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棋子一!
  • 逆天战王
  • 虾妖
  • 3098字
  • 2016-02-28 10:35:10

“果然来了!玉白果然是和商盟有关,并且,还可能是商盟里面的重要人物。难道,玉白的本身天赋很好,而是因为后天经脉受了伤才没有踏上修炼之路的?”白名心里暗道。“不过,玉白此人的为人和气度要比他哥哥玉寒要强上百倍不止,帮了他,就算是得罪了玉寒,也无可厚非。”

面不改色的白名口头上却是迎合道:“玉白兄弟有话不凡直说,只要我能帮上忙的,一定会尽力而为。”

但是,接下来玉白的话,却大大出乎了白名的所料,甚至,让白名有些目瞪口呆。

玉白眼睛微微闭了闭,然后,才慢慢道:“若是许大哥日后有能力的话,还望许大哥看在我的面上能够保我兄长一命。不过,届时若是情况紧急,许大哥也可置身事外。”

玉白这话,着实是让白名大吃了一惊。玉白此言,肯定已经知道了玉寒的所作所为,但是,玉白开口请求自己却并不是让自己为他续接经脉,而是为玉寒求一命,这怎能不出白名的所料。但是,不管玉寒为人如何,玉白此人,的确是一个重情重义之人。

白名的脸色微微一变,半笑着道:“玉白兄弟此话是何意?玉公子乃是玉家长子,修为天赋尽皆高绝,而且还是七大派中的天才子弟,我又能帮上什么忙?况且,玉老弟八面玲珑,就算你兄长遇上了麻烦,有玉兄弟你出面,那肯定能够解决的。”

玉白长叹了一口气,然后慢慢地呼了出来:“若真能如此,那便好了。只是,小弟我最近必须得要出门一趟,何时能够回归,却并未得知。实不相瞒,我乃是商盟的人,家师有令,让我暂且回去代他打理一番,身为人徒,又岂能不从?”

说完,玉白抿了抿嘴,然后又道:“这个世界,除了修为之外,没有任何的道理可言,只恨我此生?唉,不说这个了。许大哥就当我先前那个请求是一句玩笑话吧,人生各有其命,就算是强行留住,那也只是多苟活了几日而已,若是能撑过去,未免不能改变一生的命运。”

玉白的坦诚,的确是把白名打动了。与玉白相遇相识这么久,玉白一直以来都是以诚相待,能帮的上的忙,他必定会出手,而且,还给白名说了许多东西,不管是从任何角度来讲,白名都是略有亏欠于玉白的。

但是,玉白一直都不向白名开口以求续上他的经脉,白名自然也不便自己询问。

犹豫了好久,白名又微微咬着牙问道:“玉老弟可还有什么话没有说完?或者是不便说出来?”

最终,白名还是决定,要帮玉白一把,就算是此举会惹出更大的乱子,白名也忍了。白名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不然,他也不会为了段莫的一个请求就陪玉烟去旁山走一遭。

玉白突然转过了头,干脆地道:“我还真有一句话要给许大哥你说,恩,许大哥,今日我与你相见之事,还望许大哥能够保密,不管何人相问,许大哥都最好不要传扬出去,免得惹上了不必要的麻烦。升龙大会是十日之后举行,而小弟我,却在半月之后就要离开,注定看不到许大哥你最终夺鼎的威风,只能提前祝许大哥你能登上那最高的升龙台。”

说到最后,玉白笑了,仿佛真的看到白名登上了那升龙台,接受七大派的赏赐了一般。

说实话,玉白这般洒脱的话,使得白名听出了一些端倪,白名能够猜到玉白隐瞒了些什么。白名想要开口相问,那玉白又摆了摆手,止住了白名到了嘴边的话。

玉白仿佛是犹豫了很久,才又不确定地问道:“许大哥,我冒昧问你一件事,还望你不要太见怪。”

“什么事,你直接问就是。”白名干脆地答道。

“一月前,我见许大哥与青莲宗的李可儿小姐有些不怎么对付,许大哥可是在之前与李可儿小姐有什么恩怨?”玉白的双眼直直地盯向了白名,像是想看透白名一般。

一听到这话,白名的心里就有些慌了,暗自嘀咕道:“不会吧,我也没暴露啊?要是紧紧凭我不救李可儿这一点玉白就能猜出我的身份,那他也太妖孽了吧?不对!玉白应该不知道我的身份,不然,他也不会这么问的吧?”

