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意外来客
  • 逆天战王
  • 虾妖
  • 3305字
  • 2016-02-25 21:15:44

胡老三犹豫了少许,然后才答道:“许神医,其实,我们队长不是被元兽所伤。队长乃是元气三层的实力,虽然对上一级顶级元兽十分吃力,但是有我们兄弟在外盘旋,也没有受伤。”

“但是,谁知道就在我们队与那银火蛇火拼之时,我们队长却遭遇到了同为元气三层的一个仇人偷袭。同时被银火蛇和歹人的夹击之下,队长便被击飞了出去。受了重伤!”胡老三恶狠狠地道:“队长身受重伤之后,深知我们不是银火蛇的对手,便命令我们先撤,说他自会跟上来。”

“可是,可是谁知道,等我们再旁山之下等到队长之时,却是被人抬下来的,而且,而且还受了这么重的伤。队长的经脉,肯定是被那群杂碎废了的。他们的心肠真是歹毒!废了队长,就是要让他变成一个废人,被人嘲笑一辈子,以队长的傲气,是绝对不会接受这个结果的。”说到这,胡老三忽然又低下了头去,低声道:“要知道会是这个结果,我们是绝对不会离开的,大不了死在一起。都是,都是队长舍命救了我们!我们真没用。”

内疚归内疚,胡老三也是玲珑人,马上又跪了下去:“许神医,我知道你医术惊人,肯定能治好队长的伤势,只要你治好我队长,我宁愿为你做牛做马,就算你要我的命,我胡老三眨一下眉毛就算我是孬种。”

听了胡老三的解释,白名缓缓地点了点头,在那种情况之下,胡老三等人留下来也无济于事,不过,他们还真就这么傻乎乎地走了,却是让白名觉得有些好笑。不过,对于他人的好坏,白名是不会评定的。

不过,听了这番话,白名对这胡老三的队长的映象还是极好的,毕竟,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能够有这份义气,实在难得。

想到这里,白名又长叹了一口气,暗骂了自己一声贱人后,将胡老三拉了起来:“你所说的我都知道了,我要你的命做什么?我可以救你队长,但是,在此之前,我要你发誓,我治好你队长之事,你必须要烂在肚子里,不得向任何人提起我。就连你们的队长也不行,知道了吗?“

“啊?为什么?”胡老三愣住了,没想到白名会提出这么一个要求,然后反问道:“许神医,若是我不给队长说他是你救的,那您的大恩小的又该如何报答?若不能报恩,队长知晓之后,会打死小人的。”

白名听完这话觉得有些好笑,当即,他脸色一板。喝道:“我吩咐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哪有那么多为什么?你要是觉得为难,现在就把你们的队长拉走,别放在我面前碍手碍脚的。你现在可以走了。”

“不,不为难!”胡老三脸色大变,连忙摇头:“许神医放心,我胡老三在此发誓,若是队长被神医治好之事被第三人知道,我胡老三必定不得好死。”

“恩!”白名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一把将那中年男子抱起,走进了房中。然后,白名便用医徒点配合黑玉膏使用在了那队长的身上,一直忙活了将近三个时辰后,白名才吩咐胡老三将那中年男子给抱了出去,然后,又吩咐人悄悄地将胡老三二人给送出了医堂。

等到胡老三离开之后,白名方才喃喃道:“我还是心太软了啊,也不知道这么做到底是福还是祸。这个世界似乎经脉被废的天才也不少啊?若真是将这件事给捅了出去,那可就麻烦大了。”

这般喃喃了半晌之后,白名有自嘲一般地笑了:“(妈)的,自己还真是多事,自己的经脉都没有恢复,反而把别人从废人给治好了。也真是奇怪,同样都是经脉被废,为何偏偏就我的经脉不能续上了?”

这个问题,白名找不到答案,就连医灵一时间也解释不清楚。不过好在白名也不是个钻牛角尖的人,现在的他既然已经选择了炼体这条路,那就会一直坚持下去,不管将来经脉恢复之后会不会选择炼气,那都还很遥远。

白名想了很多,很晚才睡下去。

第二日一大早,段莫就亲自赶了过来,先是让白名检查了一遍他自己的伤势,然后又督促问白名是否要提前准备些什么药材之类的,以好备用。

不过,白名的回答依旧和昨日一样,就说自己目前的医术还未完全成型,不能直接作答。而且,自己也已经着手开始研究自己收藏的古籍了,相信不久之后,便能够给段莫一个答案。

段莫久问没有结果之后,自然又赶了回去,如今的他刚回到段氏医堂,自然还有许多事要处理。反正,段莫一回来,白名那个代堂主的身份和压力,算是终于甩脱了。

减少了一半的压力,白名就全身心地将心思都放到了修炼和坐诊之上了,而且,每日还都会抽两个时辰来熟悉这个世界的药理体系,以便自己能真正的用好这个世界的药材。

……

而就在白名闭关的第二日,旁山镇终于快要迎来有史以来最盛大的一件盛事。那便是,七大派的招生比试,将在半月之后,放在旁山镇举行。

这一消息,直接惊动了整个巨海国,甚至是巨海国临边数个国家的青年才俊。

本来,选择旁山镇这个地点作为七大派选拔弟子之地,遭受到了巨海国各大郡城甚至是都城的联手反对,但是碍于如今寒江兽潮闹得实在太大,巨海国各大势力都纷纷有将核心实力派遣到旁山镇,以抵御兽潮的缘故,所以也就默认了这个事实。

