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不速之客!
  • 逆天战王
  • 虾妖
  • 3839字
  • 2016-03-24 20:49:43

“啪!”

“咚咚!”

李默离开之后,书房里传来了一声猛烈地砸东西的声音。然后,便陷入了死一般的沉默。

良久,房间之内才闪起白名低沉的话语。“一个人是不是废物,不是别人说了就算的。一个人该不该死,也不是别人说了就算的。”

然后,房间又沉默了下去。

不知过了多久,白名又默默地长叹了一句:“最后一次,他终究还是死了,死了啊。那么多次都能诡异地不死的人,也被你们给折磨死了。”

少年就弯着身子,靠在了桌面之上,一动也不动。但是,在桌面之下,却是嘀嗒嘀嗒地滴下了一摊摊的血迹。那是指甲插入了掌心之中,割破了皮肉滴下来的血。

忽然,白名又把目光移到那‘道宫被毁,丹田被废’八个字上,第一次,白名觉得这几个字是那么的刺眼。又是那么地无奈。

“主人,都会好的。”

“呵呵,肯定会好的。”白名无所谓地答了一句,但眼神却又陷入了沉思。

因为,现在白名的确有些怕了。

他怕有一日,自己也会和那个白名一般,会莫名其妙地失掉所有的记忆,会忘掉自己之前的所有。

他怕会忘了那个世界,忘了那颗蔚蓝的星球。忘了那里的一切一切。

若是忘了,自己就真的没了,也就永远的消失了。

自己,也会不会和那个白名一般?最后默默地死去?

白名无法回答,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白名又沉默了,沉默了好久好久。

“我只是那个世界的白名,我担心这些干什么?这些事,全都是这个世界的白名的遭遇,与我有一毛钱的关系吗?我只是白名,另一个世界的白名。”

少年低沉的声音如此安慰着自己。

最后,白名将那卷宗收到了最为隐蔽的格子里,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和昨日作别一般。

但不知道是怎么了,白名总是忘不了那种情绪。

他想怒,又有点想哭,想要挣扎,他挣扎着不想死,也不想忘。

但最终,所有复杂的情绪,全都化成了摇头,摇头……

这,就是一个真实的世界。

等到白名整理好所有情绪再来到灵兽堂时,却是发现了一个不速之客匆匆走了进来。

白名急忙凝目望去,却是见门口有一个黑巾蒙着面之人,宽大的黑袍将自己整个人都遮住了。

“你是来取灵兽的还是寄养?”白名有些吃不准对方的来意,不过还是开口询问道。

那蒙着黑色蒙巾的黑衣人突然单手一招,顿时怀里青光一闪,就出现了一只的如同家猫一般的小巧红色灵兽出来,顿时,那黑衣人急声道:“这里,可是李氏灵兽堂?”

这声音,听起来有些冰冷,但却带上了一丝急切。

听到这话,曲儿急忙迎了上去,熟稔的娇声道:“这里正是李氏灵兽堂,小姐可是要寄养灵兽?”

那黑袍女子听完,黑色斗笠微微上扬,打量了白名和曲儿几眼之后,缓缓点了点头,然后又冷冷地道:“我要寄养灵兽,一共七日,一日五十枚金币。”

然后,她又冷冷地扫了白名和曲儿一眼,沉声道:“若是你能将此兽的伤势给治好,我有重赏。”然后,她顿了顿:“若是此兽在你们这儿出了什么问题,呵呵,你们就直接去死吧。”

本来,听到一日五十枚金币巨款的曲儿的身子微微一怔,眼睛都要泛起了花儿。但是,那女子的最后一句话,却是一脚将曲儿从天上踹到了地狱。

顿时,曲儿浑身又打了几个哆嗦:“这位小姐,你不能不讲理啊?要是你的灵兽本来就受了重伤,那也和我们灵兽堂没没……咕噜!”

只是,曲儿的话还没有说完,那黑袍女子再次一眼瞪了过来,冷冷地道:“我没空听你的解释,我只要结果。七日之后,我会来取灵兽!这里有足够的金币,你可以购买任何你需要的药材和灵药!”

黑衣女子的语气很硬,根本就没给白名和曲儿的反驳时间,放下了怀里的灵兽和黑色卡片之后,就转身匆匆转去,然后身后绿光一闪,便快速地消失在了街角处。

“咕噜!咕噜!是元,元气境的大人!”曲儿看到这一幕,顿时眼睛瞪得老大,浑身颤抖道。

曲儿急忙回头,朝着白名蠕蠕道:“姑,姑爷,这,怎么办?”

“你先进药堂去吧,我先看看它!”

白名听到这里,回了一句后急忙大踏着步子赶了过来,然后蹲了下去,仔细打量起瘫软在地上的那只灵兽。

曲儿十分乖巧地退了回去,她走得很急,而且还愁眉苦脸的。然后,她又从药堂中退了出来,匆匆地赶去了内堂之中,不知道想要做什么。

只见那灵兽虎爪猫耳,狸头狐尾。虽然综合了四种动物的体征,但此时还远远没有长开,显得虎头虎脑的,格外可爱。

而且,此兽全身皆是红红的皮毛,十分柔顺,显然是经常被人打理。

不过,此时的它半眯着眼,浑身瘫软,根本就提不起一丝的力气。

白名的眼光从它的头部一直扫到尾,细细地观察了一阵之后,除了在它的爪子根部发现了一两个极小的伤口之外,竟是没有受到丝毫的其余伤势。

“主人,此兽因长时间的奔袭,导致体内灵力耗尽,腿骨碎裂。另外,此兽体内的心跳迟缓,就连兽丹亦然产生一丝丝的裂痕,有萎缩之像,除了罕见的天才地宝之外,药石无医。是否选择用医徒点对其医治?”白名刚好打量完毕,医徒系统的医灵便传出来一阵阵的提示音。

