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棋子四
  • 逆天战王
  • 虾妖
  • 3069字
  • 2016-02-29 18:13:32

“许大哥不问,我也会给许大哥你说的,我今日虽然是将这些事告诉了许大哥你,但是,许大哥你千万不可外传,不然,是真的会惹上大祸的,到时候,就连段,段神医偶读保不住你。”玉白说到最后,再次告诫道。

“知道知道,我不会外传的!”白名连连点头,白名自然不会外传,此时,白名的心里很火,很怒,怒得他想杀人。或者说,他有些心慌,他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那些过去的事实。

该死!怎么什么都忘了!

不知不觉间,白名早就忘了自己是另外一个世界的白名的事实,完完全全地把自己当成了现在的这个白名。

玉白看了看天色慢慢亮了起来,缓缓地伸了一个懒腰,偏头道:“许大哥的为人和做事之道我还是放心的,天色也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昨天晚上虽然是睡了那么久,但还是困得慌,回去要好好的补一觉了。许大哥也回去休息一下吧,等他日再有就会,我请许大哥你喝酒。”

说完,玉白朝着白名灿烂的一笑,便慢慢地走到了那楼梯上,朝着下面爬了下去。

白名此时正在发愣,其实并没有听清楚玉白说些什么,只是下意识地点了点头,等到白名反应过来时,玉白已经下到了庭院之中。

白名连忙叫住玉白,玉白回过了身,抬起头笑道:“许大哥还是先休息吧?天色真不早了,若回去得晚了,明天就看不到好戏了。”

白名立马从怀里取出了七八个玉瓶,然后一跃而下,谨慎地将那些玉瓶塞到了玉白的怀里,然后抽出手,定住对着玉白一笑,说道:“谢谢你!这几瓶膏药你拿着,每日早晚各在全身贴上一次。你的经脉,也就能恢复了。”

本来,玉白在听到白名说谢谢时,还没往心里去,但是,白名一说到后面,玉白整个人都僵住了,他不可思议地偏着头,浑身颤抖地望向了白名,嘴唇也抖动个不停,像是要发问,却说不出话来一般。

白名抿嘴一笑:“回去吧,玉老弟,你叫我一声许大哥,我自然要给你一点礼物。”

然后,白名便走出了院子,只留下玉白一个人在那里不断地颤抖,颤抖了好一会儿,才抬起有些抖动的双手,摸了摸怀里的那些玉瓶,满脸都是不可思议,然后,化为了惊喜,最后,变成了狂喜。

不知过了多久,玉白才喃喃道:“许大哥,你的再造之恩,我玉白此生必定不负!”

……

而白名回到了房里之后,一脸都沉了下来,他不断地彷徨着走来走去,一直到天蒙蒙亮,方才一咬牙,一锤手,冲冲地赶了出去。

“自己做下的事,就得认!(妈)的!”

这是白名离开之时的最后一句话,但是,却不知道这已经是白名的多少句粗话了。

半个时辰之后,白名来到了李府之外,此时天色虽早,但李家之外还是有两名侍卫守在了门外。此时看到白名驱车跳下来,一副很着急的样子,连忙迎上前来,问道:“大人有何急事?”

这两人不敢耽搁,白名此时身着的是一套材质上佳的长袍,这种长袍,不是一般人能穿得起的,所以,他们自然不敢有轻视之心。

白名虽然心里有些着急,但还是问道:“不知李可儿小姐可在府中?若是在的话,还劳烦两位通报一声,就说许沛来访。”

“原来您,您就是,许沛,许神医!”那两名侍卫一听,立马一惊,然后朝着白名上下打量个不停,最终还是十分吃惊于白名的年纪。确定了许沛的身份之后,其中一名侍卫立马就道:“小姐不日前正好回到了府内,我这就去通报。”

那守门的侍卫吃不准白名找李可儿有什么急事,也不知道白名和李可儿有什么交情,自然也不敢多问,连忙赶进了院子,而另外一名侍卫则是笑着道:“许神医不凡进去客厅坐坐喝杯茶,李小姐此时应该还未洗漱。”

“不用了,我有急事,就在这里等就好!”白名哪里有心思喝茶?

不过,白名也没有等多久,只不过一盏茶的工夫,那李可儿便出现在了大门口,一身便衣,而且脸上还微微闪现出朦胧的睡意,显然是没有睡醒的样子。这么看起来,还有些憨态可掬的俏皮。

这是第一次,白名这么认真地打量着李可儿的一举一动,或许是他从内心里对李可儿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弯,所以,他觉得李可儿越看越耐看,甚至,还有些痴了。

李可儿一脸莫名其妙地望着白名,看着眼前这‘救命恩人’一脸痴相地看着自己,不禁也暗自有些懊恼,她立马打断了白名的发呆,问道:“许神医今日这么早来寻我,是为了?”

