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棋子二
  • 逆天战王
  • 虾妖
  • 3141字
  • 2016-02-28 19:36:51

“这个凶人一直沉寂了整整一个月,才又呈现于世间,但是,正是因为这一次出现,却让得整个巨海国都差点翻了天……”

白名在这里打断了玉白,反问道:“翻了天?难道比黑阎罗杀了古千帆还要逆天?”

“那是当然?”玉白干脆利索地回道:“一个古千帆,杀了便杀了,那最多就只是一个化刀坞发疯而已。但是,那一场浩劫,却是不但让化刀坞和平沙剑宗发了疯,最为可怕的便是青莲宗,差点就没直接把天都给捅破。”

“把天都给捅破?这有些夸张了吧?”白名蠕动着嘴皮,问道。

“一点都不夸张,你是不知道。一年前的那一战,连整个寒江都断流了将近半个月,寒江啊!断流了半个月!”玉白一边说着,一边浑身都颤抖不已。

“’南北纵横八百万,东西相距一千年‘的寒江都断流了一个月,你可以想象得到那场战斗有多么的可怕。就连想想,都觉得后怕不已。而死在那场战斗中的强者,也是不计其数,甚至,就连一些老古董,最终也将尸体湮没于漫漫寒江之中。”

白名听了也打了一个哆嗦,他亲自下过寒江,自然知道寒江的可怕,但是,这能够让寒江都断流一个月的存在,那种修为,是白名无法想象的:“难道有人将青莲宗的祖坟给挖了不成?这么疯?”

“差不多吧!或者说是更多,也可以这么说。”玉白苦笑道。“若不是因为那件事,小弟也不会知道这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可能这一辈子就老死在这旁山镇中了吧?”

说到这里,玉白竟一时间如同一个老者一般的长吁短叹了起来,白名没有打扰玉白,而是选择了沉默,他自然知道,那场战斗,不仅仅改变了其他人的一生,甚至就连玉白自己,很可能也波及到了这场战斗之中。

只是过了一小会儿,玉白便又缓缓问道:“白名大哥,我说那什么四大仙子都是几个沽名钓誉之徒,华丽的外表之下,却有着比蛇蝎还要狠毒的心,你信么?”

白名沉默不已,既不承认,也不反对,有些人他不了解,但是回想起李可儿的所作所为,虽然可恶,但内心也并不是像玉白说得这么夸张。

玉白没有再问,而是直接将那段往事说了出来:“当世虽然传言有四大仙子之称,但是在一年之前的四大仙子,却并非是现在的这几人。她们分别是化刀坞的古茵,青莲宗的李可儿小姐,平沙落雁和冰宫的玉吻。”

“这四大仙子,才可称为真正的仙子,一身修为奇绝,心善如同在世菩萨一般,虽然这般心性放在一般的修行者身上只会是祸事,但是,她们却都是出自于七大派,不管行事如何天真,也有人为之护道,自然不怕有人对之觊觎。不过,人心难测。就算再如何提防,也有失算之时。”

“一年之前,那凶人出现在我巨海国之后,七大派也早就听闻那凶人的煞名,自然纷纷派出宗内的各大长老,以求将此凶人伏诛,以免祸害到我巨海国的安危。”

“而就是这么一来,七大派的内部力量空虚,那些平日里暗中负责为各大圣子圣女护道的前辈也暂时被撤了回去。正是趁着这个空挡,有人设了一场大局。设此局之人,不是别人,正是此时声名鼎沸的商盟之仙,黄莺儿。”说到黄莺儿三个字时,玉白突然变得咬牙切齿了起来。

白名自然就更加困惑了,玉白也是商盟之人,没道理会对同为商盟的黄莺儿有这么大的敌意啊?

玉白又继续道:“当时的黄莺儿,虽然是声名在外,但要比起四大仙子来,还是略逊了一筹,而黄莺儿此人身在商盟,平日里擅长交际,心计如海,与当时的四大仙子交情都十分之好。而且,商盟以财当道,其下有无数的暗哨和渠道收集信息。可谓是最大的情报机构。”

“而正是利用了这个误会,黄莺儿便暗中从商盟的长老哪里探听到了一年前出现的那个凶人的行踪,并且,马上便发出邀请,邀请四大仙子同时相助出手,欲要去拦截那凶人。”

“但是,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当日黑阎罗在追杀那凶人之时,那凶人便早已重伤,而且还是被心计毒辣的黄莺儿所救,暗中将其安排在巨海国渝州的一座山谷之内。”

“当时,由于冰宫的玉吻仙子正处于闭关之际,所以便没有应邀,只有当时的另外三大仙子应邀而去。但是,等她们赶到黄莺儿所给之地时,却是发现,黄莺儿其实早就在那山谷之内布下了一个迷幻大阵。”

“最为狠毒的是,那黄莺儿的心思竟然歹毒到不仅是布置下了大阵,而且,还往那大阵中投放了大量的雄蛟的淫囊之气,许大哥应该知道这种强烈的******吧?呵呵,那歹毒的蛇蝎女人竟然想让那绝世凶人同时玷污四大仙子的身子,你说她的心思到底有多毒?”

