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一事相求!
  • 逆天战王
  • 虾妖
  • 3109字
  • 2016-02-29 22:27:53

第七十五章封印了修为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失态了,你继续说。”白名看到上身湿透了的玉白,满脸的尴尬,然后急忙吩咐身旁站着的一名侍卫取来了一条毛巾,拿给玉白将衣服上的水都给擦掉。

玉白一脸的囧相,等整理好衣裳之后,又才解释道:“其实,许大哥不是第一个在听到年圣子的名字后有此反应之人,也肯定不是最后一个。”

“年亮枪乃是平沙剑宗年宗主的嫡子,平沙剑宗虽以剑器闻名于世,但年圣子却从小喜欢长枪作为本命武器,听说在年圣子出生之时,便直接跑向了校场之内的兵器架上,抱着长枪紧紧不放。当然,这只是一个传闻,至于真假,也没人证实过。不过,年圣子的一身枪术,的确出神入化,同辈之中,无人能敌。就连老一辈的一些邪道之人,也有不少陨落于其枪下,实力非同小可。”

玉白说到这里,微微顿了顿,然后又告诫道:“许大哥,你若是遇到了此人,千万不要嘲笑他的名字,否则,将会惹上大麻烦的。”

“哦?此人竟然如此霸道?”白名脸色微微一讶,但马上,又接着说道:“这个玉老弟请放心,我而已不是孟浪之人,名字乃父母所赐,自然没有嘲笑之理。对了,玉老弟,这巨海国不是号称有七大派吗?怎么你所说的四大圣子四大圣女,甚至是四大凶人中,都没有化刀坞的人?化刀坞身为七大派,其门下弟子应不至于连一个称号都拿不到吧?”

“许大哥这就误会了,年亮枪这个名号,可不是年宗主所取,而是年亮抢本人在五岁之时自命的,是取敢向所有人亮枪之意。至于化刀坞,这可就说来话长了。”玉白说完顿了顿,然后喝了一口茶,然后,犹豫了少许,才用手捧住了嘴,缓缓地压低了声音道:“许大哥,我接下来给你所说的话,你可千万不可外传。否则,很有可能惹来杀身之祸。”

“其实,化刀坞的实力丝毫不弱于其他门派的弟子,当年,更是与皇室罗家一般,有一门双圣,分别占有一席四大仙子和圣子之位。只是,要说这化刀坞还真是有些倒霉透了。”说到这里,玉白苦笑一般地摇了摇头。

玉白话说到一半,便停了下来,白名心里自然是好奇了,特别又是玉白说得这么郑重,虽然白名不喜欢八卦,但是这人一旦有了好奇之心,自然就不是很容易就将之磨灭的。

酒有些半醉了的白名立马追问道:“玉老弟有话直说,别再掉老哥胃口了。”

“事情是这样的,数年之前,化刀坞一门双圣,四大仙子古茵以及四大圣子之一的古千帆。可谓是威风之极。但是,谁知道,就在一年之前,化刀坞的圣子不知怎的,牵涉到了一桩追杀案之中,追杀之人,也正是一年之前的一名臭名昭彰的凶人,至于此人是谁,小弟也并不清楚,小弟只知道,当时黑阎罗错将化刀坞的圣子古千帆当成是那个凶人,就把古千帆给宰了。虽然是黑阎罗胜了,但也是惨胜,宰了古千帆之后,也只得拖着重伤逃离。”

“一月之后,那个凶人再次出现,而且,古千帆莫名失踪一事也被化刀坞将整个巨海国都差点翻了过来,这才这件事败露,知道了古千帆是为黑阎罗所杀之后,化刀坞的那些老头差点就没亲自从坟墓里跳出来想要追杀黑阎罗,但是最后,也不知道是哪位前辈亲自出面,才使得这场误会不了了之。从这之后,古千帆便从四大圣子中除了名,由罗家的罗无极顶了上来。”

说到这,白名忍不住翻着白眼插嘴问道:“这么说,那个古千帆,完全就是被误杀了?”