就当是旁山镇走了一次狗(屎)运,一步登了天。瞬时,旁山镇这个以前从未听说过的地名,开始声名大噪了起来。

一个是七大宗弟子收录比试之地,一个是抵御兽潮的聚集地!

这两个称号,无论是哪一个,都足以让旁山镇声名鼎沸起来,两者加在一起,就更不用说了。

全国有名有姓的势力涌进,全国有名的散修,冒险者,一些自以为势力颇为不错的宗门弟子,也都全部纷纷从全国各地朝着旁山镇赶了过去。

这么一来,小小的旁山镇自然就容纳不下了,而看到了这个商机的旁山镇玉家,却是早在数个月之前,就在旁山镇的北面,也就是正好与旁山相对的那一面开始大兴土木,也不知道投入了多少的钱财来兴造街道和房屋。

对于这个商机,旁山镇的李家和黄家虽然羡慕,但是也无可奈何,要比起钱财来,李家和黄家两家加在一起,都比不过玉家,所以,虽然眼看着这个大馅饼落入到了玉家,这两家也只得无奈地跟着喝点汤。

随着各大天才弟子的涌进,争强好胜的那些天之骄子之间的争斗自然变得更多了起来,什么一言不合便大打出手的事更是屡见不鲜。不过,自从宣布了旁山镇成为七大宗收录弟子比试之地后,执法阁的执法程度也比之前严格得多,而且,现在的执法阁全部都是由七大派本来的执法阁里面的人担当,一个个凶神恶煞,而且修为不俗。

执法人员当街斩杀了几个大势力的公子哥之后,终于才让旁山镇内的争斗一下子平复了过去。从外地赶来的那些天之骄子也终于一个个的萎了下去,再也不敢把尾巴翘上天去。

……

随着比试之际越来越临近,旁山镇之内就越发的沉静了起来,而那些闹腾的天子骄子也不敢再闹了,那些出门争风吃醋的各大势力的衙内,也都彬彬有礼了起来。

要问为什么,那自然是因为一个人的到来。

这个人,只有一个代号,黑阎罗。

没有人知道他是属于那家大势力的圣子,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公子,但是,几乎所有人都知道,这位黑阎罗,曾经以一己之力,将巨海国七大派之一化刀坞的嫡系传人给宰了。当时这件事闹得沸沸扬扬,所有人都以为这黑阎罗必死无疑,但最后他却屁事没有,而且在数日之后又去了一个大郡将那大郡的郡守的头也给砍了下来。

这个凶人一来旁山镇,自然镇住了不少人。要知道,郡守属于皇室罗家的人,也属于七大派之一,但这黑阎罗一下子惹了两家都没事,那他的背景也就可想而知了。

最重要的是,没有人见过黑阎罗的面,所以就连想避开他都不成,有可能自己身旁坐着的便是这位鼎鼎大名的黑阎罗。总之,自从黑阎罗来到了旁山镇,旁山镇一下子又恢复到了宁静,这倒是为执法阁的人减少了不少的麻烦。

不过,显然这一切都与白名无关,此时的白名,正处于闭关修炼得正酣,十多日苦修,再加上有死之力的配合,竟然让生死体诀第一层的大成壁垒松了起来,隐隐有向巅峰突破的趋势。

感受到这一幕的白名自然大喜过望了起来,直接有不破巅峰不回头的架势。

但是,就在闭关的第十五日,白名不得不满脸阴沉的出了关。因为,一个他从来都没有想到过的人,递来了拜帖。

厢房之内,睁开了双目的白名手里拿着一份拜帖,上面写了两个大字,玉寒!打开红色的拜帖,里面也只写了一句话,久闻许兄大名,小弟前来拜访,还望许兄前来一见!

看完了之后,白名单手死死地捏着手中的请帖,满脸疑惑地道:“这玉寒到底是何人?(妈)的,老子是被姓玉的人盯上了还是旁山镇的人都被你们姓玉的给包了?一遇上你们,就准没有什么好事。”

“不过,倒是也可以见一见,这一个多月都没出门,也不知道那七大派收弟子的盛会是个什么样。时间定在了何时?”白名喃喃道,然后推开了房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