“不过,还好的是,青莲宗内的一名神秘的阵法师紧跟于李可儿等人身后,就在黄莺儿布下大阵之后便亲自出手释放出苦苦修炼而成的阵心,以破解了黄莺儿的大阵。”

“黄莺儿没有想到心高气傲的三大仙子竟然还会这么防上一手,当时勃然大怒,与那青莲宗的阵法师纠缠了起来。而那阵法师为了及时解救李可儿等人,自然分不开手来与黄莺儿大战,不惜冒着身受重伤,终于是打开了大阵。”

“将李可儿与古茵等人给放了出来。但是,就算是将李可儿等人给放了出来,这几人也已经身中淫毒,平日里的实力发挥不出来一成。就算是联起手来也不是黄莺儿的对手。”

“如此一来,能与黄莺儿有一战之力之人,便只剩下那阵法师了。不过,由于那阵法师已经身受重伤,虽然在顽力抵抗之下,仍旧无济于事,最后被黄莺儿给击杀。”

“甚至,那歹毒的女子最后还将平沙剑宗的年落雁仙子和化刀坞的古茵仙子都一同给宰杀了,只剩下李可儿一人在将死之际,重新逃进了那满含淫毒的大阵之中……”

“黄莺儿自知那淫毒的厉害,自然不敢深追,而且,以当时李可儿的伤势,黄莺儿自信李可儿绝对不可能活着出来,也就连忙离开了,深怕事情败露,惹火上身。要知道,若是这件事败露了,就算黄莺儿死一万次,也不足以宣泄青莲宗等人的怒火。”玉白面色狰狞,双拳紧握,那恐怖的表情,就像是想将黄莺儿给生吞活剥了一样。

白名听得也是一阵目瞪口呆,无语之极,虽然说在前世听过最毒妇人心的话,但是也想不到黄莺儿竟然会如此歹毒。下意识的,白名不禁拿李可儿与那黄莺儿一比,这相比之下,李可儿简直就是最佳好宝宝了……

一有这个想法,白名马上又摇了摇头,将许多想法都抛了出去,再次问道:“那后来了?黄莺儿这件事应该是败露了,那为何她还活着?”

“后来!”玉白似乎已经是入了戏,一双嘴唇将牙齿都差点咬出了血:“后来,那无耻女人,竟然在自残了数剑,没心没肺的恶人先告状,将所有的罪状,全部都推脱到了青莲宗的李可儿身上,说是李可儿与凶人通罪,欲要加害于年落雁仙子和古茵仙子。并且,还浩浩荡荡地带了无数强者,赶往了那大阵之地。”

“你可想而知,平沙剑宗和化刀坞两派的长辈看到了自己门派之内的天之娇女的尸体之时的愤怒。那一次,李可儿的师尊,虚莲仙子都差点在围攻之下,陨落了。不过,好在虚莲仙子的修为高绝,而且还另有高人相助,才险险地逃了一命,回到了青莲宗。”

“但是,那一次随着虚莲同往的所有青莲宗的弟子,全都陨落了,无一例外。本以为,此事就将如此完结,但是,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那被所有门派追杀的凶人,却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将李可儿和本该已死的青莲宗的阵法师给抱了出来。”

“这么一来,事情可就大发了。平沙剑宗和化刀坞之人本欲要直接将李可儿和那凶人当场击杀。那阵法师虽然是苦苦诉说真相,但是早就被怒火冲上了头的平沙剑宗和化刀坞的人又如何肯信?最终无奈之下,那阵法师不惜捏碎自己的本命先天阵心以发下毒誓,若自己所言有半句虚假,愿遭天地诛灭。”

“这誓言一出,而且还是在祭出了本命先天阵心的情况下发出的誓,顿时天地变色,雷云滚滚,天地都同时见证这一切的真实。最终,却没有任何的惩罚落下,也就是说,天地都承认了那阵法师的誓言。”

“事情到了这里,自然真相已出,只是,那阵法师的命,却再也还不回来。”玉白说到这里,声音都变得颤抖了起来,而且还微微有些哽咽:“其实,那阵法师也是一代人杰,她的天赋要比李可儿强上千百倍不止,但是,她最终却愿意舍弃自己的性命,以证明李可儿的清白。”

“因为,她,是李可儿的亲姐姐。”玉白说到这里,已经有些泣不成声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