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棋子(终)
  • 逆天战王
  • 虾妖
  • 3146字
  • 2016-02-29 19:37:57

李可儿一看清看清白名的真面目,立刻立身而起,惊呼道:“是你?怎么可能是你?”

惊呼完之后,李可儿俏脸立马一变,毫不犹豫地转过了身,竟然直接朝着门外走了出去,连丝毫的迟疑都没有。

看到李可儿这个动作,白名再也镇定不住,单手快速一抓,直接握住了李可儿的一只手,然后猛然用力一拉。顿时,毫无防备的李可儿便被白名拉飞了起来,在空中划了一个弧线后,扑到了白名的怀里。

满香入怀之后,把白名也吓得愣住了,只是僵持了片刻,他连忙又放开了李可儿,然后解释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李可儿一连退了好几步,整了整衣裳后,冷冷地刮了白名一眼,声音立马冷到了冰点:“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你是在赌我不敢杀你?”或许是因为此时被白名抱住了,也或许是因为以前就对白名十分怨恨,李可儿整个人看起来都是杀气腾腾的。

但是,已经处于即将暴走边缘的白名,却丝毫不顾李可儿的威胁,长吸了一口气,不答反问道:“为什么不告诉我?”

白名的声音有些轻,但语气却十分复杂。

本来满脸冰冷的李可儿在听到这话之后,突然浑身都是一僵,俏脸顿时凝滞住了,然后她似是浑身都有些不舒服地又退了好几步,脸色也渐渐白了起来,洁白的牙齿咬了咬嘴唇道:“你什么意思,我不明白!”

“我说你之前为何不把事实真相告诉我!”白名的声音立马大了几分。像是在质问,又像是责怪,或者说,又是愧疚。

李可儿再次被这话惊得身子一抖,脸色又苍白了数分,也不知道是被白名的话给吓到了,还是不愿意再看到白名,靠近了门边的她竟然反身一抓门,就欲要夺门而逃。

“啪!”李可儿只是把门拉开一个小缝,便被白名再次一把将门给挤得关了,然后,白名整个人靠在了门边上,认真地再次问道:“你说啊,为什么不把事实告诉于我?”

“蹬蹬蹬!”李可儿躲无可躲,俏脸变得煞白,退了好多步,再次如同失了魂一般的坐了下去,咬了咬牙,然后突然偏着抬起头,冷声怒道:“我不懂你在说什么,你给我让开。”

“我都知道了。”白名眨了眨眼睛,声音变得低沉了许多,然后,白名再次一步一步地向前逼向了李可儿:“但是,你本来就知道,而你,却瞒着我!”

李可儿听了这话,闭了闭双眼,然后长吸了两口气,整个人一下子又恢复到了平日里的冰冷,毫无感情地回道:“你知道了就知道了,又能如何?你给我让开,我现在要回去,你敢拦我,我就杀了你!”

说完,不知道从何处取出了一把青色的长剑,直指向白名的眉心。

“啪!”

“嗤啦!”

李可儿的剑刚到白名的身前,便被白名一把就给抓住了,并且不停地用力往回抽。锋利的剑锋清脆的划破了皮肉,渗出两行鲜血于血沟巢内,然后顺向了剑尖,滴在了低下。

“咯吱咯吱!”锐利的剑锋正不断地刮动着白名的手骨。这把剑是青莲宗的有名元器,地阶高级元器青殇剑,自然不是白名目前的修为能够抵抗得了的。

“嘀哒!嘀哒!”一滴滴暗红色的血滴在地板之上,清脆的响着。

这一幕,却是把李可儿吓了浑身一抖,连忙放开了手中的剑,任凭白名将其抽了出去,然后朝着地下一扔,斜插了进去,然后,白名缓缓地道:“我知道你恨我,但是,你至少也要让我有知晓真相的权力!我想知道,你之前为什么不告诉我真相?”

李可儿看了看白名右手紧握,垂了下去,血流不止,然后再次听到白名相同的问题,不禁也有些失态了,声音变得有些破:“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你知不知道真相和我有什么关系?我没有义务告诉你任何东西!给我让开!”

说完,含怒之下的李可儿再次一拳挥了过来。

白名举起左手直接接住李可儿的拳头,然后紧紧一捏:“你知道我失忆了!我什么都不记得了!什么都忘了!”

“放开我!”被白名捏住了的李可儿刹时便喊道。然后用力向后扯了扯,但,白名又怎么会放开?李可儿一时间竟抽不出出手来,又羞又怒的她又喝道:“放开!”