“需要消耗多少医徒点??”白名心里急速问道。

“回禀主人,初步估计,主人目前所有医徒点耗尽,仅仅能够保住它的命,若要其恢复全部伤势,需要一百五十点医徒点尚可!要其恢复实力修复兽丹,更是要500点医徒点之多。除此之外还需要药方的辅助!不然,此兽必死。”医灵不冷不淡的声音又传了出来。

“什么?”白名不禁吓了一大跳。

自己这累了几个时辰,也不过赚取了不到两点的医徒点!加上之前的剩余,也不过仅仅六点多而已。

但是,要治愈这灵兽的伤势,竟然是需要整整一百五十多点的医徒点。

这就代表,白名就算每天都累死累活一整天,至少也要花费大半个月才能够挣回来。

只是,自己若是一旦消耗了医徒点,自己的实力不是也要也要相应地降下来?

“主人,是否选择使用医徒点对其医治?”医灵丝毫感受不到白名的情绪,淡淡道。

“医治!”白名的这两个字都是咬出来的,说完之后,白名的脸皮都肉疼地跳动了几下,然后再次闪过一阵阵心疼的抽搐。

要知道,淬体九层就有四千八百斤的力量,而元气期的强者,那力量肯定不是自己能够承受得了的。

经过了昨日李剑的事件,白名可不认为这女人会和自己讲什么道理,而自己一旦被其秒杀,那可就真的玩完了!

并且,还要在三日之后去李家。

慢慢的,白名不得不让自己明白,在这个操蛋的实力为尊的世界,弱,本身就是一种原罪。

随着白名的声音落下,医徒点转化为一阵阵清凉的力量透过自己的手心传入到那小兽的体内,缓缓地对其修复了起来。

顿时,那本来虚弱无比的小兽眼睛就是亮,然后又急忙闭上了。“啾啾!啾啾!”小兽嘴巴微微张开,发出一阵阵舒服的呻吟。

而随着6。13点的医徒点送进小兽的体内,那小兽体内兽丹破开了一道十分微小的口子,也被一股奇特的能量给修复了。

只是,这时间还没有持续半分钟,医徒点便被一耗而尽。白名也收回了自己的手,脸上又是一阵阵的肉疼。

这可全都是实力啊!

“嘀!医徒点不足,伤者治疗终止,共花费医徒点:6。13点!下次治疗伤者外伤伤势需要医徒点:50!”

“嘀!伤者阶段性治疗完毕,系统获得因果死之力,10点!”

“当前医徒点:10/1000!当前因果医徒点:10!”

“嘶!”听到这,白名倒吸了一口凉气,一次性获得10点医徒点的回报,远远超出了自己的意料,而且,最让白名意外的则是,那因果医徒点的称呼。

顿时,白名暗中问道:“医灵,这因果医徒点是什么东西?医徒点和因果医徒点还有什么不同之处么?”

“回禀主人,医徒点只是主人吸收万物的死之力而得到的,而因果死之力则是主人在治疗好伤者伤势之后才能得到的,带有因果之力。”

“死之力所化的医徒点不沾因果,因此是可以消耗的,也就是一次性的!”

“而因果医徒点,则是永久的,不论主人怎么用,这因果医徒点,都会依旧存在,不过需要一个缓慢的恢复过程,也就是说,主人的因果医徒点,是可以永久性地增加主人的实力的!就算系统升级之后,也可以保留!”

“什么?”白名浑身微微一怔,然后,他再次忍不住连忙问道:“也就是说,这因果死之力在一定程度上说,是可以无限存在的?是不会被消耗的?那为何昨日我在医治李剑等人时没有获得因果医徒点?”

“是的,主人!系统之所以会叫生死医徒系统,就是为了让主人成为医者,领悟生死!想要获得因果医徒点,必须要有一颗医者之心。”

“所以,主人若没有必要的话,还是别像昨日那般,折磨他人的生死了!在生死面前,众生平等,主人这样妄自虐杀,在没有足够的境界之前容易入魔!”医灵回道。

“额!~知道了!”白名吓得出了一身冷汗。这已经是医灵第二次进行提醒了!

对于入魔二字,白名还是有些恐惧的。

“不过,这也不是绝对的,生死诀,直修生死,不疯魔,不成佛。这便是生死诀的总纲之一!”医灵又一语惊人地道。

听到这里,白名的心才放了下来,反而是有些古怪地琢磨了一小会儿医灵的话,他总觉得,这小医灵还有什么话没有告诉自己。

不过,最终他还是没有想出来有什么不对,也就把乱七八糟的想法全都给抛开,然后,再次把目光移到了那红色小兽的身上。

而那小兽突然感觉到体内那种十分舒服的能量一下子消失了,顿时又委屈地‘啾啾啾啾’地叫了起来,然后,用一双泪汪汪的小眼睛望向了白名。

它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用自己的背部,不断地趁着白名还停留在半空中的手,然后,又是一阵‘啾啾啾啾“的声音。似是在说:“再摸摸,再摸摸!”

但是,它刚一站起来,便一下子又倒了下去,然后,又匍匐在地,偏着头,继续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向了白名,那眼神既像是在装可怜,又像是在祈求。

“没了!一点都没了!”白名对它,可没什么好眼色。毕竟,为了它,自己的小命都被别人惦记上了!

“啾啾啾啾!”小兽似是能够感受到白名的眼神,又急着叫了几声,好似在说:“你好凶!好凶!”

不过,白名却没有理会它究竟在想什么,而是一把将它搂起,在它先是有些兴奋的期待然后又立马变成了委屈的渴求的眼神中,走进了内堂之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