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不欢而散
  • 逆天战王
  • 虾妖
  • 3262字
  • 2016-02-26 22:13:02

白名推开房门时,白名的忠实狗腿小武早就在门外候着了,白名一出来,他便急忙解释道:“许堂主,外面来人,是旁山镇玉家的大公子玉寒。小的问过了,但玉公子没有直接言明来意,非得等堂主见到他之后,他才肯说,小的没办法推脱,只得来打扰堂主一趟了。”

“恩!”白名点了点头,然后将那拜帖递给了小武,吩咐道:“你做的很好,我先去见见此人,你让人准备一桌酒菜,必要时正好有用。”

“是,小的这就去办。”小武当即答应了下来,然后转身走了。

白名所在的厢房离客厅其实并不远,也就是不过数十米的距离,白名来到客厅之时,一名年纪约在二十岁青衣男子立马抱拳迎了上来:“早就听闻许神医气度不凡,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在下玉寒,冒昧前来叨扰,还望许神医不要见怪才是。”

“哪里哪里!玉公子的大名小的也是如雷贯耳,里面请!”白名也跟着客套了两句,然后便和玉寒一同走进了客厅,围在一个桌子上坐了下来。就坐之后,白名便直接开口问道:“玉公子,我已让人备好了酒菜,你我二人尚可小酌一杯,只不知公子此来是为了?”

玉寒闻言一愣,没想到白名说话这么直接,一上来就直入正题,不过,玉寒也是见惯了世面的人,只是愣了稍许,便回道:“许神医快人快语,果然直爽。不瞒许神医,在下这次前来,是特意来向许神医告谢的。神医可是帮了我一次大忙啊!”

“恩?这又从何说起?”白名听得更加糊涂了。

“神医应该清楚我的身份,在下不才,乃是玉家之人,承蒙玉家家主看得起,让在下管理了一群冒险队,半月之前,在下管理的冒险队遭到元兽的奇袭,身负重伤,若不是许神医出手相救,恐怕在下的那些队伍也就废了。神医的大恩,在下自当重谢。”玉寒开口笑道,然后朝着外面一挥手:“来啊,将我给许神医送的谢礼送上来!”

不待白名答话,有两位身材高大的壮汉一人扛着一个大箱子从门外走了进来,然后,分别打了开。

等到白名看到箱子里面的东西时,脸色当即大变。而一旁的玉寒,则是如同没有看到白名脸色变化一般,继续解释道:“在下在数月之前,从拍卖行管事那里听闻许神医着力寻找温文木,故而借花献佛,将在下所能收集的温文木都给神医送了来,不知神医可否满意?另外一箱,则是两万枚的紫金币,代表着在下的诚意。”

看到这么多的紫金币和温文木,白名的脸上非但没有丝毫的喜色,反而转为了满脸的阴沉。白名脸色一连变化了许久,才压低了声音冰冷地道:“胡老三是玉公子的人?”

“呵呵!”玉寒不答反笑,然后朝着那两名大汉挥了挥手,紧接着,他又将跟着他前来的两名侍卫也招呼了出去。等到所有人都离开了之后,玉寒这才郑重地说道:“许神医,名人不说暗话,我想我的来意你都清楚了。我是来和许神医一同发财来的。”

白名的脸色越发地不好看了,有些不死心的他咬了咬嘴唇,死不承认地道:“玉公子所言何意?在下愚钝,并不清楚。”

“许神医这么说,可就是有些违心了。半月之前,在下所领的一支冒险队的队长关浩,不幸在蒡山之内遭到元兽和敌手的偷袭,经脉寸断,结果,还是许神医妙手回春,救了他一条命啊!神医难道连这都忘了?”玉寒笑呵呵地道。

“该死,我就知道,自己心软会惹出事,这下好了,还真出事了,他(妈)的。那个胡老三,下次若是让老子碰上了他,老子就直接把他给宰了!”白名心里恶狠狠地道,双目十分阴沉。

玉寒像是能看出白名的心事一般,笑盈盈地道:“不瞒许神医,胡老三和关浩两人,早已被在下给收拾了,所以,目前除了在下之外,无一人知道神医的秘密。”

“你杀了他们!”白名心里暗自一颤,目光化刀刮了过去。

“在下只是商人,不是医者,自然奉承无毒不丈夫的名句。”玉寒轻描淡写地道:“许神医的医术,若是就这么藏着,那就是敝扫自珍了,不知许神医可有兴趣与在下完成一笔交易?”

“神医只需要提供药膏和药汤,交于在下施展手段去出售,到时候,获得的盈利,在下愿意以二八分成。神医八,我二,并且,在下还愿意承担所有的药材供应!”玉寒又提出了一个非常诱人的条件。

白名目光再次一厉,然后,白名脸色又是一缓,徐徐喝道:“玉公子,你想多了。你以为,那种膏药,是那么好配出来的吗?”