“我想知道为什么?难道,在你心里,就真的如此看不起我?”白名十分认真地问道,他很想知道答案。

“那又怎样!”李可儿羞怒之下,忘了自己的身份,忘了自己的修为,只记得对眼前之人的恨,她声嘶力竭一般的吼道:“你失忆关我什么事,你忘了什么那是你自己的事,我不欠你什么,我凭什么要告诉你?我不是害你失忆的罪魁祸首,我就是不想告诉你什么,那是我的自由。哪里有那么多的为什么?你给我放开!”

白名听到这里,身子一颤,左手如同失了力一般。而李可儿趁着这个机会也挣脱而开,一恢复自由后立马祭起一个护身元器,围绕在自己的周围。

而白名,看着如同面临大敌一般的李可儿,微微低下了头,说道:“对不起!”说完,白名又接着道:“我知道这三个字不值钱,但是,以前的事我真的忘了,这不是解释,也不是请求你的谅解,我也不敢奢求你的谅解。我想说,我也该说这三个字。”

李可儿本来还充满了怒火,但是一听到这话,一时间竟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就连拿出的护身元器,此时也失去了元气的支撑,重新回到了李可儿的手中。

李可儿被元器贴在了掌心,惊得她浑身再次一个激灵,反应过来的她表情又是一变,然后立马又退了开去,然后捡起地上的剑便夺门而逃。

她可以沉着冷静的面对失忆的白名,却无法在此时的白名面前多呆上一秒。

这一次,白名再也没有阻止,等到李可儿出了门,白名才远远地叫道:“李可儿,你站住,听我说几句话,就几句话,行吗?”

李可儿没有回答,身子微微一颤,但也没有停留在门外。透过厢房门上的贴纸,可以看到李可儿的身影越走越远。

但是,站在厢房之中的白名却依旧未停,而是继续道:“李可儿,我知道你能听到我说话。我也知道,有些东西,已经放在了我身上,不管是道歉或者是愧疚都改变不了,但是,既然不能改变,那我就只能选择接受。我是白名,只是一个连自己名字都忘了的白名。”

“我知道,你是天之骄女,你有你的骄傲,若是没有我这个煞星的话,你还可能是一年前的那个自由自在的仙子。但是,世事就是如此。你我都只是棋子,都是别人局中的棋子。”

“阴谋毁了你的天真,毁了你的憧憬,但是,命运却让我遇上了你。不管情愿不情愿,都已经遇上了,那就逃脱不掉。或许,你我都只是别人的一颗棋子,但是!”

白名说到这里,突然放声大喊:“但是,既然遇上,那就是缘分,你我谈不上相知,但既已相遇,那便随我一起踏破那棋盘。我是白名,欲求踏破那棋盘的白名。你听到了吗?你听到了吗?”

“我之前忘了,我不是在逃避!我是忘了,忘了!你听到了吗?”白名声嘶力竭的喊了起来,这是他在这个世界第一次如此失态,第一次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复杂的情绪在白名的心里乱闯,丝毫没有停歇,即便白名有千万句话想说,但一时间都说不出口。

浑身僵硬的白名咬着嘴唇,低低地道:“失忆,该死的,为什么又是失忆!”一双拳头捏得很紧,紧到连双手指之上的血流都不顺,变得青紫,苍白,发白……

因为太过用力,锋利的牙齿尖咬破了嘴皮,一串鲜血从嘴角顺下,流进了脖颈之内。阴沉复杂的表情将白名面部表情都纠结在了一起,看起来十分痛苦。

“哐当!”

突然,那厢房的门再次被踢了开,正是先前离开了的李可儿,她冷冷地望着白名,冰冷地道:“你说这些冠冕堂皇的话有什么意思?”

白名猛地一抬头,看到李可儿站在门外,表情一喜,立马追问道:“你愿意听我解释?”

“半月之后,升龙之会,她会在那里。”李可儿回过了身,轻飘飘地留了一句话。然后,就要离开。

而就在这时,白名突然快步走上前去,一把抓住李可儿的手,一字一顿地道:“就算你的心已死,我也要你活过来,有人让你不开心,我便还你一片尸山血海,站在我身后,看与不看随你。”

“够了!”李可儿单手一抖,将白名的手给抖了开,然后一跃而去,再也没有回头。

白名远远地望着李可儿离开的背影,呆呆地站了很久。前世的白名,一直从未有过红颜,他所唯一爱的人,便是他人介绍的妻子。从未有过类似的白名,不知道该如何去安慰,或者说是解释。

但是,白名却用粗蹩的霸道,去向李可儿表明了自己的心意。

“给我等着!~”白名双目深邃,遥遥望向了远方,也不知道是对谁所说。

(第一卷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