻,他正在前庭来回踱步,只见他眉头紧锁面色阴沉。

在他的左手边站着那位红袍妇人和白衣女子。

前庭正中站着面庞青肿的李良和一个身形佝偻的老年人。

“那个畜生又跑到哪去了!”

李苔猛地一拍桌子,冲着管家怒喊道。

管家明显被吓得不轻,哆哆嗦嗦地说:“少主...少主他...马上就回来,我已经...派人去...去找了...”

李苔冷哼一声,仍旧踱步。

此时红袍妇人缓缓走来,搂住李苔的胳膊,轻声问:“出什么事了?”

原来此人便是李苔的妻子,李梦龙的母亲——凤来仪。

而他身旁的白衣女子则是李梦龙的姑姑——冷幽玉。

“哼,那个畜生,居然敢仗着我在外狐假虎威,这不,把李总管的儿子李良给打了,李总管不依,便找到了我,要我给他评评理。这个逆子我今天非要好好地教训教训他。”

凤来仪听罢,秀眉一蹙,转过身来看着李总管。

只见李总管满脸的悲愤之色,直嚷嚷着要李苔给他做主。

而李良则站在李总管的身旁,却是低着头,一言不发,只是眼中寒芒时隐时现。

看到这里,凤来仪冷冷一笑,冲着李总管说道:“李总管,梦龙打了李良是梦龙不对,我在此替梦龙向您赔罪了,但小孩子天性好动,打打闹闹实数平常,您老又何必与小孩子一般见识呢?反倒显得您小家子气了。”

李总管听得出凤来仪话中的冷嘲热讽,语气顿时强硬了几分。

“夫人,难道少主是孩子,我家良儿就不是孩子了吗?凭什么少主打了我儿子,我们就要忍气吞声。想我李柱为李家辛劳了半辈子,跟随上任家主,鞍前马后,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没想到啊没想到,我李柱任劳任怨了一辈子,到头来连个讨理的地方都没有。老爷,您在天有灵,睁开眼看看吧,看看这李家……”

“够了!”

李苔见他越说越离谱,到最后竟连老家主都搬了出来,心中不免有些怒气。

“待梦龙回来,我自会与你讨还公道,休要在此聒噪!”

李柱心中一凛,也意识到自己说的有些过了,见状赶忙上前,神色恭敬地说道:“谨凭家主定夺!”

深秋时节的紫山城最是美丽,枫红如染。

城外成片的枫林,在金风的吹拂下,搔首弄姿。

远远望去,犹如红色波涛般起伏不定,波澜壮阔。

竟连途中飞鸟都被这奇景所吸引,落在枝头观赏,不知不觉竟看得有些痴了,如泥塑般一动不动。

汹涌的枫涛与痴醉的鸟儿,一动一静,相映成趣,如画般美丽。

透露着些许的神秘与迷离,却也别有一番风味。

李府后门,一个衣着朴素的老人正拿着扫把,弯腰慢慢地扫落在地上的枫叶,神情专注,仿佛在做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

李梦龙从后门探出头来,小心翼翼地向里面张望,见只有一位老人,便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忽然见是张老,又赶忙悄悄地跑过去,却不敢打扰他,只是坐在旁边的石凳上静静地看着张老。

李梦龙自恃眼高于顶,但凭心而论,在这李府,他只敬重两人,一位是他的姑姑,一位就是这看门的张老。

而李梦龙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敬重他,只是一种感觉,犹如晚辈对长辈,学生对师长那种天生的、发自内心的尊敬。

过了一会儿,张老似乎有所察觉,依旧是慢慢地抬起头来,就见李梦龙怔怔地盯着自己,便放下扫把,慢慢地向李梦龙走去。

张老微笑着,捋着胡须,笑呵呵地对李梦龙说道:“小少主,你怎么在这里,是找不到小孩子玩耍了,还是后山景致不好,勾不起您的兴致,觉得无聊,便来看我这糟老头子扫地了。哈哈……”

李梦龙回过神来,赶忙站起身,说道:“没有,我就是路过这里,见您在这儿扫地,便坐下来看看。哦,对了,张爷爷,你为什么扫地的时候直发呆啊?”

“啊,哈哈...”

张老苦笑了一下。

“唉,人老了,总是喜欢胡思乱想,脑子也不灵光,连小少主来了都没看见,还望小少主不要怪罪……”

“哎,没事,没事。”

李梦龙连连摆手。

“张爷爷,那你刚才在想什么?”

李梦龙瞪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好奇地问道。

“啊,呵呵,小少主,你且看这满树的枫叶,漂亮不漂亮?”

“漂亮,当然漂亮,我最喜欢这些枫叶了,红得似火,把他们拿在手里,就像真地拿着一团火一样,漂亮极了!”

