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棋子三
  • 逆天战王
  • 虾妖
  • 3013字
  • 2016-02-29 22:27:11

“因为,她,是李可儿的亲姐姐。”玉白说到这里,已经有些泣不成声了。

玉白泣不成声,但白名的脸色,却越发的苍白了起来,他隐隐有一种不好的错觉,甚至,那种错觉十分强烈。就像是那种猜测,哽住了自己嗓子眼儿了一般。

玉白继续说道:“一个隐藏于世的尘世仙子就此陨落,数百年来第一个以阵入道的仙子也就此诀别人间。她以自己的生命,换了李可儿的一个清白,还了一个真实于人间。”

“但是,当知道事情败露之后的黄莺儿却立刻便捏碎了她的护道遁符,一跃千万里而去,不知所踪了。但是,这件事肯定不会这么结束,青莲宗的一行人在得知真相之后,率领青莲宗之人,一连灭了平沙剑宗与化刀坞两派至少数十万弟子,才勉强解了两派的误杀之仇。”

“至于巨海国的商盟,更是被青莲宗和一向与青莲宗交好的冰宫联手之下,从上到下,完完全全地屠杀了一遍。就连财力无穷的商盟最终奉以无数的财富才将自己的核心弟子潜藏于无尽寒江之下的一个妖王的宫殿之内。但即便如此,也被发疯了的青莲宗给绞杀了,甚至,愤怒之下的虚莲仙子和冰宫之璃二人联手直接将那妖王殿所在的万里范围之内一连冻住了一个月,方才罢休。”

“那一战,整个巨海国弃尸至少有数百万,那一战,寒江之内的元兽水族,更是死伤无数,寒江的下流,也因此断流了有整整一个月之久。万里冰封之地,更是变成了血冰!”

“一个月之后,虚莲仙子自知自己犯下的杀孽太重,便从青莲宗宗主之位退下,隐修而去。但是,经此一战,本就声名赫赫的青莲宗更是到了一个巅峰,让得所有人都惊骇无比。特别是虚莲仙子,在暴怒之下所展现出的战力,更是无人能敌。”

“但是,即便如此,黄莺儿那个jianren却依旧还是没有死,那个jianren其实并不是巨海国之人,而是商盟总会的一个商盟长老之孙女。那名长老在得知此事之后,亲自出关,领着黄莺儿来巨海国谢罪,最终不知道花费了多少钱财和关系,才让得她苟且活了一命。”

“真是该死!”玉白愤愤地说道。从他的语气便可听出来,他恨不得将黄莺儿碎尸千万。

不过,玉白所说的最后那些话,白名都没有放在心里,他的脸色也越发的难看了起来,最终,极不情愿地问道:“那最后了?李可儿与那凶人?”

“呵呵。许大哥,不好意思,我有些失态了。”玉白突然失笑了一声,然后才又回道:“其实,那凶人的凶名经过青莲宗等人的证实之后,完全就是不存在的,只是他国的传言而已,你说好不好笑,一个莫须有的凶人,竟然是造成了这么大的误会。”

“甚至,更为可笑的是那凶人连自己的名字都不知晓。你说,这他ma的都是什么事嘛?”

“至于那凶人和李可儿在大阵之中究竟发生了什么,无人知晓,但是,最终那凶人和李可儿却是在虚莲仙子的亲自主持之下,定下了婚约,并且,那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谁的凶人也改名为白名……”

“噗通!”玉白说到这里,白名突然身子一颤,全身都失了力,从屋顶之上掉了下去。

玉白一见此景,立马吓了一大跳,连忙止住了口中的话,问道:“许大哥,你怎么了?你没事吧?”

白名半软着身子扶着额头站了起来,并且还重重地甩了甩头,然后一跃而起,再次坐在了玉白的身旁回道:“没事,没事,应该是白天的酒劲还没有过去,你继续说。不用管我。”

“许大哥,要不,今日就说到这里吧,你身体不舒服,还是多休息的为好。”玉白有些迟疑地道。

“不需要,我说玉老弟,你这话说到一半就不说了,这不是故意吊我的胃口嘛?你要不说完,我今天晚上是绝对睡不着的,你可不想我因此而失眠吧?”白名龇着苍白的脸,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打趣道。