玉寒闻言,脸色微微一变,有些疑惑地道:“在下虽然不才,修为不高,但是要说起资源来,在下还是有几分自信的。神医不凡明言,配制那膏药到底需要何种珍贵的药材?在下一定尽力为神医寻来就是。”

白名嘴角一提,回道:“玉公子,都说了明人不说暗话,且不说那膏药的材料如何难寻,就算寻得到,我又何必与你合作?玉公子的算盘打错人了吧?”

“我身为医者,对于其他的价值并不懂,但是对我所配出来的药方的价值估计,还是有几分自信的。一份就是一个人情,我说的没错吧?”白名抬头冷笑,望着玉寒。

玉寒身子一抖,眼神微微一厉,但马上又将神色收了回去,直言道:“许神医究竟是什么意思就直说吧,只要你答应与我合作,在可控条件之内,在下一定答应。”

“玉公子,我不是揶揄于你,实在是那配制的材料太过难寻,就算是我,所剩余也不多,所以,只能说一声抱歉了。若是公子心情好,就留下来喝一杯水酒,若是觉得心情不好,可以随时离开,我也不会强求的。”白名立刻下了逐客令,他之前之所以会与玉寒谈这么多,就是为了试探玉寒对自己了解多少,现在底细探出来了,那白名自然就没有再留客的必要了。

至于玉寒所说的那个交易,白名是没有丝毫兴趣的。救一个关浩便惹出了这么大的麻烦,若自己真的将黑玉膏量产出去,那自己这一辈子恐怕也就没有什么自由了。

见到白名如此直白的赶自己出去,玉寒脸色立马转为了阴沉,威胁道:“难道许神医就不怕我将神医的这个秘密泄露出去?神医应该知道,若是被那些势力知道了神医的存在,许神医你的麻烦可就大了!那些势力,可不是都像我这么好说话的。”

“呵呵!玉公子不凡试试。”白名冷笑道,然后突然把头凑了过去,贴近玉寒低语道:“若是被任何人,是任何人再知道这个秘密,我所发出的第一个条件,就是灭了玉家,第二个条件,便是将你玉寒公子抽筋拔骨!”

这么说完之后,白名又退了回来:“当然,玉寒公子也可以试试,看这世上可有人能够踏进玉家将你给活捉出来。好走,不送!”

“等等!”玉寒听了这话,身子不禁蹬蹬蹬地退了好几步,然后才咬牙切齿地道:“许神医,这生意不成仁义在,神医也不要这么急着就赶在下出去,而且,我也对许神医有一个要求,那就是,不得为商盟和玉家之人提供任何的黑玉膏,记住,是任何人,不然,我就是拼的鱼死网破,也会将这个秘密公布于众!”

白名听了这话,不禁又缓缓地望向了玉寒,说道:“原来这就是玉寒公子此次前来的真实目的啊!玉寒公子可是和谁有仇?”白名虽然说得平静,但心里却破口大骂了起来:这玉寒早在来之前,恐怕便没有打算我真的答应合作,这下子才把狐狸尾巴给露出来。(妈)的,这些个生意人怎么一个个地都奸诈无比啊?

“这些就不用许神医操心了,我言尽于此,告辞!”说完,玉寒便气冲冲地走了出去。

玉寒离开之后,白名方才坐了下来,细细地将玉寒前后说过的话都回想了一遍。理了大概有将近半个时辰,白名才终于将前后理了个清楚,最后方才喃喃道:“无毒不丈夫,无毒不丈夫,玉寒,你真是为这句话作出了最好的诠释啊,恐怕,你所不让我医治的人,就是你玉家的人,而且,还可能是你的亲兄弟吧?”

而就在这时,小武也走了进来,当他只看到白名一个人坐在客厅时,微微一愣,但马上又带出了笑脸道:“许堂主,酒菜已经备好了,堂主可要去立刻享用?”

“先……!”白名正准备答话,外面就传来了一阵爽朗的笑声:“许大哥,许大哥在吗?在下玉白,前来拜见许大哥!”

“堂主,又有人来了,那酒菜?”小武听到又有人来,又询问道。

“端上来吧,这是我的一个朋友。”白名挥了挥手。

白名一边说着,心里却是暗自大骂自己笨,自己想了这么久,竟然没有想到玉寒和玉白是亲兄弟。

而玉寒说,自己不得为商盟和玉家之人提供任何的黑玉膏,那不是说,玉白的隐藏身份,很可能是商会的大人物?肯定是了,白名这下子,终于肯定了玉白的身份。

然后,白名便看到熟悉的玉白井井有理地走了进来,依旧一身白衣,一双白靴,身后一个护卫都没带,就他一个人。

白名脸上立马挂上了大笑,迎了出去:“玉公子今日怎么有空来我这里转一圈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