“哦!”李可儿一说话,白名立马从发呆中醒转了过来,然后立马回道:“李小姐可否随我走一趟,帮我一个小忙。时间不用太久,一两个时辰便足以。”

李可儿听了,莞尔一笑,回道:“许神医客气了,许神医要有事,只要遣派人知会一声就是了,神医的救命大恩,小女子可是一直记得了。”然后,李可儿朝着那两名侍卫道:“马上备一辆狸马车给我。”

虽然嘴上客气,但白名开始盯着李可儿看的那一幕,却是让李可儿有了戒心,索性重新备了一辆车。

白名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回身走上了马车。其实,若是他与李可儿同乘一辆马车的话,白名还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再过了小半个时辰后,两辆马车停在了段氏医堂第三十五分堂的门外,李可儿下车之后神色有些复杂地望了望那牌匾,呆了片刻后方才随着白名走了进去。

白名一进门,小武就笑着迎了上来,不过,小武马屁都还没有拍起来,白名便是冷眼一瞪,沉声道:“你先出去,另外把所有人都带出去,就说今日放一天假!”

“额!~”笑脸迎上了冷屁股的小武脸上一愣,但一看到白名十分郑重的表情,便立马回道:“是,许堂主!”然后,他回过头对着那些正忙碌的下人招呼道:“都出去,出去,今日堂主吩咐了,放假一天。没你们的事了。”

说完,小武便带头走出了医堂,并且还慢慢的关上了门,自言自语道:“堂主可以啊,连李可儿仙子这等的美人都能引来。恩,这等好事我可得多准备准备。”说完,他便吹着哨背着手朝着远方招了招手,拦了一辆狸马车朝着远方赶了去。

而这时,在段氏医堂的内院之中,说是巧也好,白名和李可儿二人又站在了同一间厢房之中,也正好是一个大早上,也只有她们两个人。

不过,这一次李可儿的脸色也没那么冷了,她笑着先开口道:“许神医究竟有何要事,做得这么神神秘秘的。难道还有什么秘密要与小女子商量不成?”

白名顿了顿道:“李小姐请坐,我要泡一壶茶,不知道小姐可有喝茶的习惯?”说完,白名便亲自从一旁备好的开水的水架之上取了一壶开水,然后,又取了一包茶叶,取了好几片,放入了茶杯中盖住了杯底。

“不用了,我不渴。”李可儿大方地坐了下去,盈盈回道,然后,不停地扫视着四周。

白名单手托着水,微微倾斜而下,滚烫的开水画成一条弧线飘进茶杯之内,将躺在杯底的茶叶冲得翻滚了起来,等到水淹到杯沿之后,方才停下,然后盖住了茶杯盖。

其实,白名哪里又渴,只是他想借用泡茶来让自己静下来而已。

李可儿此时正朝着四周扫视个不停,突然,她神色一滞,然后突然问道:“许神医也有兴趣看这些关于修复经脉的书籍?”一边说着,李可儿看似随意地朝着一旁的书架上一指,这一幕,与数月之前十分相似。

但这一次,白名却没有失态了,而是淡淡地道:“这医堂乃是段堂主收购而来的,听说这里以前也是一间医堂,所以这里面的一切事物我都没改,我自己要看的书,都放到了卧房之中。看来李小姐对此地很熟悉啊?”

不知怎的,白名虽然看起来表情很淡,但其实,他的内心却是十分紧张,他不知道该如何发问,也不知道李可儿又会如何回答。

索性,白名直接缓缓地揭开了自己戴了将近有好几个月的人皮面具。

“呵呵,不瞒许神医,此医堂以前是李家的一个产业,因为下面的人都不懂医道,这才变卖了出去。”李可儿笑着解释道。忽然,李可儿的脸色猛然就是一变,开始白名虽然是将手伸到了耳旁,但是,她也没有多想,直到白名撕开人皮之后,李可儿的俏脸才大变了起来。

只是,李可儿还没来得及多问,白名早已经将人皮面具全部都揭开了,然后,淡淡地对着李可儿笑道:“李可儿小姐,其实,你没想到会是我吧?”

果然,李可儿一看请白名的真面目,立刻立身而起,惊呼道:“是你?怎么可能是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