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约定
  • 逆天战王
  • 虾妖
  • 3457字
  • 2016-02-23 10:33:42

“五级元兽,冰魄寒蝉!千年寒蝉毒!”白名心里一颤,忍不住暗自计算了起来。

一级元兽相当于元气期,二级就是元基期,三级为元晶期。而白名所知道的最高境界,便是元晶期,但是,此元兽的等级,竟然是高达五级,这种等级,恐怕就远远看白名一眼,白名也受不了。

而一听到白名这话,段莫眼中闪过了一丝亮光:“许医师果然医术非凡,竟然一眼就能够看出这毒的来源。还请许医师再细细看看,能够找到解毒之法?”

白名并没有理会段莫,而是带出了浓浓地好奇之色。毕竟,在前世的医道之中,就没有魂魄一说,反而是五行和阴阳之别。不过,白名也很放得开,毕竟,这是另外一个世界,所以,医道有所不同,那也再正常不过。

一时有些手痒的白名忍不住将手指指间下意识地就搭在了那看不清面貌的白衣女子的手腕之上。但是,白名还没来得及细细感受,便是感受到自己的指间如同是被针扎了一般,刺得白名吃痛之下连忙缩回了手。

段莫一见此景,连忙捂了捂额头道:“许医师!都怪我,都怪我一时失了神,内子所中之毒乃是千年寒蝉之毒,毒已入魂达肌理,外人若是触碰,也会被寒蝉之毒侵袭,在下惭愧。”

“没关系。”白名并没有回头,反而整个人的气势都变了一般,变得极为冷静和沉迷。甚至,就连段莫介绍的女子的身份,白名一时间都没听出来。

因为,这是他两世为人以来,第一次有看不透的病,而以白名的傲气,他是不可能放过这个机会的。前世他之所以能够在医道上达到那种巅峰,与这种执着是分不开的。

搓了搓有些发红的手,白名便掏出自己怀里的准备的一枚最长的金针,然后将金针的另外一段搭在白衣女子的手腕上,而自己的手指,却是在另一端缓缓地跳动了起来。就如同起舞一般,摇曳不已。

但紧接着,诡异的一幕出现了,只见那细长的金针之上,竟然缓缓地结上了一层薄薄的白冰,并且不断地从靠近白衣女子手腕部向尾部延续而来。

看到此幕,白名立马将金针提了起来,然后用手指一弹,顿时,那针尖部结上的薄冰便碎裂而开,掉落在了地上。

“嘶!”一旁的段莫震惊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因为,他从来就没有听说过还能够这么把脉的。不过,因为怕打扰白名的把脉,所以他只得捂住了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发出一丝的声音。

段莫惊住了,白名一时间也惊住了。

白名探了一阵脉之后,眉头微微一皱,然后又把金针向着手肘部靠了一段距离,然后再次放下,继续探了起来。如此一直探了大概七八个地方,白名方才收起了金针,眉头不禁显露出一阵愁色。

而这一次,医灵却并没有提示解救之法。因为,在医灵的了解之中,也并没有寒蝉之毒的解救之法。不过,医灵却是道:“主人,此人体内死之力已经蕴含到了一种恐怖的层次,若不是用了千年冰髓和冰蝉之毒将她生死之力全给冻住,恐怕她早就死了。主人要想救她,就必须花费将近两千点的医徒点,方才可能有一丝机会,我是说可能。系统如今的等级不高,我也不知道具体需要多少医徒点才有完全德把握。”

白名心里暗问道:“那能不能直接将其体内的死之力给吸出来?”

“不行的主人,因为千年冰髓和万年冰蝉之毒已经将生死之力全都给锁住了,所以,非因果之力不可进。医徒系统也无法直接将其吸纳而出。而且,一旦将冰髓解除,强大的死之力侵袭,此女必死无疑。”

段莫双眼死死地盯住了白名,但见白名不说话,不禁起先开口道:“许医师,怎么样?可有什么发现?”

白名先是摇了摇头,然后又点了点头。

段莫看到白名的动作,差点没一把将白名给掐死。

皱着眉想了一阵子后,白名才缓缓道:“段神医,是这样的,我所料不错的话,此人所中之毒不是普通的冰蝉之毒,而至少是千年冰蝉之毒,毒入肌理魂魄,并非一般之法能够解救。”

“许医师这么说的意思就是有办法?”段莫听了之后不怒反喜,急声追问道。

“有是有,但我手中却是没有足够的药材?”白名摇了摇头。

“许医师尽管放心,我段某这么多年以来还是有一些收藏的,不知许医师所需要的是何种灵药或者是什么罕见的天才地宝?我一定尽力地找来。”段莫急切地保证道,声音中也带出了一丝颤抖。

“这?”白名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因为,他所知道的药材之名,和这个世界的药材是大相径庭的,而且,这个世界药材的药性和药力和以前所在的世界也大有区别,所以白名只得答道:“段神医,在下所知的药材都是从一本古籍上看到的,而那种古籍上的药材之名和现在的药材之名差距有些大,所以,在下也没能来得及一一应对,现在还不好说。”

“额!~”段莫听得有些愣了,他明明记得医道发展也不过短短百年时间,怎么可能还有古籍?难道,他是怕我窃取了他的药方?