白名一脸都是踟蹰不定之色全都看在了玉白的眼里,玉白没有等白名回答,然后又笑着回道:“许大哥也不用为难,其实小弟也没什么别的意思,我不知道许大哥与李可儿小姐有什么深仇大怨或者是有什么解不开的结,但是,若是没有必要的话,许大哥还是别太为难李可儿小姐吧。当然,若是许大哥与李可儿小姐直接的怨结实在太深,那也就当成我什么都没说吧。我还真是多事。”

玉白的这些话,让白名更加疑惑了。本来,他心里微微生起的火气,立马又被压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浓浓的不解之色,因为,这已经不是第一个人为李可儿求情了。

玉烟是第一个,玉白是第二个。

那个傲娇的女人,究竟有哪里好了,竟然让这两个人都为她求情?你们两人,不会都是她安插在我身旁的吧?

不会,绝对不会!段莫曾经保证过,他的易容术,莫说是李可儿了,就连段莫本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也是不知情的。再加上,自己的灵魂力量已经被医徒系统屏蔽,就算再强的神识,也无法扫描到自己的灵魂。

那?

白名真的疑惑了。

玉白也看出了白名的犹豫,不禁问道:“许大哥是有什么难言之隐?还是有不方便问我?”

终于,白名豁出去了,问道:“其实,我与李可儿也并不相识,只是不喜欢这种整日里都冷冰冰的持才傲物的高傲女子罢了。更谈不上什么深仇大怨。只是,我很好奇,玉白老弟应该与李可儿算不上朋友吧?怎么会为她求情?难道,老弟你对李可儿小姐也有仰慕之心?”最后几句,白名是用打笑一般的口吻说出来的。

“噗!”玉白笑了出来,把头摇得如同一个拨浪鼓一般:“不不不!许大哥可别开这种玩笑,在下自有自知之明,自然不敢吃天鹅肉,若是以我玉家和李家这么看的话,我自然不算是李可儿的朋友,但是,那都是老一辈的事了,我和李可儿小姐也绝对不是什么敌人。”

玉白顿了顿又道:“许大哥所说的李可儿小姐有些恃才傲物,那也是有些过了。其实,一年之前的李可儿小姐,还是十分和善的,只是经历了一些事,使得她不得不改变而已。我们年轻人不是都要成长的嘛?只是李可儿小姐把这个时间提前了,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

“唉!~无可奈何的事,多了去了!”最终,玉白化为了一句长叹。

“咯噔!”听到这里,白名心里顿时一沉,他知道,自己终于是要接近事实了,甚至,还可能从玉白这里听到与李可儿相关的一切故事,有了这个线索,白名自然不会放弃追问的机会,连忙问道:“玉白老弟,现在时候也正好,你我也刚醒不久,此时也睡不着,不如,你给我说一些奇闻异事?让老兄我开开眼界?特别是那四大圣子啊,四大凶人之类的事?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嘛!”

玉白扫了白名一眼,果然看到白名一脸期待的眼神,并不像是作假,而且,在联想到白名平日里的孤陋寡闻,玉白也就没多想,便直接说道:“恩,许大哥不嫌我烦,那小弟就叨叨两句吧。”

“七大派之中,最为出色的年轻一辈弟子,就是四大凶人,四大圣子和四大仙子了!四大圣子和四大凶人也没什么好说的,都是一些天赋卓绝的人物,都是由漫长的战绩堆出来的。”

“这么一来,最为可道的便是四大仙子的故事了。呵呵,要说到四大圣女,便不得不提一年之前突然出现的那个凶人了。那个凶人,那才叫真正的凶人啊!仙子的什么四大凶人和那人比起来,简直就只是小儿科。”

“传闻,那个凶人是从海外而来,自从沿着寒江逆流来到内陆之后,便一直处于风波浪尖之上。曾经,不知道有多少圣门,不知道有多少古世家对其进行围剿,但最终都无功而归,而且,最后还将自己的一些不出世的长老给搭了进去。”

“最为传奇的是,这个凶人,竟然是一个没有丝毫修为的废人,啧啧啧,一个废人,却扬名天下,这种战绩,可谓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当然,盛名之下,也惹出了无数的仇家,不知道有多少古世家和圣门拿出巨额的悬赏来要他的命。”

“一年之前,这个凶人突临我巨海国,化刀坞的圣子古千帆自持修为高绝,故而前去追杀此凶人,没想到,却反而被正在追杀此凶人的黑阎罗给当场击杀。在这之后,此凶人便销声匿迹了。”

“这个凶人一直沉寂了整整一个月,才又呈现于世间,但是,正是因为这一次出现,却让得整个巨海国都差点翻了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