“那怎么可能?我绝对不是这个意思。”玉白连连摇头,看到白名实在坚持之后,然后又说道:“我开始说到哪里了?哦,对了,说那凶人改名为白名,并与李可儿小姐定下了婚约,但是,就在那,恩,暂时就叫那凶人为白名吧,就在那白名与李可儿同时回到青莲宗之后,却是发现,此人丹田被废,道宫被毁,永远也无法踏入修炼之途。”

“这么一来,这篓子可就大咯。美名和声名同时在外的李可儿一时间便又被推到了风口浪尖,成为了七大派中的一个笑话。一代仙子很可能被玷污,不得不嫁给一个废物的传言更是被传得飞起。那白名更成了青莲宗的一个耻辱,青莲宗中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将这个废物置于死地,但是,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李可儿一直都没有提出解除婚约。”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那个白名还可能有不死之身,在青莲宗之内不知道有多少人暗中曾对其下了杀手,但最终他都活了下来,这简直就是一个奇迹。若是他能踏入修炼之途的话,倒还真能配得上李可儿仙子。”

“不过嘛,这些都是如果。唉!”

玉白滔滔不绝地说着,满脸的嘲讽不屑之色,却是丝毫都没有发现白名的脸色一阵阵地变了起来,直到最后,竟然都额头冒出了细汗。而且,白名的双手也不停地紧紧捏着拳头。

玉白继续骂道:“那白名还真不是个东西!”

听到这里,白名身子一抖。但是什么都没有说,更没有插嘴。但是,说到这里的玉白竟然一下子站了起来,声音一下子又大了数分:“李可儿虽然没有与之解除婚约,但也没让白名留在青莲宗,而是将其送回了这旁山镇的李家。”

“但是,他正不是个东西!”玉白再次重复道:“就连我都能猜到他与李可儿小姐在那淫毒之下可能发生什么事,但是这个混蛋却在离开青莲宗的八个月之后,竟然莫名其妙的就一纸休书递上了青莲宗。他,竟然是把李可儿在众目睽睽之下给休了!许大哥,你说,他是不是个东西?”玉白猛地一锤屋顶,朝着白名问道。

白名身子再次一抖,脸色呆滞了片刻,才儒儒回道:“不,不是个东西!”

“简直太不是个东西了,李可儿小姐本意是让他在她的庇护之下能够好好的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活一辈子,但这个不知道好歹的东西竟然干出这么操蛋的事,要是让我知道他是谁,我都要狠狠地揍他一顿。”玉白气呼呼地道。但是,马上,玉白整个人又焉了下去,长叹了一口气道:“但是,只可惜那个白名在休了李可儿小姐之后,便如同人间蒸发了一般,再也没有出现过,也不知道是死了还是怎么的。唉!真可惜!”

“不过,也算他命好,不然,若是被人寻出了他,恐怕真会被人给围殴致死。”

这听着玉白当着自己的面骂自己,白名的心里的确是不是滋味儿,但是他也的确无话可说。白名陷入了沉默,陷入了回忆,回忆起与李可儿相遇的种种。

一时间,白名竟有些慌了,在此之前,他一直都是对李可儿抱有滔天恨意,认为李可儿从头到尾都是在拿自己开玩笑,以为,那婚约,真的只不过是一个交易,是让自己以不死之身来顶掉她的麻烦,但是,白名就算是想死了,也想不到最终会是这种真相。

她?为何不对自己说?

她?为什么要瞒着我?

你?为什么要骗我?

……

白名心里一连提出了七八道疑问,然后,白名不禁又有了一道疑虑,朝着玉白问道:“玉老弟,我也在这旁山镇呆了有许久了,怎么一直都没听说过这些事?按理来说,这么大的事,自然是人人尽知才是?”

“呵呵。”玉白笑了笑道:“许大哥这就有所不知了,能知道这些事的,也就只有那么有限的几个人了,而这几个人,却是怎么也不敢将此事外传。不然,不说别的,就一个李家拼了命不要,也要把那外传之人给连人带背后的势力都给宰了。你要相信,李浩宇那个护短的疯子绝对会做到这一点。”

“而且,李浩宇已经失去了一个宝贝女儿,要是还有人再拿李可儿做文章,那他第一个就会发疯。更别说是盛名赫赫的青莲宗了。”

“许大哥不问,我也会给许大哥你说的,我今日虽然是将这些事告诉了许大哥你,但是,许大哥你千万不可外传,不然,是真的会惹上大祸的,到时候,就连段,段神医都保不住你。”玉白说到最后,再次告诫道。并且还郑重地重复道:“这真不是开玩笑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