段莫没来得及回话,密室之外又走进来一个白衣长衫女子,只见她远远地便回道:“许医师不论需要何种药材,只管明言便是,不论是何种天才地宝,我都能为你找来。”

声音是女子声,而且十分清亮,但是不自觉间,却带出了一股霸气的语气。

听到此言,白名和段莫都回过了头,段莫只是朝着来人点了点头,而白名却不敢大意,急忙抱拳道:“这位前辈,不是晚辈不愿意说,而是这冰魄寒蝉之毒晚辈从未见过,也没有看到过此毒的解决之法,所以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那,就是没办法?你开始只是胡言?”听到这里,那白衣女子突然声色一厉,一下子便变成了一座冰山一般。

说话间,一股冰冷的寒气不自觉间飘散了出来,让密室之内的本就不高的温度再次下降了数分。这种温度,就连白名如今的体质,不觉间也一阵哆嗦。

哆嗦完之后,白名的额头便冒出了冷汗,他感受到了一股冰冷的杀意和怒意,慌忙之下,白名也只得硬着头皮解释道:“前辈息怒,晚辈自然不是妄言,只要给晚辈时间,晚辈一定能寻到解救之法。而且,这位前辈此时生命力已然被千年冰髓给锁住,至少在将来三年之内,冰魄寒蝉之毒不会散开,而晚辈保证,不出一年,便可将这位前辈体内的冰魄寒蝉之毒完全解开。”

“保证,你拿什么保证?我又如何信你?”听了这话,那白衣女子语气倒是缓和了不少,但气势却更加强了。

在一旁没来得及插话的段莫终于是站了出来,回道:“我相信他,就凭我体内的寒蝉之毒已经被这小子给解了大半,所以我相信他。你应该知道,我比你更担心她的伤势的吧?要不事?唉!”说到最后,段莫长叹了一口气。

白衣女子听到段莫竟然如此相护,不禁扫了白名一眼,然后才收回了气势,缓缓开口道:“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也就不做这个恶人了。”突然,那白衣女子回过了头,对着密室之外轻声喝道:“吻儿,既然都来了,就来见见你的段师叔吧,鬼鬼祟祟地不像话!”

白衣女子话音刚落,密室之外便飘进来一个曼妙的青衣少女,一张精致的脸庞之上闪过一丝调皮的笑意,盈盈道:“师父,你发现我了。”然后,那青衣少女便来到段莫面前,又施礼道:“见过段师叔!早就听闻段师叔的大名了。”

“不必多礼。”段莫早就认识来人,只是客气了一句,然后又偏头对着白名问道:“许医师,你所言的三年之内,能寻到解决此毒之法,可是真的?若你真有这个自信的话,一两年内子还是能耽搁得起的。”

“晚辈必当尽力而为。”白名在白衣女子面前吃了瘪,自然不敢再把话说满。不过,心里却是嘀咕道:“段莫的福气可以啊,难怪他这么性急,要我有这么一个俏丽的老婆,我也会急!”

“既然如此,那就请你们离开吧,不要打扰了我师妹的休息。”白衣女子立马便下了逐客令。然后,白衣女子突然又从袖间抛出了一个玉瓶,扔给了段莫,一句话也没说,便走了出去。

青衣少女紧跟在白衣女子身后,俏声询问道:“师父,那个年轻的小子是谁啊,师叔所中之毒就连师祖都没有丝毫办法,他能行吗?还只这么年轻……”

望着离去的两人,段莫便陷入了尴尬之色,朝着白名告谦道:“许医师,你螭剑前辈也是担心她师妹的伤势,说话直了些,还望你不要介意,其实,她还是很好相处的。”

“晚辈不敢!”白名点了点头,急忙回道。听了段莫的解释,白名心里倒是对那白衣女子的映象要好了不少,但是,等到白名真正地认识那白衣女子后,硬是暗地里将段莫骂了无数遍,甚至,差点就把段莫的祖宗都给拉出来,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当然,这也是因为白名并没有把注意力注意到段莫话上面的缘故,而是远远地望着那青衣少女离去的背影,陷入了沉思,白名自觉得有一种错觉,那青衣少女,自己应该见过……

段莫一脸疲惫地又将白名带了出去,然后匆忙地赶回了段氏医堂的总坛休息去了。段莫体内所藏之毒,已经被白名解了三四层,剩下的毒,以段莫的医术,自然就不用白名相助了,段莫自己就能解决。

所以,我们的白大医师就这么打了一大圈酱油,又被段铁心从段氏医堂送了出来,然后,又朝着白名所负责的第三十五号分堂去了。

本来,修炼了一夜又累了这么一大圈的白名准备好好地休息一番,但是,等到白名回到医堂时,看到至少有七八十个伤者拍起了长队时,这个美梦也被打破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