“也可以这么说。”玉白一脸地苦相。

“那化刀坞也忍住了?”白名继续睁大了眼,反问道。

“那我就不知道了,这种秘辛,哪里是我们这些小辈能清楚的?不过保守估计,黑阎罗没死,也脱了一层皮。”玉白有些不确定地道。

“玉老弟,那照你所言,最后出现的那凶人死了没有?他的身份又是?”白名继续插嘴问道。

“唉!”白名这么一问,玉白又继续叹了一口气,然后才又道:“要是这凶人死了,那可就好了!也就不会惹出后面的那么多祸害了。而且,化刀坞也就不会再损失那么大咯。”

“恩?什么意思?难道,那凶人又惹出了什么事?”白名有些愕然,他实在想不到,玉白口中的那个凶人,到底是什么身份,又有什么本事,竟然能够将七大派之一的化刀坞弄得鸡飞狗跳的。

“是这样的,正是因为他一月之后的出现,才把化刀坞的四大圣女之一的古茵也给弄死了。也不知道化刀坞造了什么孽,竟然是惹上了这个煞星。结果,唉!当年的古茵仙子,那可也是鼎鼎有名的美女啊?可惜了,可惜了。”玉白一边说着,又一边的摇了摇头。“至于这件事的具体,那就真的说来话长了,还是等一会儿再说吧?这件事还与另外一人有关。”

“原来如此!”白名暗自点了点头,也就不再多问了。其实,白名心里还有一个很大的疑问,那就是,李可儿竟然身为四大圣女之一,这就有些匪夷所思了,因为,白名所见到的李可儿的修为,虽然很高,但要担当起四大圣女的名声,还是有些差了吧?

毕竟,紧紧只是元气三层的修为,放在旁山镇的年轻一辈,那肯定是顶尖的,但是,若是放在七大派,那肯定就不够看了,就如同那黄潜的大哥黄海,也是元气初期的修为,白名可不相信,黄海在剑宗内混得有多好。若是黄海的地位很高的话,肯定就不会干那些下作的事。

想着,白名便又开口问道:“玉老弟,你可知那黑阎罗等人的具体修为是?”

对于白名的问话,玉白没有觉得有丝毫的奇怪,毕竟,在他的心里,已经把白名看做成为了与四大圣子等人相同水平的存在,此时打听他们的修为,肯定是为了不日之后的升龙大会做准备。

玉白只是略微想了想,便立刻回道:“他们也就是一般的元基水平,与许大哥一月前一拳打走的那秃龟甲虫还是有一定差距的。嘿嘿,许大哥,你要不去参加那升龙大会,那可真就可惜了。这次的赏赐这么丰富,许大哥你可不能把到手的东西往外面推啊?”

“元基中期?”白名内心有些震撼了,这种级别的强者,岂不是相当于是李浩宇的水平了?白名的声音,虽然有些讶色,但也只是带了一丁点而已。

紧接着,白名的心里又是一沉。本以为,通过这将近半年的苦修,白名以为与李可儿的差距拉近了,甚至,一月之前白名还一度以为自己很可能已经反超了李可儿。

但是,照现在来看,这种可能还微乎其微,如今的因果医徒点还不够,自然还无法战胜没有隐藏修为的李可儿。

玉白则是继续道:“自然,这点修为若是比起许大哥来,自然还是有一定差距的,不过许大哥也不要过于自负,这些人都有师门赐予的本命元器,这些元器,可都是赫赫有名的。”

“许大哥特别要注意的便是冰宫之吻的冰吻环和青莲之殇青殇剑,这两把元器,可都是名副其实的仅次于天阶元器的地阶高级元器,都是镇宗之宝一般的存在,威力奇大无比。”说到最后,玉白说得郑重无比。

“多谢玉老弟实诚相告,我会多加小心的。”白名站起身来,对着玉白施了一礼,然后,又哈哈大笑道:“玉老弟,你我二人实在投缘,不得不多喝两杯,小武,你命令下去,吩咐后厨多备一些酒菜,我要与玉老弟两个不醉不休!”

玉白听了这话,连忙将要站起身来摆手道:“许大哥,这可不行,小弟我今日还有要事……”

白名一把就将玉白拍了下去,借着一股酒劲豪爽地道:“玉老弟,你这可就不够意思了,你第一次来老哥这里,若是酒都没喝够,那叫什么话?来来来,我们继续。”

……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不说得菜有多么的奢华,倒也可口,在白名的一番猛灌之下,白名和玉白二人,同时都陷入到了酩酊大醉之中。不过,也不知是两人的体质好还是酒劲不够足,两人都没有倒下去,而是相互搀扶着,坐在客厅之内,说着胡话。

小武等人看着一向稳重的白名如此失态,不禁摇了摇头,都一并退了下去,将玉白和白名送进了厢房之内,各自休息了起来。

时间一晃,便到了半夜,此时,白名和玉白二人都是宿醉而醒,两人爬到了一间屋顶之上吹着凉风,虽然没有明月为伴,但是青风黑夜之下,一袭凉风袭身,倒也能醒酒。

两人开始都没有说话,而是各自沉默着望着黑夜中雕饰一般的几颗星星。直到二人沉默了良久,玉白才真正地拉开了话夹子。

“其实,许大哥,我今日前来,是有一事相求的!”玉白低声沉吟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