李梦龙手舞足蹈地说着。

张老看着李梦龙兴奋的样子,微微一笑,眼中慈爱之色更浓。

“可是,不论它们有多么漂亮,却也只能红极一时,纵然在枝头极尽妖娆,最终还是会飘落,归于泥土,归于大地。这便如人,不论生前身份多么崇高,地位多么显赫,百年后也只是一捧黄土,随风飘散罢了。倒不如做个凡人,赤条条来去无牵挂,没有那么多的明争暗斗,没有那么多的尔虞我诈。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每天活得开心就好。这也不失为人生一大乐事啊。”

说罢,张老深深地看了李梦龙一眼,便拾起扫把,嘴中哼着不知名的小调,慢慢地去了。

只留下李梦龙一个人站在那里出神,眼中光芒闪动,似乎若有所思。

……

……

空旷的大厅中,透露着诡异的静谧,空气似乎都凝固了,直压得人喘不过气来,只有几道微弱的呼吸可闻。

“报……”

一个下人从外面慌慌张张地跑进来,打破了这积蓄已久的沉默。

众人都不由自主地松了一口气,像是压在心头上的大石头终于落了地,这才发觉,原来自己早已是一身冷汗。

“出什么事了?”

李苔威严的声音在大厅中响起,无形的威压外泄。

在场之人除了冷幽玉外皆是心头一震,原本已松弛的神经再度绷紧。

下人更是惶恐不安,连声音都带了几分颤抖。

“禀...禀家主...小...少主他...他回来了...”

听到这句话,李苔脸色涨红,周身罡气波动,衣襟鼓荡,发出“噼啪”的声响。

空气似乎都有些扭曲,如水纹般波动,无形威压竟生生将坚硬的楠木桌子掀了起来。

威压向周遭扩散,又将跪在地上的下人掀了个跟头。

幸好冷幽玉及时出手,这才保住了屋内的其他陈设和众人无虞。

“快把这逆子带来见我!”

李苔威严的声音再一次响起,只不过这威严中却夹杂了浓浓的愤怒。

片刻后......

“我回来了...啊欠...”

一丝懒洋洋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一个面容英俊,一袭白衣的少年从门外慢慢地踱了进来,正是李梦龙。

只见他双手交叠置于脑后,目光骄狂,只用眼角余光撇了一眼李柱父子,嘴角泛起一丝冷笑。

然后看了看脸色铁青的李苔,撇了撇嘴,向厅内走去。

“逆子,你给我跪下!”

李苔浑身颤抖,双拳紧握,发出“嘎嘣嘣”的声响。

李梦龙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却高昂着头颅,执拗地没有跪下。

李苔见他没有动作,越发愤怒,大喊一声。

“逆子!”

李苔举起手掌便要打。

李梦龙眼中坚毅神色甚浓,硬是站着不动。

但见手掌离自己越来越近,且看力道也不弱,想想打在身上定是极疼的。

毕竟小孩子心性,在手掌即将拍到自己的一刹那,扑向了正急忙赶来阻止的凤来仪怀里,大叫一声。

“娘!”

声音中委屈撒娇意味甚浓,凤来仪宠溺地拍了拍李梦龙的头,柔声说道:“梦龙不怕,不怕,有娘在。”

李梦龙轻轻地点了点头。

凤来仪将他紧紧地护在身后。

李苔一掌拍空,先是一阵惊愕,而后勃然大怒,连声怒喝:“逆子!逆子!”

说着便又冲了过来,凤来仪一闪身挡住了李苔。

“夫人,你这是何意,快让开,让我教训教训这个畜生...”

“老爷,你干什么,梦龙还小,你把他吓坏了怎么办?梦龙可是李家的独苗啊,你舍得打他吗?”

凤来仪越说越委屈,泫然欲泣,梨花带雨。

“哼,此子今日若不严加管教,将来必惹事端,我这也是为了他好啊,夫人...”

李苔见夫人落泪,也有些心软,奈何李柱父子在场,只能向着公道不徇私情了。

“呜呜...我不管,你要是打梦龙,就先打死我吧...”

“唉,夫人,你这不是叫我为难吗?况且李总管就站在那里,不教训一下梦龙,不好向李总管交代啊...”

“哼,你堂堂李家家主,谁敢忤逆你,他一个小小的总管,何必给他面子...”

凤来仪低声说道。

“而且,若是老爷今天不过问此事,此后你的事我也不再管……”

说罢便退了下去。

李苔呆立原地,眉头时紧时松,可见其内心的纠结。

但在细细地权衡了一下利弊后,李苔重重地一跺脚,似做出了决定一般。

接着便猛然向厅外走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